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
  • 妻上瞒下作者琉璃非月
  • 妻上瞒下小说源于:KX

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妻上瞒下小说在线阅读

妻上瞒下推荐章节阅读

妻上瞒下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大战白莲花

“阿辰,她……那个女人,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又为什么……会穿成这个样子……”如果不听内容,只听她语气的话,还以为言希希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尹夏至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讥诮道:“拜托你搞清楚好不好,这里是我的家,我不在自己家又应该在哪里?至于我穿成什么样……我是封景辰结过婚摆过酒的妻子,在老公面前穿成这样,你说是为了什么?”

言希希张口结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尹夏至没给她狡辩的机会,直接又下了一记重锤:“老公,刚刚才进行到一半就被打断了,你送走外人以后,快点进来哦!”

说完,没留给那两个人反应的时间,干脆利落的转身、关门。

言希希被打击的面如土色,而封景辰则是一脸尴尬不已。“希希,那个……你先回去吧。”

“为什么?”言希希突然爆发了,不管不顾的尖叫起来,音域跨度之广简直令人叹为观止,“阿辰,你怎么能做这么龌龊的事情?你知道吗,在我心里,你一直是高高在上如谪仙一般清雅脱俗的,和那些庸俗的男人一点儿都不一样。但是你现在变了,变得那么堕落,我都要不认识你了!”

被指责为“堕落青年”的封景辰先生无辜的:“对不起啊,希希,其实我没有你认为的那么美好,我也就是一个……普通男人而已。”

外头闹出来的动静太大,尹夏至在屋里也听的一清二楚,简直乐的快要在地上打滚。这个言希希也是个奇葩,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认为男女之间只止于亲吻拥抱吗?她是不是还以为接过吻就会怀孕了?

好玩,太好玩儿了。

等封景辰灰头土脸的送走了言希希以后,尹夏至阴阳怪气的学着言希希的话道:“封大总裁,其实你在我心里,一直是高高在上如图谪仙一般清雅脱俗的,哈哈哈哈哈……”

封景辰受了嘲笑,顿觉屈辱,连带着对言希希也有了一点敬而远之的想法。不过他也不是个任人嘲笑的主儿,当下扑过去就要跟尹夏至决一死战……不料聪明如尹夏至,早就把房门给反锁了。

“开门!”封景辰拍着门气的直喘粗气。

“不好意思,门锁坏了。”尹夏至没什么诚意的随口敷衍。

封景辰:“……我要睡觉,快点开,不然我就把门给踹烂!”

尹夏至翻了个白眼,撇撇嘴道:“这家里这么多个房间,封总裁随便挑一个呗,平时不也是各睡各的,干嘛现在非要跟我挤在一起?”

封景辰:“……”

就在封景辰准备放弃时,尹夏至突然一把拉开了卧室门,先发制人道:“封景辰,我们来谈谈吧。”

尹夏至很少会这么正式的喊他的名字,封景辰被她严肃的表情感染,方才想跟她决一死战的想法也消散了。

两个人面对面的在餐桌坐下,各自占据一头,气氛整的像是要召开家庭内部大会一样。尹夏至已经换掉了那件蕾丝睡衣,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

封景辰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的等着尹夏至开口。

尹夏至清了清嗓子,神情肃穆:“封景辰,我问你……”

封景辰矜贵的点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尹夏至:“……言希希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搞笑?”

封景辰:“……”

他能掐死她吗?可以吧?一定可以的吧?

整的那么严肃,搞得别人也跟着紧张兮兮的,结果到头来,就只是想说这个而已?

封景辰光顾着吐血,没有发现尹夏至这么问的高明之处。如果她像某些女人那样上来就直接质问的话,不仅问不出来,很可能还会引发男人的逆反心理。而现在,封景辰除了吐血无语以外,并没有升起对尹夏至的厌恶,相反还觉得尹夏至这人不按常理出牌,有点儿意思。

封景辰一脸的难以置信,艰难的开口:“你开门,就只是想问这个而已?”

