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屠天》大结局在线阅读-随心

  • 时间:
  • 我欲屠天作者随心
  • 我欲屠天小说源于:SC

《我欲屠天》大结局在线阅读-随心

我欲屠天小说在线阅读

我欲屠天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药浴

  夏流云很随意的选了其中一家进去,这方面他没有怎样纠结,莽荒诀之中的药浴方子很多,但是并不是很多都适合他现在使用,他只是在其中挑了一个。

  而且他在来的时候便已经和他记忆之中的药材进行对比了,并不是多么贵重的药材,只是量有点大而已。

  走进聚宝阁。

  夏流云便感到一阵的金碧辉煌,他以前都没有到这聚宝阁之中来过,没有想到这里边竟是装饰得如此豪华,竟比夏家的家族大厅还要好。

  里边有着一间一间的屋子。

  数位年轻的少女此时正在招呼着她们的客人。

  见着夏流云进来,一个长相清秀的少女顿时便笑着迎了上来。

  “先生您好,请问您要买些什么吗?”

  “嗯,有这些药材吗?”

  夏流云从身上拿出一个单子,交给对方,里边全是他需要的药材。

  夏流云并不担心对方拿着这单子,去实验什么的,因为这里边需要的药材都非常的普通,只是普通的中草药,那些灵药什么的都没有。

  聚宝阁这点信誉还是有的。

  接过单子,少女便认真的看了起来。

  全部看下来,少女又跑去询问了一下,这才给出答案。

  “先生,您要的药材我们这都有,只是量比较大,您可能需要等上一会。”

  “嗯,没事。”夏流云也知道这回事,微微点了点头。

  少女立马便开始筹备起来。

  半个时辰过去,一堆的药材便这样弄了出来。

  “先生,一共是三千七百九十个金币,请问您要我们帮忙送到你们家吗?”

  这聚宝阁服务还算蛮好的,夏流云没有想到竟然还会有送上门的服务,于是点了点头。

  回到家中,已是下午。

  阳光照射在大地之上,还显得那么燥热。

  聚宝阁的人将夏流云买好的药材送到夏流云家门口便离去。

  夏流云叫人将药材分摊好,然后便开始准备药浴。

  他并未叫下人弄。

  这东西交给下人,他也不放心。

  他先是将木桶之中的水烧热,然后便将那些药材全部放入其中。

  无形的药香很快传遍了整个院子。

  闻到这药香,夏流云整个人的精神就是一阵。

  这药浴弄起来还算是非常简单的了,只要凑齐药材,然后煮沸便可以。

  夏流云很快的便操作好了。

  做好一切,太阳已经倾斜。

  看着眼前这棕黄色冒着白烟的药水,夏流云脸上微微一笑,他的脸上全是汗水。

  是时候了!

  夏流云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一步便跨入这药水之中。

  刚一进入。

  夏流云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

  整个木桶之中的药水,瞬间就沸腾起来。

  夏流云只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脸色顿时铁青,豆大的汗珠不要命的向下掉落,肌肉都在颤抖。

  夏流云连忙在木桶里运行起莽荒诀,囚牛式直接使用而出。

  幸好这木桶够大,不然在里边还真的施展不出来。

  疼痛折磨着夏流云,但还好夏流云经常接受疼痛,不然还真不能忍住。

  药性飞速的涌入他的身体,滋补着他的身体。

  一个时辰过去了。

  两个时辰过去了。

  当天边的最后一缕阳光消失,月亮从地面跳起来的时候。

  夏流云终于缓缓睁开了自己的双眼。

  刚一睁开,一股骇人光芒便激射而出。

  “不愧是莽荒诀里边的药浴方子,再来那么几次,我身上之前压榨潜力留下的暗伤,应该就可以恢复了。”

  夏流云心中暗暗计算,不过想到弄这样一场药浴的费用,夏流云便感到一阵头疼。

  这样一下,便去了将近三千八百多个硬币,以他的身家,根本就没有办法再来那么几次啊。他估算自己再弄那么五次便可以恢复,一周一次,五次下来就需要差不多两万个金币。

  他到哪里去弄这两万个金币?父亲夏泽天还在闭关中,未曾出来,他哥又肯定不会给他。

  两万的缺口他要从什么地方来补上?

