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大结局在线阅读-苏苏苏雪雪

  • 时间:
  •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作者苏苏苏雪雪
  •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小说源于:SC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大结局在线阅读-苏苏苏雪雪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小说在线阅读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疯了吗

  他湿滑的大舌悄悄探了进去,感受到身下人儿的抵触,萧瀚麟也不着急,来回的在她诱人的粉唇上轻咬舔舐。浓烈的男人气息完全覆盖了林瑞安娇嫩柔软的身躯,慢慢融进了她的身体。

  萧瀚麟想要更进一步,他的大手顺着柔顺的发丝向下探寻,正要覆上那神秘地带时,林瑞安猛地把他推开,随即“啪——”萧瀚麟的脸上多了道红痕,留下满脸复杂的萧瀚麟。

  跑出房间,林瑞安大口地呼吸这新鲜空气,慢慢的双腿没了力,蹲在地上,眼泪不知不觉掉了下来。

  她刚刚是疯了吗,竟然没有反抗萧瀚麟的侵入,对他的亲热甚至有些渴望。

  渴望?!自己渴望和他亲密,林瑞安被自己想法震惊住了

  她想要理智,可她的理智碰上萧瀚麟就全面塌陷。

  整整七年了,林瑞安还是没有放下萧瀚麟,虽然对他充满恨意,可爱意始终大过恨意。

  她不明白、不理解,那么讨厌自己的萧瀚麟为什么会这么做。

  当年她那么爱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可他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让她受到一辈子无法抹去的屈辱。

  她不要这样的结果,她要让萧瀚麟受到惩罚,把当年自己受的伤害加倍加注在萧瀚麟的身上。

  收拾好心情,林瑞安擦掉眼泪,抬头挺胸,微笑地向前走去,仿佛刚才那个软弱无助的人不是自己。

  房间里萧瀚麟瘫坐在椅子上,这时的他哪里像一个公司的总裁,他更像是可怜的没人心疼的孩子,看起来那么孤寂。

  他多想解释清楚,可是他不能,他知道在林瑞安心里她的母亲有多么伟大,她的心里有多喜欢母亲,他不想破坏林瑞安心里母亲的形象。

  萧瀚麟用指腹摸着自己被林瑞安咬破的嘴唇,他能感觉的林瑞安对自己是想念的,因为他亲吻她时,她没有拒绝,甚至感受到她对他的吻是渴望的。

  瑞安,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回到我身边。

  鼎恒集团。

  “李小姐,你不能进去,我也不知道总裁去哪儿了。”

  “你作为他的秘书,会不知道他在哪儿?李秘书,我拜托你撒谎也先想清楚好嘛。”

  对于李伟杰的话,李茉才不会相信,萧瀚麟自从出院就一直住在办公室,每次给他打电话他都说,在忙在忙,她倒是想看看他有什么好忙的,忙到未婚妻都不见。

  “你放心我不会闹,我就是想看看他这些天在忙什么,你让我进去。”

  “李小姐,我哪敢骗你,总裁真的不在。”

  李伟杰欲哭无泪,他是真不知道总裁去哪儿了,他只是个小小的秘书,哪里敢过问总裁的私人行程,只希望总裁能快点回来解救自己。

  说曹操曹操到。

  “李秘书,这是怎么回事?”

  “瀚麟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都找不到。”李茉看到萧瀚麟脸色立马变得温柔,“你都好几天没回家了,我好想你。”

  不理会李茉,萧瀚麟对李伟杰说:“你把有关承恩公司合作广告代理的资料拿进来。”

  “好的,总裁。”

  见萧瀚麟不理自己,李茉也不在意,跟着萧瀚麟进了办公室。

  李茉坐在真皮沙发上,萧瀚麟的嘴角吸引住她:“瀚麟,你的嘴唇怎么破了?”

  “不小心磕的。”

  “磕的?”对于萧瀚麟的解释,李茉不相信,这明明就是被女人咬的。瀚麟不喜欢别的女人接近自己,上次穿了他的衣服,他都好几天没理自己。难道是那个女人?