尹夏至回答的一脸的理所当然:“是啊,我觉得她挺好玩儿的,有些好奇,你给我说说呗。”

封景辰没好气:“没什么好说的……”

尹夏至正色道:“封景辰同志,你这个态度是错误的。言希希事关我们家庭和谐,我很有必要了解清楚,以免把她误认为是破坏婚姻关系的小三儿,你说对吧?”

封景辰:“……”

事关家庭和谐,亏她说的出来。

封景辰闭了闭眼,捏了下自己高挺的鼻梁:“我们跟家庭和谐这个词……有关系吗?”

尹夏至眉梢一挑,狐狸眼里也瞪出了七分认真:“当然有了。我知道我们这不属于正常婚姻关系的范畴,不过既然木已成舟,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尽可能的改善修复,而不是抵触破坏对不对?好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赶紧说吧。”

封景辰直觉尹夏至的话说的不对,可是一时间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加上尹夏至在一旁不停的催促,搅合的他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思考,只好顺了她的意把跟言希希之间的关系和盘托出。

言希希,女,毕业于清北大学,也就是说和封景辰是大学校友。她的家庭条件一般,不过本人十分刻苦努力,年年都拿奖学金,同时还能身兼数职。也不知是不是智商都用在学习上了,导致她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不过这倒是很容易营造出一种男人喜欢的天真无邪小白兔的感觉。当然,在尹夏至看来,言希希这种人就是蠢的连一点儿常识都没有。

好了,言归正传,言希希毕业以后原本是在一家不错的外企实习,结果据她自己说遭到了职场骚扰,于是封景辰便让她到自己的公司上班了。在大学里时他们是一个专业的,又是同一个社团,毕业后接着在一个公司工作,感情自然要比别人好些。

封景辰最后画蛇添足的多解释了一句:“你别多想,言希希她很单纯的,又不会保护自己,在社会上容易受人欺负,我待她好也不过是一直以来把她当妹妹看待而已。”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完全就是欲盖弥彰!

尹夏至用右手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面上画圈,另一手轻轻托腮:“那你觉得,她有把你当哥哥看待吗?”

 

第12章 所谓爱心午餐

封景辰:“当然……”

尹夏至在心里冷笑,当然?既然这么肯定,那语气为什么那么虚呢?这些小男生的心理她太了解了,无非就是喜欢把自己当救世主,最好多几个崇拜自己的小妹妹,这样更能满足快要爆棚的虚荣心。说起来也不算是什么坏心,就是闲的慌而已。

封景辰虽然虚岁二十有六,但是因为生来就没受过什么挫折,没机会让他心理迅速变的成熟起来,心性上还是跟少年人一般无二。

尹夏至连眼皮都没抬一抬,懒洋洋道:“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过恕我直言,封总,您真的很闲。”

说完,尹夏至施施然起身,锁门睡觉,留封景辰一个人琢磨去吧。

尹夏至所料不差,封景辰那颗高傲的自尊心果然被刺痛了一点。尹夏至那看透一切的不屑眼神让他不由得开始怀疑起自己来,自己是否真的如她所言,因为太闲了所以才会去理言希希那些事情呢?

封景辰通常很少会去思考与工作无关的事情,不过今晚拜尹夏至所赐,他终于开始关注起人间琐事来。

知道了言希希是在封景辰公司这个“敌情”以后,尹夏至不敢躲懒,在封景辰上班后也勤奋的起了床,开始鼓捣“爱心午餐”。

尹夏至娇生惯养大的,家务活都有人代劳,十指极少有沾阳春水的时候。要真的论起烹饪来,她肯定是不行的,若是做黑暗料理倒还可以。尹夏至向来有自知之明,以她的性格,自然是不会挑战什么高难度的菜式。

若要论既简单不容易出错颜值又高的食品,那自然要数——寿司卷了。尹夏至想的很清楚,不过就是把米饭平铺在紫菜上,撒上蛋丝青瓜火腿等好吃的馅料,再那么轻轻一卷,大功告成!