  “难道我去找白铭借?”

  “不行!借肯定是不行,到时候还是一个问题,难道就没有一个比较赚钱的行当吗?”

  夏流云思索着,从木桶之中走出,穿上自己的衣物。

  此时木桶中的药水,已经药性全无,化为普通的清水,但是夏流云知道这清水别看清,却是有一定的毒素。

  叫上下人,夏流云叫他们将这水处理一下之后,夏流云这才走出屋子。

  不过夜深,站在那院子之中,流变便开始运起莽荒诀。

  一翻下来,夏流云身上虽然透露着汗滴,却比之前要熟练的多,夏流云感受了下,自己刚才泡了那么一下,自己的气力竟然就增加了五百斤左右。

  感受到这夏流云的脸上顿时露出笑容。

  “照这样下去,我再弄几次药浴,估计就可以突破到五阶了。”

  夏流云喃喃道,眼中闪烁着光芒。

  心中忽然有了一个赚钱的主意。

  本来想叫人的,然而见着已是深夜,便摇了摇头,还是先过了今天再说吧。

  第二天,夏流云一早便起床。

  在每日的锻炼之后,夏流云叫过来赵德。

  将自己的想法与之说了一遍。

  “什么,少爷你要去猎杀荒兽?还是为了赚钱?”

  赵德惊讶得大叫:“少爷,荒兽可是非常危险的,就算你想要金币,也不用这样吧,大不了我将府上还剩下的金币全部给你,另外我也去想想办法,两个月之内不是不可以弄到两万金币。”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

  夏流云平静说道。

  “府上的金币是留给大家修炼用的,我已经做好决定了,再说我现在的情况,我也想好好去历练一番,不然实力虽然高了,与人交手却不行。”

  冷冷看了看夏家的数百宅院,夏流云眼中闪烁着精光。

  “强者应该勇往直前,若是连猎杀荒兽危险我就不去,那么我还有什么资格成为强者?”

  “可……”赵德还想说什么。

  可是却是被刘成打断:“好了,赵德,不要说了,少爷既然已经做出决定,那么就让少爷去做吧。”

  听到这话,赵德仍然有些犹豫,但是望向夏流云的脸,见着夏流云脸上那坚毅的目光,就知道少爷已经决定。

  这样也好,真正的强者都是在腥风血雨中磨练出来的!

  夏流云刚一出门,夏家门口的一个转口处,一个阴影却是从那走出,见着远去的夏流云,脸上露出一丝冷笑,然后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行去。

  很快他就走入了一个酒楼的包间之中,刚一进入,他便跪了下来,对着里边的人说道:“少爷,夏流云现在已经出了夏家。”

  “去什么地方?”

  包间里边的人声音有些冷。

  “暂时不知。”

  “继续跟踪,对了叫上老王他们,如果可以,我要他进去就回不来。”

  “是!”

  跪下的人顿时大声回答,见着眼前之人,心中一颤,连忙转身离去。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包间里边的人,眼中闪露狰狞。

  “夏流云啊,夏流云这一次,我倒要看看谁能够救得了你,哼!”

 

第十二章弥漫的杀意

  “囚牛式!”

  脚瞪在后面坚硬的树根上,身子完全拱起,就如拉满的巨弓,然后猛然弹射而出。

  夏流云的身子以极快的速度带出一个硬性的弧度,然后坚硬如铁的拳头砸在了一头黑毛猪的背上。

  这黑毛猪高约一丈,全身黑毛黝黑发亮。厚厚的黑毛之下还有一块坚硬无比的硬皮,能抵挡一般的刀剑而不受伤害,所以称之为“铁皮猪”。

  铁皮猪在黑云山脉里也算是比较常见的荒兽,但实力绝对不俗。实力低于三阶的修炼者单个撞上铁皮猪,那绝对只有被追杀的结果。

  铁皮猪这样有着特长的荒兽对缺乏战斗经验的夏流云来说也是个极具挑战性的对手。

  而刚进入黑云山脉不久,他就撞见了这头铁皮猪,进入了短暂的对峙。

  他在想着,打,还是不打!