  对,只有她最有机会接近瀚麟,也只有她瀚麟才不会拒绝。

  “对了,也不知道瑞安最近在干嘛,上次参加了我们的订婚典礼就没见过了,什么时候一起再聚聚。”

  “别去找她,管好你自己就行。”

  李茉注意到一直眼皮也没抬过的萧瀚麟听到她说了那句话眉心却轻拧了一下,手中晃动的毕业停下了,看来她的直觉没有错。那个贱人,都这么久了竟然还要抢已经属于她的东西,自己当年做的还是太轻了。

  留意到萧瀚麟的神色李茉自然地掩饰了脸上的怒气,想到自己和萧瀚麟的关系还不是很稳定,渐渐的平静下来,笑着说到:“好好好,听你的,一会我们去吃什么?”

  “我已经吃了,你自己去吧。”除了平静还是平静,没有一丝多余的语气。

  心中一阵复杂,李茉深吸一口气,勉强地平稳了呼吸,“瀚麟,你好久没和我一起吃饭了,今天就陪陪我好不好。”

  李茉看着还是没有动作的萧瀚麟,如鲠在喉,许久才出声:“好吧,你先忙,我走了。”

  李茉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在萧瀚麟看不见的地方握紧双拳,眼里发出摄人的光芒:林瑞安,咱们走着瞧。

  李茉刚走萧瀚麟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萧大总裁,你是有多久没和兄弟们出来玩了,忙着约会嫂子都不理我们这些兄弟。”是好兄弟秦南。

  “对呀,上次还没玩尽兴喃。”

  手机那头又传来好兄弟郑飞的声音。

  想起上次萧瀚麟狼狈的模样他们就觉得好笑,只可惜视频和照片被萧瀚麟这小子给删了。

  “还好意思提这事,你说你们算什么兄弟,还偷拍。”

  提起这件事萧瀚麟就觉得后悔,当时自己竟然会答应和他们打那种荒唐的赌,因为这个他还被那几个兄弟笑话了好久。

  “要不今晚再聚聚?”秦南问道。

  “好吧。”

  晚上八点,moon酒吧。

  混杂的空气中弥漫着烟酒的味道,男女都在舞池中扭动着,狂野的音乐夹杂着阵阵的欢呼。

  “秦少,您都多久没来了,这次一定要好好陪我玩。”秦南腿上坐着一个浓妆艳抹,金发碧眼的女人。

  女人滑腻的小手在秦南的嘴上反复摩挲,秦南一边看着姗姗来迟的萧瀚麟一边翘臀。

  活脱脱的一副春宫图。

  “真不懂你们怎么总是喜欢来这。”

  萧瀚麟找了一个没女人的位置坐下,修长的手指优雅的给自己倒了杯伏特加,轻抿一口。

 

第12章郑飞喃

  秦南放开女人的身体,走到出来的位置旁边坐下。

  “郑飞喃?怎么就你一个?”

  以前这种场子郑飞可从不会缺席的,他最大的嗜好就是喝酒,喝酒,喝酒。不过这次却连郑飞的影子都没瞧见。

  “别提了,刚刚那个小子打电话来不了了,估计又惹祸被他爸关禁闭了。不说他,看!怎么样,我的新宠?”

  萧瀚麟顺着秦南指的方向看去,正式刚刚坐在他腿上的妹子,那妹子见秦南在看自己,特意把头发撩到一边,露出自己的一对“胸器”。

  金发女冲着秦南直飞吻,秦南也对金发女“回礼”。

  “什么时候口味又变了,上次还是清纯小妹,这么快又换成了金发女郎。”

  “我可不像你,二十七年来还守身如玉,一点男人该有的野性都没有。不过,现在终于订婚了,你这嘴巴也是嫂子咬的吧。”看来这萧瀚麟是深藏不露啊,搞的这么激烈。

  “我跟她只是商业联姻,没别的想法,只用一年我就解脱了。”

  “哦。”