而且,想当年红遍大江南北的《浪漫满屋》,女主角不也是做了一顿寿司包饭送给男主角,简简单单的就俘获了他的心吗?

尹夏至越想越觉得自己聪明,高高兴兴的到厨房开始忙活开了。

不过我们要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条定理,叫做看起来简单,做起来难。不巧的是,这条定理也适用于做寿司。

前面铺米饭、放馅料等步骤都还做的不错,可是等尹夏至信心满满的将它们卷起来以后,差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呃……面前这条歪歪扭扭、左鼓一点右塌一块的丑玩意儿,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寿司卷吗?怎么看起来好像跟自己以前在日料店吃的那些都不大一样啊?

本着坚持到底、不半途而废的精神,尹夏至还是举起菜刀,将大条寿司卷切开……然后欲哭无泪的发现,寿司卷的米饭都挤出来了,看起来简直丑的毫无食欲。

为什么呢?明明步骤是没错的呀……

尹夏至不死心的又捣鼓了一条寿司卷,结果悲催的出现了同样的结果。

最终,尹夏至只好无奈的将其归咎于,自己没有烹饪的天分。

这一番折腾下来,不仅浪费了很多食材,时间也已经指向了11点15分。封景辰12点下班,从家里开车去公司起码要大半个小时,意味着一个可怕的事实——时间所剩无几,她,尹夏至,注定做不成爱心午餐了!

做女人,尤其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是要懂得当机立断的。这种果断不仅出现在与渣男分手的时候,也应该出现在面临决策的时候。

尹夏至迅速改变方针策略,掏出手机打了电话,简单收拾打扮好自己以后,拎起银色小坤包,蹬着同色高跟鞋,斗志昂扬的走向车库。

十分钟后,她出现在小山料理店门口。这是一家以高端料理为主打的私房餐厅,店内的所有东瀛布置,大到挂画、将军甲,小到碟子、调味瓶等,都是从日本本土进口而来,最大化的保持原汁原味。至于食材,那更是每日新鲜空运,来自于世界各地最美味的特产,包括挪威、日本、意大利……

这家餐厅尹夏至曾经来吃过几次,味道绝对是一流的。方才在家里时,她已经订好了刺身寿司拼盘、冷面、烧烤和炸物,还有一大瓶清爽解腻的芦荟汁,等她来到时,店里已经把外卖都精心打包好,付款后直接一拿就走。

虽然做不成爱心午餐,不过换成高端日料也拿的出手,现在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喜欢上吃寿司了,这份午餐应该能对他们的口味吧。

尹夏至一脚油门踩到底,酒红色的丰田SUV绝尘而去。

环球帝国大厦门口,一辆拉风的庞然大物疾驰而来,然后稳稳的停在门口。车门打开,先是脚上穿着亮眼银色高跟鞋的一条匀称美腿出现在视线中,随后,从驾驶室下来一位绝美女子,一张秀美鹅蛋脸上戴着一副oversize的反光大墨镜,将她的脸蛋衬托的愈发小巧。

开大车的女人和养大狗的女人都很容易吸引别人的视线,因为形成了一种反差,而开大车的美女和养大狗的美女则更加引人注目,因为反差萌。

大厦门口的小门童很有眼力见儿的一溜小跑过来,反差萌的尹夏至把车钥匙甩给他,让他把车停好,然后提着外卖,气场强悍、霸气侧漏,犹如高高在上的女王般昂首挺胸前来视察她的王国。

尹夏至到的时间刚刚好,正是中午下班的时间。

一见到尹夏至,顿时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住了,原本正要出去吃饭的人也站定了,甚至还倒退了回来。有机灵的就上前问道:“请问,您是来找哪位的?”