  最后他没有选择,因为铁皮猪已经向他发动攻击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一无所惧的上了。

  刚一交手,夏流云就被铁皮猪结结实实的一头撞在了胸口,把他整个人撞飞了出去,感觉胸口一阵气闷,险些喘不过气。

  缓过气来之后,他才彻底的冷静了下来。然而利用自己身材小灵活的优势躲开了铁皮猪的攻击,后退把身子靠在了一个巨树上,身体里的力量开始聚集,酝酿···

  最后瞧准了时机,他毫不犹豫的打出了自己苦练已久的囚牛式。他不期望自己这一招能给铁皮猪造成什么巨大的伤害,只求能让铁皮猪短时间缓不过神,这样他便可以抽空逃脱了。

  而正如他估算般,他这一拳准确无误的落在了铁皮猪身上。

  这时,夏流云的精神也蹦到了最紧,随时准备转身逃走。毕竟这铁皮猪一身铁皮刀枪不入的,他这一拳又能算得了什么。

  砰···

  一声巨响,身形巨大的铁皮猪直接横飞了出去,庞大的身形撞翻了几棵大树,倒在地上呼呼喘着粗气。

  夏流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随即眼中闪出亮光。身体敏捷一闪而上,抽出随时携带的匕首,一个跳跃踩在了铁皮猪的头上,手中的匕首一下刺在铁皮猪的喉咙上。

  一道鲜血喷洒而出,铁皮猪不停的挣扎,一阵之后彻底断气。

  夏流云抽出染满鲜血的匕首,靠着树木坐了下来,喘着粗气。双臂还在微微颤抖,不过脸上满是兴奋激动之情。

  这一战,有惊无险,完美告终!

  而让他兴奋的却不是胜利的结果,而是刚才自己打出囚牛式的力量。那一拳,竟然直接把铁皮猪打飞了出去,把铁皮猪打得丧失了再站起来的能力。

  那可是刀枪不入的铁皮猪,他一拳就能造成这样的伤害,他的力量是得进步到了什么程度。看来之前的药浴并没有白泡,而这也体现出了莽荒诀的强大。

  现在他对莽荒决更多出了一份期待,这神秘的功法修炼到巅峰出到底是怎样一个厉害程度。

  铁皮猪虽然一身皮坚硬如铁,但却仅限于背部。而只要顺着腹部去刨开,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毛皮可以熔炼武器,血肉可以做药材,骨头也大有用处。这一下算是赚翻了,这一头铁皮猪纯金币都可以卖到五千以上。

  刚进山脉就有这样的收获,夏流云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喜色。

  夏流云正在辛勤的收拾着铁皮猪的残骸,这时旁边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三个手持大刀长剑的男人穿过了树丛,停下了脚步,盯着正在收拾战利品的夏流云。

  夏流云的动作也停顿了下来,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也从三人眼中看出了来者不善的意思。

  “大哥,那家伙正在收拾的好像是铁皮猪。”右边拿着大刀,袒胸露乳的男人盯着夏流云道。

  “不错,不过看这小子年纪轻轻,怎么也不像能有斩杀铁皮猪的本事啊。”站在前面,一脸阴霾的中年人皱眉道。

  “谁知道勒,说不定只是一些高手路过,顺手杀了一头铁皮猪,而那些高手也看不上这点小利益,就扔下了。刚好就被这小子撞上了,捡了个大便宜。不过现在被我们三兄弟撞上了,注定是我们的了。”左边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男人满脸笑容的道。

  中年男人点头道“有理有理!”

  这三人说话丝毫没有避讳,夏流云也清楚的听在耳里。他一直静静的听着,没有说话。

  三人迈着脚步,走向了夏流云。

  “喂,小子,这是我们的地盘。识相点的赶快滚吧,这只铁皮猪就当孝敬我们了。”袒胸露乳的汉子用刀面拍着自己油光的胸口狂妄的喝道。

  夏流云抬眼,眼神分外冷静“这山脉虽然说是谁有本事,谁得的利益就大。但大家都是修炼者,总该有点规矩吧。”

  “规矩?”