  其实秦南只是开玩笑,因为他知道萧瀚麟的心里就只有那个秦南从没见过也不知道名字的——欣宝。

  说起商业联姻秦南表示佷同情萧瀚麟,当时他去国外找他的欣宝,之后国内突然接到他爸去世的消息,萧瀚麟当即买了当晚的机票。刚处理完他爸的丧事,公司的老总们就争着抢着谁当新任总裁的事,他妈为了挽救公司竟然背着他偷偷和李氏企业签订了有关他和李氏千金李茉为期一年的商业联姻。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既没找到他的欣宝,又和李茉订了婚。

  秦南拍拍萧瀚麟的肩,劝他去找事玩,放松放松自己,接着又去找金发女了。

  看着秦南痴迷的样子,萧瀚麟走去了包厢。

  “哗…哗…”

  “小米,你知道吗,承恩集团的总裁竟然是个gay。”

  “你听谁说的,可信度高吗?”

  “当然高了,上次有个朋友撺了个酒会,在那里上班的师哥喝醉酒告诉我的,说他们总裁喜欢和男人亲近,反感女人,平时gay里gay气的,都说酒后吐真言,你说可信度高不高。”那个叫小米的眉飞色舞的回答到。

  “哇噻!这么劲爆。”这下我有写的了。

  “碰——”女厕所门突然被大力推开,“你们说的是真的吗?!承恩集团的总裁真的是同性恋?!”

  面对突然出现的男人,两人并没有大叫,反而痴痴的盯着门口的男人,

  “是,是,是真的。”

  听到这个答案萧瀚麟激动万分,嘴咧得如同一朵绽放的荷花,久久地合不拢。

  陈恩是同性恋的话,那自己不就有机会了。

  此时的萧瀚麟的心情简直可以形容成沸腾的开水,激动的快要溢出来。

  “谢谢。”

  不等两位女生反应,萧瀚麟就走开了。

  “小米,好帅啊。”

  “我也觉得,简直人神共愤。”

  ……

  周末,林瑞安又被吵醒了,这次不是萧瀚麟,而是她的老板陈恩。

  手机里说,陈恩在某体育中心打人了,现在在医院。

  起床,洗漱,收拾东西,林瑞安利索地锁好门,出了小区直奔医院。

  半小时后。

  林瑞安到了医院,向询问了陈恩的病房。

  “咚咚咚。”

  “请进。”

  林瑞安轻轻推开房门,病床上坐着位女生,女生背对着林瑞安。

  “那个,请问是陈恩在这吗?”虽然房间里没有陈恩的影子,但护士说的就是这——315病房,她没找错,为了防止混淆,林瑞安觉得有必要问一下。

  “他去办住院手续了,你等会儿。”女生边说变转过身来。

  “顾白?!”

  林瑞安发现面前这个女生竟然是那天晚上帮助自己的“女侠士”,

  “你怎么在这儿?”

  “我……”

  “难不成陈恩打的人就是你?”

  “对呀,我也没弄明白为什么,突然就到医院了。”说完还大笑起来,仿佛跟没事儿人一样。

  电话里林瑞安确实是听到陈恩在体育中心打人了,叫她来医院,结果没想到竟然是那天晚上就自己的人,世界也太奇妙了。

  等陈恩回来我要好好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瑞安心想。

  “小安安,你终于来了。”门口陈恩看到林瑞安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样,跑过来熊抱住林瑞安,“我刚刚都要怕死了。”

  无语,面对这样撒娇的陈恩,林瑞安显得有些无奈,一边安慰陈恩,一边尴尬地朝病床上的顾白笑了笑。

  大概五分钟左右,等到陈恩心情恢复平静,林瑞安才好心的问他怎么回事。

  “那个,我,我……”想到自己一个小时前做的蠢事,陈嗯有些难以启齿。

  “快说吧,大男人的,我都替你着急了。”坐在床上的顾白看到陈恩这幅样子,自己替他着急,支支吾吾的,还没自己有气概。

  见受害人发脾气了,陈恩害怕的缩了缩身子,

  “我,我,昨天醒了以后发现自己全身衣服给换了,你知道的嘛,我厌恶女人,我以为是你叫的钟点工过来收拾屋子时帮我换的,我一时气昏了头,看到桌上留了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先走了,你自己好好休息,要在茶几上。’别外有一张纸条上还留了手机号,我以为是帮我换衣服的女人,所以就打过去,然后……”

  “然后你就不问清楚,跑到人家哪儿,无缘无故打了人家,然后给我打电话,让我来解救你?”