尹夏至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就仿佛是自带聚光灯的大明星,让人挪不开目光。

有人开始小声的窃窃私语起来,讨论起尹夏至的来历。

这时候,言希希也从办公室出来了。她是做行政工作的,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助理身份,却因受封景辰关照而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

言希希见到尹夏至,先是一惊,猜测着这位美艳女郎到底是何方神圣。可她对尹夏至的印象太深刻了,很快就把人认了出来,顿时脸色一白。

 

第13章 来个下马威

而封景辰磨磨蹭蹭的,终于也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尹夏至见目标出现,轻挑唇角,一边摘下墨镜,一边冲他招了招手。

她的相貌连同面上神色原本都被墨镜遮挡,只看得见一双涂了正红色口红的嘴唇,轻轻嘟起,像是从旧画报中走出来的美人。现在她摘下墨镜以后,眉眼如浓墨描绘,仿佛画报变成了电影,里面的人活过来了,美人也变的活色生香起来。

有眼睛尖的已经认出了尹夏至,讨好的喊道:“总裁夫人好。”

尹夏至淡淡扫了一眼,眼尾如刀带风,无端横扫出一片萧瑟之气:“在公司,还是叫我的头衔吧,这样比较专业。”

先前打招呼的人冷汗涟涟的改了口,这回完全是恭恭敬敬的语气:“是,是……副总裁好。”

尹夏至脸上这才露出了些笑模样来。

她原本眼尾就上挑,不笑自带三分媚,眼下弯唇展颜一笑,只如暖冰消融、春风拂面般怡人,先前种种有意无意的威压似乎都是错觉而已。

尹夏至打一棒子再给一颗甜枣,估摸着这会儿大家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自己身上了,这才不紧不慢的开了口:“我虽然在公司露面比较少,可不代表你们可以连我都认不得了是不是?不然我有事情要交代的时候,要找谁去?”

众人顿时噤若寒蝉,唯恐这位喜怒不定性格成谜的副总裁会突然发难。

封景辰皱了皱眉,正要过来说几句解围,尹夏至先他一步开了口,继续说道:“当然,我也知道你们不是有意的。所以这回我特意给大家带了午餐,一是慰劳大家,感谢大家为公司付出的努力,二来也是希望大家不要再忘了我,不然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哦……”

众人适时的欢呼一声,几个平时机灵会来事的已经开始帮着拆分饭盒,封景辰于是停住了脚步。

尹夏至拿了一个饭盒和一杯芦荟汁,笑意盈盈道:“你们随意吃,不够再叫,都入公司的账。我跟你们封总进去吃……”

在大家暧昧的目光中,封景辰步伐僵硬的随尹夏至回了办公室。

一关上办公室的门,封景辰就发作出来了:“你又在搞什么?”

尹夏至故作惊讶:“请吃饭啊!封总裁,你是不是视力退步了,怎么刚刚没看到吗?要不要我帮你配一副眼镜?”

“别扯东扯西的,我是说你没事到公司来干嘛?”

尹夏至摇摇头,一脸“没得救了”的表情:“看来封总裁不仅是视力不好,连听力也不行了……我是公司副总裁,我来公司不是很正常吗?”

濒临又聋又瞎边缘的封总裁额角青筋跳了几跳:“那不过是我妈让你挂名的,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

尹夏至毫不留情的戳穿:“除了你以外,现在公司上下可都承认了。”

“好,好,好……”封景辰气的一连说了好几个“好”字,“好的很啊尹夏至,哦不,尹副总裁,我总算知道你为什么处心积虑要嫁进我们封家了,先是来夺权,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分钱和股份了?”

尹夏至默不作声。追究起来,自己确实是为了钱才和封景辰结婚的,不管理由有多么冠冕堂皇,终究是个“钱”字,封景辰没有说错。

见尹夏至没有反驳,封景辰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我妈她可真是引狼入室啊……”

尹夏至无可辩驳,只能郑重道:“封景辰,你放心,我只要自己应得的一份,不会多要你的。”能说的仅此而已,至于信不信,她也无能为力。

封景辰突然来了一句:“你觉得我帅吗?”