  “大哥,你听到没有,他跟我们讲规矩,哈哈哈···”

  三人发出了肆无忌惮的大笑声,穿过了树叶,惊走了飞鸟,盘旋在了阳光明媚的上空。

  一阵凉风吹过,大笑的三人又突然安静了下来。

  大胡子男人露出狰狞的表情道“小子,让爷告诉你什么叫做规矩。你现在所站的地方,就是我们的地盘,你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的。包括你的命,我们让你活,你就可以活。让你死,你也绝对走不出山脉。”

  这话很霸道,恐吓意味也很浓,要是一般的愣头青,倒真给唬住了。但夏流云还是没有丝毫表情。

  “你听过阳城黄家吗?我们就是黄家的人,在阳城,在黑云山脉,谁不敢给我们面子,谁不敢给黄家面子。就是那什么夏家的老祖宗来了,也得让着我们,说不定还得给我们磕几个响头。算了,这些复杂的东西说了你也不懂,快滚吧。”虬须汉子不耐烦的挥手道。

  夏流云没说话,但他的表情已经彻底的沉了下来。

  沉的似水,冷的像冰。一股愤怒充斥胸中,一股杀意弥漫而开。

  本来他还没打算动手,就算对方真的抢了他的铁皮猪,忍忍就算了,毕竟他还有别的目的。但对方竟然说自己是黄家的人,还侮辱了夏家的祖宗,那他便不会再压制自己的杀意了。

  “你们要为自己说过的话付出代价!”

 

第十三章教训

  见到夏流云拳头紧握,双目通红的样子,三人收起了肆意的笑容。

  露胸大汉伸手抚摸着发光的刀背,冷笑道“小家伙,是想动手吗?不听话,我可是会杀了你的。”

  夏流云握紧手中的匕首,撇嘴冷道“我正是你们口中夏家的人,我倒要看看黄家的狗能有什么本事。”

  “混账,你是在找死。”三人当即就被夏流云激怒了,坦胸大汉率先忍不住冲前几步,一刀劈向了夏流云。

  夏流云并非盲目动手,他已经观察过了,从三人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修为最高的才三阶初期,而其他两人均在两阶后期左右。以他四阶初期的本事,力量上压制三人完全没有问题。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战斗技巧,他半个月也是碰巧才稀里糊涂的上了四阶初期,根基不稳,战斗也谈不上技巧可言。

  但这三人不同,三人每天斩杀妖兽,可说得上是身经百战。动起手来就算修为不如他,但吃亏的绝对是他。

  思绪急转之后,夏流云马上拿定了主意,一招胜场,不可恋战。

  面对迎面而来的一刀,夏流云不闪也不避,瞳孔收缩,身子猛地窜出,如一只迅捷的豹子,撞进了对方的怀里。

  坦胸大汉大吃了一惊,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到夏流云会这样直接撞了进来。而且夏流云的速度实在让他难以置信,这家伙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

  紧接着,就是一拳。

  没有任何犹豫,夏流云挥拳砸在了坦胸大汉的胸膛上。那肌肉结实的胸膛竟然被夏流云砸得凹陷了进去,而大汉也被撞飞了出去。

  肋骨刺穿内脏,口中喷出几口夹着内脏碎片的鲜血,落地后没有任何挣扎和抽搐,直接气绝。

  双眼还大大的睁着,眼里还有没散尽的惊恐和不敢相信···

  难以置信的不止坦胸大汉,还有一起来的另外两人。两人已经呆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的这一切,半天回不过神来。

  怎么回事,这小家伙竟然一拳就杀了他们的人。

  仅仅是一拳,击碎内脏,连喘息的机会都不给,这太恐怖了吧!

  两人头皮发麻,背心冷汗如水淌下。他们已经来不及关心死去的人了,先保住自己的命才最重要。

  夏流云揉了揉拳头,面无表情的向二人走了过去。

  他想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三个跳梁小丑也敢向他叫嚣,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大,大哥···怎么办?这家伙太恐怖了,我们跑吧。”另一个汉子颤抖着声音向中年人问道。

  现在他们已经没考虑过反击了,夏流云一拳就彻底的击垮了他们的信心。一个一拳能致命的人,哪里还有战胜的可能,当然,这样他们恰恰就失去了最好的反击机会。

  “啪···”

  一直沉着脸的中年男人直接跪在了地上,哭丧着脸向夏流云求饶道“大哥,前辈,高手,饶我们一条生路吧。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你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杀我们。就当我们是个屁,把我们放了吧。”

  中年男人这一年凄惨相,真像死了一家老小似的,旁边的家伙都看得一愣一愣的。这家伙,变化也太快了吧!