  陈恩声音越来越小,下面的事林瑞安也猜得到。

  “事情就是这么回事。我……”

  陈恩越说越怕,他生怕他的小安安一生气,又打他一顿,然后把事情告诉给家里的老太太。

  其实打自己没事,就是怕家里老太太知道了,该气自己整天不务正业,好不容易听她的话相一次亲,没过几天又现出原形。

  万一老太太在一生气把自己带回美国,那自己不就没机会了和他的小安安在一起了。

 

第13章道歉

  “对不起,小安安,我错了,你千万不要告诉家里那位,不然她会带我回美国的,这样公司就没总裁了,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

  陈恩抬起右手,三指并拢,做着发誓的模样。

  不得不说他承认错误的速度简直跟幼稚园里犯错的小朋友没两样。

  可是陈恩好像没搞清楚,他该道歉的对象可不是林瑞安。

  “你应该向顾小姐道歉,而不是我。”

  扶额。

  这人怎么这么迟钝,打了人不向受害者道歉,反而跟她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顾小姐,实在是抱歉,我害你受这么重的伤,你放心我肯定照顾你至痊愈。”

  虽说陈恩厌恶女人但他也不是蛮不讲理,无情无义之人。

  对于自己这次的失误,他愿意负全责。

  看到对方这么正经,顾白忍不住发笑,“没这么严重,看你也不是故意的,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其实自己也没受什么重伤,只是手打上了石膏,这阵子行动可能会有些麻烦。

  “陈先生你不必费那个钱,我不用住院的,这也没多大事。”

  只是一个小小的骨折,用得着住院这么夸张吗,再说了她从小就不是个娇气的人。

  “而且我是手骨折又不是脚断了,你太……”

  顾白那句你太小题大做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陈恩堵了回去。

  “不行,必须好好休养。”

  一向嬉皮笑脸的陈恩此时满脸严肃,浓黑的眉头紧拧:这个女人怎么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

  的确,陈恩平时是很吊儿郎当,但他认定的事就一定要做,没人能阻止。

  “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讲理,我还有事要做,没这有多空闲时间陪你玩。”说着便掀开被子,准备离开。

  什么?陪他玩?有没有搞错?他这是为了她好,要不是怕这个女人以后借着这件事敲诈自己,他才懒得管。

  看着面前两位“打情骂俏”的样子,林瑞安悄悄退出了房间面,留下陈恩和顾白两人。

  从来没见过陈恩在哪个女人面前吃瘪,这个顾小姐蛮有能力的嘛。

  慢慢想着,林瑞安又想起了萧瀚麟那天吻自己的场景,手指不知不觉在嘴唇上抚摸,慢慢回味。

  冷静下来后的林瑞安意识到自己对萧瀚麟的依恋,她还是放不下这段感情,在这段感情里她终究还是输的一方。

  萧宅。

  “你这么着急地叫我回来就是为了谈这件事?”

  萧瀚麟站在客厅,骨节分明的手把玩着身旁的绿萝盆栽。

  这个盆栽是他上次去花店,觉得好看就顺手买了回来,没想到现在叶子已经蜷缩成这样。

  看来他是太久没回来,快要被家里人遗忘了。

  “麟儿,爸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您可真会说笑。”萧瀚麟对着沙发上的说。

  好一句为他好,为他好就可以涉及他的感情,背着他和李建国签订什么商业联姻,一年内还不能违约?

  要不是公司是母亲一生的心血,他才不会这么做。

  “麟儿,我知道,从你十岁你妈妈走后你就一直恨我,背着你联姻这件事我做的确实有些不妥,但我也是为了公司,你是个新人,很多地方都不懂,我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当时公司陷入危机,只有和李董合作,公司才能顺利度过难关。”

  语毕,萧震天又接着说:

  “再说了,你能顺利坐上总裁的位置,李董可帮了不少忙。茉茉这女孩子人长得漂亮,家世也好,你哪里还不满意?”