尹夏至:“……”

这是什么状况?

“封景辰,你……”

“回答我的话!”

“呃……还好吧……”

尹夏至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封景辰的隐藏属性,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这么自恋呢?

谁知封景辰的下一个问题又接踵而至:“那你爱我吗?”

尹夏至感觉平地打了个雷,而自己被雷了个外焦里嫩:“什么?”

刚才不还是剑拔弩张的吗,怎么突然间画风急转直上,变成了偶像剧的浪漫风格?

尹夏至难得的感觉到了不好意思,结结巴巴的说道:“那个……爱这东西,它比较虚……我、我也不知道……”

封景辰突然间变了脸色,原本还堪称温柔的表情一下子崩裂开去,表情冷漠语气冰冷:“既然不是因为爱而结婚,那就只能是因为钱了。我没说错吧,尹夏至,钱才是你的毕生挚爱吧?你根本就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

尹夏至感觉心底变的一片冰凉。原来他是这样看待自己的,那么刚刚,就在一秒钟之前,自己的那份紧张的心情,竟然是一个笑话吗?

意料之中的,封景辰根本就不信任她。

见尹夏至难受的用手指攥住自己的衣领,封景辰还是没有打算要放过她,伤人的话语继续从他的口中吐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何必再兜兜转转遮遮掩掩的,岂不是让人笑话?利益当头,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是不是?只不过没必要撒谎。尹夏至,你撒谎的样子,真让人恶心!”

尹夏至的眼里浮上了一层朦胧泪光,她用力眨了好几次眼,把眼泪压回心底,舌尖,感觉到一股微咸的味道。尹夏至咬着牙反问道:“恶心?既然这么恶心我,那你又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的受不住诱惑?”

封景辰看着她,面上是一片叫人心惊的淡漠:“是,我是没经受住诱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晦气……就当是被狗咬了吧。”

原来男人绝情起来,真的是一点儿情面都不留。

“给你拿的午餐,你自己吃吧,趁着现在还新鲜。”说完了这句话,尹夏至就背对他坐到了另一边会客用的沙发上,再也不看他一眼。

封景辰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突然浮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她是不是哭了?这个念头一出现,封景辰就觉得有些荒谬。尹夏至那种女人,刀枪不侵的,从来只有她使手段害人的份,怎么可能会哭呢?

摇了摇头,封景辰自顾自的打开饭盒吃起来。怄气归怄气,没必要饿着自己,不然伤了胃就得不偿失了。

感觉味道不错,封景辰留意了一下上面的商家名字,记下了“小山料理店”这个名字,印象中好像是本市排行榜第一的日料店。果然尹夏至是个贪图享受的女人,不然怎么会对哪里好吃之类的事这么了如指掌呢?

 

第14章 度蜜月吗?

等封景辰吃完饭,中午休息时间也快要结束了。

尹夏至起身拿着银色小坤包走到门口,手放在门把手上顿了顿。她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我走了,你要不要送我出去?”

封景辰皱眉想了想,从总裁椅上站起来,慵懒的向尹夏至靠近:“走吧,我送你。”

吵架归吵架,封景辰也知道尹夏至的用意,是为了自己好。她来公司送饭,对自己的员工好,自己也理应对她表示同等的关心以作回报。

两个人肩并着肩走出办公室,男的帅女的美,看着就是一对璧人,无比般配。

所有的同事或是羡慕或是调侃,都是善意,只除了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的言希希。她看着封景辰和尹夏至,脸色发青,心中苦涩,只是僵硬的随着众人强撑起一抹笑。

从未有过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让言希希感觉自己离封景辰很远很远,远的让人感到恐慌。

握紧拳头,言希希暗下决心,一定要做些什么,把封景辰抢回来!总之,一定不可以让尹夏至那个放浪的狐狸精把封景辰给拐走。

也许是说的兴起,不知是哪个人突然间没过脑子的来了一句:“副总裁,你和总裁有打算什么时候去度蜜月吗?”