  三人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一瞬间,角色就互换了,夏流云也没有了再动手的心情,冷冷的看了中年男人一眼道“滚,以后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是,是,我们马上滚。”中年男人应声着,跟旁边汉子后退窜入了树丛。

  穿过树丛之后,虽然已经逃离了死亡之地,捡回了一命,但两人还是一身冷汗未干。壮汉不解的扭头看向旁边的中年男人问道“大哥,我们就这样把老三丢下了?一场兄弟,帮他收回尸体也好。还有,刚才大哥你怎么···”

  噗···

  壮汉话还没说完,突然寒光一闪,中年男人回头一剑从壮汉喉咙处划过。

  鲜血喷洒而出,壮汉满脸难以置信,双手捂住喉咙,鲜血从指缝间溢出。他张开口,口中不停冒出血泡。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

  壮汉的身体倒在地上,眼中的神采逐渐消失。

  “既然你那么在意老三,你就下去陪他吧。我的事,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谁也没资格知道。”冷漠了看了一眼壮汉的尸体,中年男人回过头,迅速的向树林另一边而去。

  树林一方,还有一个庞大的队伍浩荡而行。一行人持刀戴剑,个个器宇轩昂,威风凛凛,昂头挺胸行走在树林间。许多低阶点的妖兽嗅到这股气势,都自觉的敬而远之,不敢靠近。

  靠近,那就是死!

  这行人个个的修为都不简单,均都达到了四阶以上。这样一行人,所发挥的战斗能力是超强的,没有人敢轻易得罪这行人。

  但如此综合能力强悍的一行人进入这黑云山脉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呢?难道仅仅是猎杀荒兽这么简单?

  在这行人的中间,还有一顶八人相抬大红花轿。

  古檀木,大红花,四四方方玉器挂。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结婚了,不然谁会大白天抬顶大红花轿。

  大红花轿的内部也十分宽阔,摆了一张桌子,还有一张床。床上坐着一个粉玉般的少年,怀里抱着两个姿色上乘,浓妆艳抹的女人。

  在一侧还坐着一个垂着头的少年,这少年装扮也不俗,只是气势在这粉玉少年的笼罩下显得暗淡无光。

  “小岩,听说你前几天你被夏家那著名的废材夏流云给打得满地找牙。这是不是真的?你怎么这么没用啊?哈哈····”粉玉少年发出清脆的笑声,语气满是嘲笑与讽刺。

  黄岩头垂得更低了,低声道“哥,是我没用。不过那夏流云实在太奇怪了,突然就突破到了四阶初期,我一时大意才中了他的招的。现在再让他跟我打也不一定打得过我。”

  粉玉少年挥挥手道“好了,别解释了。输了就是输了,连这点承担都没有,你也别修炼了。不过那废物竟然能突破到四阶初期,倒是有点意思。竟然敢欺负我黄无极的弟弟,也不先掂掂自己的斤两。我不会轻易饶恕他的!”

  黄岩一听这话,垂着的头顿时抬了起来,眼中透出喜色道“谢谢哥,哥,我帮你按摩。”

  “滚蛋,一边呆着去。”

 

第十四章黄无极

  大红花轿里坐的是黄家的大少爷,黄家的天之骄子“黄无极。”

  十岁突破到三阶顶峰,十五岁到六阶初期,现在十七岁。就在五天前,他刚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突破到了八阶初期,这让皇家甚至阳城所有人都惊讶的闭不上嘴,这样的突破速度,到底是何种恐怖的妖孽。

  莫不是天上星宿转世,或者远古高手重修,莫不然这突破的速度也太惊人了吧,这让同是修炼者却几年不得突破的其他人怎么活?