  当初他是冲动了些,但他并不后悔,李建国说只要麟儿和她女儿订婚,他就可以无条件帮助公司。

  “我跟李茉订婚完全是为了公司,等到四个月协议失效后,我将不会再听你们任何安排。”

  四个月后他就要告诉林瑞安事情的真相,无论她身边有谁他都会把她抢过来。

  林瑞安,你是跑不掉的。

  出了自家大门,萧瀚麟上了自己的跑车——劳斯莱斯幻影。

  “肖晨,去沂河路云溪小区。”

  说完,拿出手机翻出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的照片。

  大三那年参加朋友聚会,其中有个姑娘很特别,她不像别的女孩装淑女,反而大大咧咧地和旁边男孩子玩游戏。

  之后他就了解到这个女孩叫林瑞安,小名欣欣,知道她和自己一样是单亲家庭,母亲是个酒吧歌手,后来面对林瑞安的追求他也动了心,准备毕业后就对她告白,却没想到会发生那些事情。

  照片也是他偷拍的,只看得见一半的脸,照片上的林瑞安笑得很灿烂,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头发扎成一个马尾,一双明亮的眼睛衬得她更加水灵。

  手抚摸着照片里林瑞安的脸:欣宝,我该拿你怎么办?

  “萧总,云溪小区到了。”助手姜陆说。

  “嗯。”

  心思细腻的姜陆当然懂得萧瀚麟这句话的意思,出了车门打了辆出租走了。

  萧瀚麟薄唇紧抿,空出一只手,优雅的抽出一支香烟,点燃,白色的烟雾顺着他修长骨感的手指寥寥升起。

  大约过了四小时,萧瀚麟的脚边多了许多空酒瓶,迷迷糊糊看到林瑞安下了出租,萧瀚麟打开车门,晃晃荡荡跟在林瑞安后面。

  敏感的林瑞安感觉有人跟着自己,以为是错觉,可事实告诉她并不是。她加快脚步向前走,身后的人也跟着加快脚步。

  是跟着自己没错了,该死的小区,安保这么差。

  林瑞安四处瞧,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人可以帮自己,可是大晚上的谁会在花园里荡悠。

  这样想着,林瑞安的腰间突然多了一双手,林瑞安条件反射地用自己的手肘向后重重一击。

  身后的人闷哼一声。

  不对,怎么这么像某人的声音。

  转过身想要确定,还没看到正脸就被一抹黑影紧紧拥住。

  “萧总?”

  “嗯……”头顶传来软绵绵的声音,是萧瀚麟没错了。

  朦朦胧胧之中林瑞安闻到一丝酒气。

  酒气?他喝酒了?

 

第14章醉酒

  “萧瀚麟,你喝醉了?”

  “……”

  没有回应。

  林瑞安用力推开抱住自己的萧瀚麟,忽然没了依靠的萧瀚麟就这样硬生生地向右边草坪倒去。

  还好草坪够柔软,萧瀚麟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萧瀚麟,别装了,快起来。”

  ……

  “喂,快起来,有人来了。”

  还是没动静。

  林瑞安蹲下身子,准备扶萧瀚麟起来,奈何自己力气太少,喝醉的萧瀚麟又太重,林瑞安捯饬的半天也没把地上的人拖动。

  林瑞安放弃挣扎,还是给萧瀚麟的助手姜陆打电话,让他来接他吧。

  刚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时,迎面走来一对老夫妻:

  “小姑娘,你男朋友喝醉了吧,虽然是夏天也不能在地上躺这么久啊。”老人说。

  “是啊,我们在那儿看你半天了,你一个人力气太小,我去给你叫保安,你等着。”

  “那个,嗯,不用……了。”

  还没说完,好心的大妈就小跑去保安室了,不一会大妈的后面就跟着一个年轻的保安。

  “小伙子你帮着小姑娘扶她男朋友回去吧,她一个人不行。”

  保安点点头。

  对于误认为萧瀚麟是她男朋友的事,林瑞安还是觉得应该解释一下:“他不是我男朋友。”

  老夫妻听了这话先是一怔,随后又道:“小姑娘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年轻人嘛吵吵架就好了,可以一吵架就说不认识,那就太胡闹了!”