此言一出,四下里突然出现了一瞬间的静默。毕竟算是私事,公然打探上级的私事,似乎并不是个明智之举啊。不过,既然是八卦,而且还是上级的八卦,不听白不听,于是众人都悄悄竖起了耳朵。

封景辰面色一滞,尹夏至的脸色也出现了一丝丝尴尬。不过好在她情商够高,很快就反应过来开口圆场:“咳,你们封总裁是个地地道道的工作狂,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也不能拖他后腿是不是?作为他的贤内助,当然应该全力支持,以工作为重,度蜜月的事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嘛对不对?”

封景辰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小声的嘟哝了一句:“这会儿又成贤内助了。”

尹夏至假装没有听到,面色不改的听着同事们一片对她“深明大义”的赞扬声。

“哼,虚伪!”这些沸沸扬扬里面只有言希希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在人群之中。

自那日送过午餐以后,尹夏至和封景辰陷入了冷战。

倒也没有谁明确表示过冷战开始,只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减少了对话和接触,不得不有所交集时也都表现的彬彬有礼客客气气的。其实这种时候才最难办,不知因何而起,连解决都无从解决。

尹夏至思考了一下,感觉自己最近有些操之过急,恐怕会起了反作用。倒不如趁此机会让大家都冷静一下,也好给自己一些时间缓一缓,思考下一步的计划。

而封景辰的感觉则是要复杂的多。之前他在办公室里说过的话,有些确实很伤人,而尹夏至不仅没有如自己预料那般生气,反而还替自己兜回了不少面子,表现堪称完美。最近尹夏至变的有些冷淡,也不知是心机太重欲擒故纵,还是真的被伤到了心?

封景辰捉摸不透,所以不敢轻举妄动。这冷战,便一直持续了一个星期。

下班回到家的时候,看到尹夏至正穿着居家长裙侧躺在沙发上看杂志,封景辰突然间鬼使神差的喊了她的名字。

“嗯?”尹夏至从杂志上移开视线,看着他,眼神里好像也在询问着“怎么了”。

封景辰喊了以后就开始后悔了,他根本没有想好要说些什么,这会儿见尹夏至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只得硬着头皮随便掰扯了一句:“公司……你以后不要再去了。”

尹夏至愣了愣,下意识的脱口问道:“送饭也不行吗?”

话一出口封景辰就有些后悔,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已经来不及收回了,只好继续下去:“嗯。”

尹夏至沉默了一下:“……我知道了。”

这场尴尬的对话就此打住,谁也不想再继续下去。

封景辰懊恼不已,他并非是个小心眼的人,尹夏至去不去公司都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那话一说出来就变了味,好像自己还在为那而兴师问罪似的。

而尹夏至则感觉到了另一种紧迫。

如果不能去公司的话,那势必就会和封景辰减少了很多接触,而且没法及时掌握他和言希希的动态,也就没法及时的做出回应。更重要的是,封景辰的私生活和朋友圈不会让她参与,她只能看到封景辰由下班回家吃饭到倒头就睡的那一小段单调重复的时间,久而久之,他们会失去共同语言。

总而言之,如果被排除在封景辰的生活和工作之外,那么她就没法顺利的攻略这个目标人物,从而也会导致获得资金拯救尹家的任务失败。

一石激起千层浪,封景辰那轻飘飘的一句话,无异于一记重拳落在尹夏至的心头。该怎么化解呢?

平白无事的情况下不能去公司,那么有事的情况下呢?没有问题创造问题也要上,如果是为了公事的话,那封景辰就再没有借口能阻止她三天两头往公司跑了。

尹夏至自个儿在房间里头琢磨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给自己妈妈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话筒里头传来熟悉的声音:“喂?小夏,总算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最近一切都好吗?”