  这其中自然包括夏流云,八年不得突破,在黄无极这样的天才面前,他简直就是个渣。

  若是在一个月之前,夏流云肯定也会这样认为,他跟黄无极完全没有可比性。但现在却不可同日而语,有莽荒决在身,还有这半个月的疯狂突破,他并不认为黄无极是个无法超越的高峰。

  身为妖孽级天才的黄无极应该是在家族里终日闭关苦修才对,为什么要带着百多人浩浩荡荡的进入黑云山脉?

  黄无极自然不是闲的蛋疼,他是有目的的。

  “小岩,你的仇我自然会帮你报。不过我们这次的目的是山顶的火鸟蛋,据说吃了火鸟蛋可以延年益寿,增强功力。只要我们得到这火鸟蛋再去与父亲祝寿,他老人家一定会开心死的。”黄无极骚着旁边两女的痒痒,搞得两女一阵咯咯娇笑。

  在修炼方面,黄无极是天才。在女人方面,黄无极也拥有着别人难以比拟的天赋。他八岁就曾偷入青楼观察女人洗澡了,要不是当时没发育完全,说不定还真被他弄出什么事了!

  而到现在,他也只能摸摸。还没过成人礼,他是没权利去碰女人的。虽然像他这种天之骄子应该比别人多点特权,但他也深深知道过早的碰女人对自己的修炼没有任何好处。所以虽然整天身旁美女缠绕,实则他也只是能看不能吃,最多过过手隐。

  在黄无极面前,黄岩心里生不起半点傲气,乖巧的点头道“是,哥。不过听说这火鸟就连逆龙以上的高手都对付不了,我们能行吗?”

  黄无极不屑的一撇嘴“逆龙算得了什么,我告诉你,不出半年,我就能打破逆龙骨突破到逆龙之上。再说我们这里百多人,谁说一定要跟那火鸟硬碰的,我们的目的是火鸟的蛋。想要拿到火鸟蛋,我有百多种办法。”

  “哥,厉害!”

  轿子里二人闲聊着,大队伍行进着。

  这时,落叶沙沙,旁边的树丛突然一阵晃动,然后一个人影猛的窜了出来。

  百多人大吃一惊,纷纷如临大敌。他们保护的可是黄家未来最重要的人,要是出了任何差错诛九族都担当不起。

  只见这人影冲出来之后一下子就跪在了队伍的前面,大队伍也随之停了下来。

  感觉到轿子停顿,黄无极掀开了帘子,向外开去,看到了跪在前方的中年男人。不由得皱眉问道“黄尘,我不是叫你前去探路了吗?还有跟你一起去的两人呢?”

  中年男人垂着头,满脸惨色的道“无极少爷,我们遭人袭击了。”

  “什么人?竟敢对我黄家的人动手。”黄无极一下站直了身子,面罩寒霜,一股强大的气息猛然散发而出,把身旁两女吓得如受惊的兔子,气都喘不过来。

  “是夏家的人。”

  “有多少人?”

  “一个。”

  “谁?”

  “夏流云。”

  “什么?”一声暴喝,一头长发高高竖起,身上一股不可抵挡的气息迎空冲起,把轿顶都冲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吓得战战兢兢,不敢多说一句话,就是黄岩,此刻也识相的紧闭着嘴。无人能承受他这个哥哥的暴怒,不过他心里却在暗喜,那夏流云真是瞎了双目,吃了豹子胆,竟然敢惹黄无极,真是找死。

  中年男人黄尘继续道“我们本来是去探路的,在路上刚好撞见了夏流云,我们自称是黄家的人,谁知道他二话不说就对我们大打出手,甚至还出言辱骂我们黄家是狗。盛怒之下,我们也与他动手。谁知这夏流云不知怎么,竟然修为高到恐怖,几招就把另外两个兄弟给杀了。我也是拼了性命才逃出来的,不然也成了那夏流云的掌下魂了。”

  “混账,夏流云,你这是在找死。”黄无极双目圆睁,呲牙欲裂。

  杀他黄家的人就算了,竟然还敢辱骂他黄家,是可忍孰不可忍。黄无极感觉自己的目的要改变了,火鸟蛋已经不重要了,杀了这可恨的夏流云才是主要目的。

  “那夏流云现在身在何处?”