  天呐,什么跟什么啊,她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怎么还变成他们口中无理取闹的人了。

  见女不说话,老人以为自己说对了,便劝到,“好好照顾你男朋友,想想他对你的好,不要总想着分手,快走吧。”还一边摇头对旁边的老伴说:“现在的年轻人啊,总是等到失去后才知道在珍惜,不像我们那辈罗啰。”

  “对呀对呀,老头子我这辈子算是跟定你,你可不许嫌弃我。”老人乐呵呵地点头道。

  望着老夫妻幸福的背影,林瑞安想,这大概就是嫁给爱情的模样吧。

  到了门口林瑞安向保安道了谢,自己又将萧瀚麟扶到他家门口。

  拍了半天门,又喊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出来,倒是把楼上的邻居吵醒了:

  “喊什么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为了避免发生冲突,林瑞安只能暂时“收养”喝醉酒的萧瀚麟。

  连拖带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人给弄到了床上,林瑞安感叹:真是太久没运动了,这么两下就累得不行。

  也不知道上辈子是不是欠萧瀚麟的,这辈子才会这么辛苦。

  打了盆水,准备给萧瀚麟擦擦。

  倒不是因为林瑞安有别的想法,而是萧瀚麟实在是太“邋遢”了,全身都是酒味儿,她是怕弄脏她的床。

  不得不说睡着了的萧瀚麟比起平日里的不可一世,此时更像个熟睡的孩子,宁静而美好。

  要是他总是这个样子,其实,也蛮讨人喜欢的。

  刚起身,手就被人拉住:“不要走……”

  林瑞安被猝不及防的一拉,一个趔趄,听到萧瀚麟说的话,突然心跳莫名的加快了些,她慢慢转过头,看着正说着呓语的萧瀚麟,自嘲一笑,呵,不过是在说梦话而已,我在奢望什么?

  不过,他究竟在想谁?

  突然床上的人微动了一下,拉着林瑞安的手也更用力了。

  “欣宝,别走……”

  欣宝?!林瑞安惊诧的望着床上的萧瀚麟。

  欣欣是自己的乳名小时候母亲常这么叫自己,说自己是她的宝贝。此时的萧瀚麟说的会是自己吗。

  林瑞安不敢确定。

  第二天早上,萧瀚麟醒来发现自己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额,他只依稀记得昨天晚上很晚了,他模模糊糊看到林瑞安下了出租,太过想念她的自己摇摇晃晃跟了上去,之后好像…好像…

  喝断片了,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此时的萧瀚麟只觉得头疼得厉害,好像要炸开般。

  晃眼间看到方床边小桌上的相片,竟然是林瑞安!

  自己怎么会在她的房间?想要回忆起昨晚的事,可怎么也想不起。

  自己昨晚应该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得找林瑞安问问。

  萧瀚麟掀开被子,朝房间外走去,“林瑞安?林瑞安?”叫了几声才知道她并不在家,估计是上班去了吧。

  看见桌上有张纸条,萧瀚麟大步走过去,急切得想要知道林瑞安给自己留的什么。

  “我去上班了,自己醒了就出去。记得,门带好”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以为她会留什暧昧的话,但没有。萧瀚麟想起码有早饭吧,结果是他想多。

  拿上衣服出了门,刚转过身就对上一双。

  冷漠似剑:“萧瀚麟,我想你有必要解释一下!”

  就她回家办事的这么两天,林瑞安就勾搭上了自己的未婚夫了?

  贱人……

  过了大约半分钟萧瀚麟才反应过来,冷冷低声说:“没什么,我喝多了在她家睡了一觉。”

  “睡了一觉?!你确定只是睡一晚……”而不是‘做’了一晚上?

  “萧瀚麟你还真好意思说出口,到底谁才是你未婚妻,我就两天没回来,你们俩就搞到一起去了,看来林瑞安手段可真高明。”

  没想到林瑞安这么卑鄙,竟然趁着自己没有防备抢她的人。

  “李茉,你冷静点!不要像个泼妇一样。我和瑞安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只是喝醉了,人家看你不在家,才把我带到她家照顾。”

  没想到李沫会如此大的反应,可自己并没有说谎,她怎么就不信喃!