自从结婚以后,这么久以来,这是尹夏至第一次给家里打电话。并不是因为她不爱自己的父母,恰恰相反,正是因为她太爱家里人了,所以才宁可跟家里头切断联系。

这跟留学生独自一人到国外留学时的心态很有些异曲同工之妙。无论是异国留学,还是完成交易挣回供家里人度过难关的资金,都只能是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别人都爱莫能助。这种时候彷徨茫然,在陌生环境里瑟瑟发抖的心境徘徊不去,但凡听见一点儿家人的消息,都会委屈到痛哭失声、心理防线全线崩溃,倒不如不见不听,反而还能咬牙死撑着一口气硬挺过去。

可是眼下,尹夏至别无选择,只能选择向家里人求助。

 

第15章 争取产业

发现另一边久久没有回答,尹夏至的妈妈俆心媛的声音有些急切起来:“小夏啊,怎么了,没出什么事吧?”

尹夏至吸了吸鼻子,把声音尽可能的放的平稳:“没事呢,就是想你了,妈妈。”

好在这不是视屏通话,俆心媛没能即时看到尹夏至面上的表情变化,只道是尹夏至想家了而已。她的声音有些宠溺,又有些无奈:“都多大的人了,连婚都结了,还像以前那样总黏着老妈撒娇呢……”

应封太太的要求,尹夏至对于和封太太私底下做的交易守口如瓶,连家里人都没有告诉,封景辰条件又那么好,父母一定以为她寻了个好归宿吧?又哪里会想到她现在步步为营,每一步都耗尽心力,走的艰险万分呢?

一股委屈感毫无预兆的袭上心头,尹夏至眼前蒙上一层水雾。得赶快说正事才行,要不一会儿忍不住哭出来的话,一定会让妈妈担心的。

“妈妈,我们家那个兰香护肤品牌,我不是做过一段时间吗,反正我现在也有空,要不我再继续接手吧?”

电话那边,徐心媛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那个兰香的所有产品,已经都交给小骆打理了,现在也做的挺好的,就别转来转去的了。你现在是封家少奶奶,初为人妇,要学的事情还多着呢,这些生意上的事情就别碰了。”

徐心媛口中的小骆,是尹夏至的弟弟,名字叫尹冬骆,比她小了三岁。一个小男生,去做护肤品产业,怎么听怎么奇怪。

尹夏至身为少奶奶,却没打算学习这方面的事情。不过从妈妈的话里头也听出来这条路是堵死了。于是她换了个方向继续问:“那'名媛服饰'呢?我们家那么多的产业,总有一样是可以交给我打理的吧?”

“你就非要插手生意上的事不可吗?”徐心媛的话里已经听出了一丝不快,全然没有了先前对她的宠溺,甚至还有了一点儿质问的意思。

尹夏至不想逆妈妈的意思惹她生气,可是眼下情况已经容不得她退缩了,只好硬着头皮道:“……是。我,我不想做一个无所事事的寄生虫,爸爸也说过我在商业上挺有天分的,我不想荒废了。”

徐心媛说:“你现在是封家的人,他们的产业那么多,你想做什么都行,随便叫封景辰交一个给你不就行了?”

尹夏至咬了咬嘴唇,想要替自己争取,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好像整个世界都随着她嫁人了这件事的发生而产生了转变,嫁人前她是尹家的一份子,生意的事都可以由她打理,反正一家人是一个整体,尹家的事也是她的事。而嫁了人以后,生意就归尹冬骆接手了,她被划分成了封家的人,要打理也应该是打理封家的生意。

尹夏至甚至有些想问一问自己的妈妈,她到底还算是这个家里的女儿吗?还是说,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偶尔回家做做客的客人了呢?