  “就在前方不远,之前我们才与他交手。不过现在估计已经离开了。”黄尘回答道。

  “好,现在所有人,跟我分散开了。一寸一寸的搜,一寸一寸的找,一定要把那夏流云给我找出来碎尸万段。就算与夏家撕破脸,全面开战我也不在乎。有什么事我兜着,给我去找。”黄无极大手一挥,一声令下。

  “是!”百多人齐齐应声,声震山谷,然后全部散开,开始潜入树林中搜索。

  “黄尘,过来。”黄无极对还在跪着的中年男人招了招手。

  中年男人赶紧起身跑到黄无极身边躬身道“无极少爷,有什么吩咐。”

  黄无极看了看黄尘,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赞赏道“你很衷心,不错,做得很好。放心,你那两兄弟的死我会给你交代的,我不会让他们白死。现在你带我去刚才你们交战的地方,我要亲手斩杀那废物夏流云。”

  “谢谢无极少爷。”黄尘对黄无极行了一个感激的大礼,然后收起了脸上悲伤的情绪,带着黄无极前往刚才交战的地方。

  没走多久,黄无极就见到了其中一人的尸体。黄无极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多说。

  黄尘道“黄云本来也跟我一起逃跑的,但谁知这夏流云太凶悍,又追杀了过来。黄云他很重义气,让我走,然后拼死抵抗夏流云,给我取得了逃跑的机会···”

  说到这里,黄尘声音有点哽咽,满脸悲伤。

  接着,黄尘又带着黄无极到了刚才战斗的地方,见到了另一具尸体,还有一头皮已经被剥去,只剩下血肉的铁皮猪。

  黄无极走到这具尸体面前,蹲下身子,皱着眉头细细的查看。好片刻之后,黄无极才直起身子,叹了一口气,转身看着黄尘问道“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第十五章三叶绿

  “什,什么?小的说的都是真的啊!”被黄无极冷厉的眼神盯着,黄尘心里一阵打鼓,背心升起寒意。

  难道被看出什么了?不应该啊,他做得应该完美无瑕,天衣无缝才是。

  黄无极双眼透亮,似乎已经洞悉了一切。

  “那夏流云能击杀铁皮猪,想要杀你们自然轻而易举。而从两具尸体来看,都是一击必杀,这种情况下,你根本没机会逃得掉。”

  “我说过了,他们拼命帮我挡住了夏流云,我才有机会逃掉的。无极少爷,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再说他们都是我自己的兄弟,我杀了他们有什么好处?”黄尘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随即恢复了镇定。

  黄无极嘴角微斜“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虽然两人都死了,但我肯定不是死于同一人之手。那我问你,那夏流云用的武器是刀还是剑?”

  “他用的是···”

  “不准考虑,快点回答。”黄无极突然喝道。

  黄尘吓了一跳,脱口而出道“他用的是剑,不对,是刀,也不对···”

  黄尘自己也说不清了,他也无力再说了,颓然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喃喃道“他用的是拳头。”

  “不错,夏流云用的是拳头。这一具尸体是被一拳打在胸口击碎内脏而死,而另一具尸体却是被一剑封喉而死。我可以相信一个人能连续杀两个人,但我绝对不相信一个人能换着两种方式去杀人,而且短时间内他也没必要。刚好我注意到那喉咙处的伤口与你剑刃大小刚好相符,这下你就有了最大的嫌疑。”黄无极眼里射出睿智的光芒。

  旁边的黄岩满脸崇拜的看着黄无极,他这个哥哥不但修炼厉害,还是这么的聪明,简直太厉害了。

  黄尘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黄无极一眼就看穿了,看来他的确低估了黄无极的聪明才智。

  而现在他也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双眼无光,暗淡无神。

  黄无极继续道“至于你为什么要杀你兄弟,原因很简单。之前我曾听说你们三兄弟为了一个女人而大打出手,现在你趁机杀了他们,想必你想一人独占那女人。如此结合起来,你的动机目的都很明确,你还有什么说的吗?”