可是没有,她问不出口。这个问题,于人于己,都太过伤人。

沉默的时间太久,徐心媛也察觉出了不对劲。终究还是自己身上掉出来的肉,她的心软了软,叹了口气:“小夏,是不是封家不肯让你接触生意上的事?哎,这也是难免的,毕竟你才新嫁入封家,等时间久了,自然就会把你当成一家人看待了,别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你若是真的想找点儿事做,摩登百货大楼里那个新做的YZL品牌,就全权交由你来负责吧。”

“……好。”尹夏至知道,这已经是自己能够争取到的最大产业了。

徐心媛问:“你对封景辰好一点儿,看看他们家能不能再多帮一下他的岳父岳母度过困境啊?先前你爸找亲家借过几次钱,不好意思再借了,可是如果店铺还是不盈利的话,那些钱顶不了很久的……”

挂断了电话以后,尹夏至还是呆呆的抱膝坐在床边,远远看去像是一抹游魂。

虽然争取到了YZL的生意到自己手上,可是尹夏至的心里没有一点儿开心的感觉,甚至都觉得这个名字刺眼的像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直戳入胸腔。

这个名字还是她结婚前起的,“YZL”三个字母里,“Y”代表的是“尹”,而“Z”代表的是尹夏至名字里的那个“至”字,“L”则是代表了尹冬骆名字里的“骆”字,合起来就是他们姐弟两的名字“尹至骆”。这个品牌,原本是她想要打造成一个温馨的品牌,和小骆一起将它做起来,把温情传递给所有人的。

但徐心媛之所以选择把YZL交给自己打理,绝不是因为知道它在自己心中的分量,因为这个品牌尚未起步,尹夏至没有把自己对它的期待告诉给任何人知道。

徐心媛把YZL给自己的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因为它尚不值钱。

尹家确实是指望着YZL可以回利,但是这个周期太长,并且还有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在里面,在这样的情况下看来,它的价值不如已经开始有稳定利润的其它成熟产业高。尹家近年增加了很多新店铺,多数是亏损状态,YZL这个新店铺能否扭转局面谁也不敢确定。

它可能会一鸣惊人、挽救尹家,也可能和先前的众多新店一样,像是一颗小石头子儿落入湖面,只激出一点轻微的动静便消失不见。

可是,只要有一点希望,尹夏至就不会放弃!

仔细看,有一星半点儿火光在尹夏至眼中燃烧,逐渐变的明亮而灿烂。我们通常把这种亮光称之为“斗志”。

妈妈不敢把其它产业交到自己手上,应该是觉得自己实力不够会给尹家造成损失吧?既然如此,那么她要用YZL来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有能力独当一面、也有能力去经营好企业。

同时也要让封景辰知道,她尹夏至,不是攀附着封家过活的,也看不上他封家的那些钱。因为,她自己有本事去赚!

第二天,封景辰像往常那样,在六点半准时醒来。

想起前一晚的事情,他的心里还是有些懊悔。走到客厅时,他的目光不自觉的就往尹夏至的房间瞟去。

这一瞟,他发现尹夏至的门不是如预想的那样关的紧紧的,而是虚掩着的。

通常在睡觉前,尹夏至有锁门的习惯。现在才那么早,尹夏至难道已经醒来了?这不符合她一贯的作息时间啊。

不会是被气的一晚上没睡吧……

琉璃非月的《妻上瞒下》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妻上瞒下》就可以了哦~

《妻上瞒下》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妻上瞒下》即可哦!

妻上瞒下同类型小说

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精品《妻上瞒下》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琉璃非月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尹夏至,本文琉璃非月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身为帝国总裁,他却总要小心自己的贞操被尹夏至那只小妖精给夺去!他想要离婚,她把人绑起来,直接睡了。他想和白莲花玩暧昧,她为了表示惩罚,又把他给睡了。后来他逐渐上瘾,她却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封总,离我远点,请自重!”哼,想要离开他的身边?不,可,能!

小说名称:妻上瞒下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雨打芭蕉的原创作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来啦,本书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大家期待了许久的新书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可以来本网进行阅读啦,徐凯陆子熙的故事待我们一一道来给大家: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又名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现言小说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作者凉尘全部免费阅读,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全文阅读。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

小说名称: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