  “没有。”黄尘摇了摇头。

  “我杀害兄弟,大逆不道,只为私己,天地当诛。只求无极少爷赐我一死,让我赎罪。”

  黄尘屈膝跪在了地上,满脸后悔惭愧。

  “好,既然你有如此觉悟,我就让你痛快一死。”说完,黄无极挥掌拍向了黄尘头顶。

  此时,原本委顿的黄尘却突然双腿一蹬,向后一个翻滚,然后抬手一剑刺向了黄无极。

  黄无极面色平静,似乎早已经料到一般,手依旧伸出,抓住黄尘刺来的长剑,直接扭断成两截。

  黄尘大吃一惊,转身就跑,发足狂奔。

  黄无极眼神锋利,手一挥,手中的断剑飞出,穿过黄尘的脑袋,把黄尘给钉在了树木上。

  “叛徒!”黄无极看都懒得看一眼。

  如此反复无常之辈,黄家留不得,他也不会让黄尘活下去。

  黄岩对着黄尘的尸体啐了一口痰,然后崇拜的看着黄无极道“哥你真厉害,一眼就看穿了这家伙的诡计。既然这样,我们要上山去找火鸟蛋了吗?”

  “不,我还是要杀了夏流云!”黄无极回头盯着已经被剥了皮的铁皮猪道。

  “为什么?”黄岩不解。

  “看来这两天的传闻没错,那夏流云已经不是废物了,非但不是废物,而且还变得十分厉害。”

  “那家伙能厉害到哪里去?就算能修炼了,在哥你面前依旧是废物一个,哥你太高估他了。”黄岩不屑的道。

  “我绝对没有说错,也没有看错。能轻易的击杀铁皮猪,一拳秒杀我们的人。这样的实力,你能做得到吗?这样凶狠的手段和精准的判断力,还像是一个废物吗?但他越是如此,越是逼我杀他。”黄无极瞳孔收缩。

  没错,夏流云展示的这份实力已经彻底的激起了黄无极的杀意。如果之前黄无极只是单纯的想教训一下夏流云,替黄岩出一口气的话,那他现在就是真心想杀了夏流云。

  在阳城,只有他这一个天才。他不能容忍还有比自己厉害的人存在,现在,对他来说,夏流云就是一个威胁。

  半个月就能从一阶突破到四阶,如此惊人的突破速度,接下来不知道又要达到何种地步。所以他必须趁夏流云还没彻底崛起之前把他扼杀在摇篮中。

  天才,一个就够了!

  “小岩,你回去家族里,给我多带点人过来,包围黑云山脉。我要搜山,我看那夏流云能逃到哪里去。”黄无极语气中充斥着一股浓烈的杀意道。

  ——

  夏流云显然还不知道仅仅是一次小小的冲突,自己已经被锁定成为了必杀的仇敌。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在乎,以他的性子,自然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杀我,我只能杀人。

  不过他现在的眼里不是人,而是一颗药草,一颗长在峭壁上的药草。

  这药草名叫‘三叶绿’,顾名思义,只有三片叶子,但却绿如翡翠,翠绿欲滴。这草平时都是有一条小蛇守在四周的,等到这三叶绿彻底成熟了,小蛇就会把药草吃掉,到时候小蛇就能借助药力增强实力,甚至进阶成更高阶的荒兽。

  但夏流云一直都未见到小蛇,估计小蛇出去了,这刚好给了他机会。这三叶绿在市面上是很难找到的,一株价格都在一万五金币以上。

  不过他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拿三叶绿去卖钱,而是用三叶绿混合其他的药材,按照莽荒决的法子做药浴,这才是对他最有帮助的事情。

  他现在的目的就是提升修为,赚钱也只是为了提升修为。他的时间不多,他必须得在半个月之内突破到五阶实力参加成人礼,不然就算他可以修炼,到时败下阵来,等待他的也是无尽的羞辱。

随心的《我欲屠天》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我欲屠天》就可以了哦~

我欲屠天同类型小说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花幽山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花幽山月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看花幽山月笔下的主角秋静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小说名称: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靳乔衍翟思思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靳乔衍翟思思,是小栗影创作了靳乔衍翟思思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小说名称: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垂丝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垂丝柳小说《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全文在线阅读,看垂丝柳笔下的主角唐牧野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想借着酒醉强睡了本少?干柴烈火,既然上了我的床你就是我的人了。什么?想逃走?把我唐苍烈睡了睡了,这辈子休想让我逃出你的手心。

小说名称: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