  他是不记得自己在林瑞安家里做过什么事,就算有他也是愿意的。当然他是不会承认的,因为这样会给瑞安带来麻烦。

  “呵,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啊,你才遇到林瑞安几天!就被她迷惑成这个样子。”李茉顾不得自己大小姐的身份,胡乱抓着萧瀚麟的衣服拼命撕扯。

  “放手!”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在空气中回荡,李茉怔怔的站在那里,刚刚萧瀚麟打了她?萧瀚麟竟然为了那个女人打自己!

  李茉眼睛微红,惊讶地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她看不透他,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第15章吵架

  李茉她知道萧瀚麟对自己的感情不深,可她也万万没想到他会为了分开七年的,那个贱女人而打她。

  难道他们的感情就真的这么脆弱?

  “萧瀚麟,我们交往半年了,你从来没打过我,今天你就为了那个贱人给了我一巴掌!”失去理智的李茉此时已经分不清自己在说些什么了,“你等着我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她。”

  李茉说完这句话,就气冲冲的走了。

  看着离开的李茉,萧瀚麟心中异常烦躁,李茉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原因伤害瑞安?

  不行!如果就这样放走李茉不仅瑞安会受到伤害,公司也会因为李氏企业的突然停止合作而送到重创。

  想着萧瀚麟还是追了出去,下了电梯哪里还有李茉的影子。萧瀚麟赶紧拿出手机拨打了李茉的手机。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Youdialthetelephoneisunable……”

  跑出小区随便拦了辆车。

  “小姐,我这不是出……”

  还没等他说完那句我这不是出租车,就看见后座上的女人撕心裂肺的痛哭。

  李茉看着手机屏上的名字,心如刀绞,强压着想要接听这个电话的心。

  看来是时候发挥自己的能力了:“小姐,我看你看着手机想接又不接的样子,八成是和男朋友吵架了吧。如果是,容我多嘴一句,既然你一离开你男朋友主动给你打电话,说明你在他心里是很重要的。”

  “……”李茉脸色有些松动,盯着屏幕但还是没有接听。

  看出她的犹豫,司机大叔又说:“其实有个人能陪着你吵架是很幸福的。当年我女朋友也和你一样,生气跑了出去,结果过马路时没注意被汽车撞了,我就眼睁睁的看着她在我面前被撞飞……我……”司机哽咽的说,眼里闪着泪花就足以代表他的后悔。

  李茉听的入神,对突然停住的司机问:“那后来呢,她得救了吗?”

  “得救了,但是她却永远成为了植物人,虽然这样我可以照顾她一辈子,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拦住她。”看着她现在的样子大概是被自己说动了吧。

  跟着又说:“想必小姐也舍不得自己的男朋友一辈子生活在愧疚与自责里吧。”

  “停车!”李茉忽然喊到,“给你不用找了。”

  看着李茉下车时嘴角的微笑,司机大叔终于倒吸一口气:“唉,终于劝动她了,可真累。”

  “嘟嘟嘟”

  “喂,你好,我是感情辅导师小刘,请问您有什么需要服务的?”

  ……

  下了车,李茉站在马路边,颤抖地拿出手机,看着手机里显示的四个未接来电。她想,大概萧瀚麟是真的后悔了吧,可能他只是怪自己误会他了,也许他和林瑞安真的没发生什么,又或者是林瑞安自己把瀚麟灌醉,目的就是为了迷惑自己,然后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样一想李茉又有些看开了。

  回拨了萧瀚麟的电话,语气温柔地说“瀚麟,你是不后悔了?”

  听着李茉突然来的话,萧瀚麟沉默了片刻:“你回来吧,我在家里等你。”便掐断了电话。

  在家里等我?回来说他在家里等我,果然自己在他心里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得到这个满意的答案后,李茉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喂,郑飞,我想请你帮我个忙。”

  深情的人总是最容易受伤。

  李茉爱着萧瀚麟,萧瀚麟爱着林瑞安,世界上有多上和他们一样的人,总是在爱与被爱之间犹豫徘徊。

  食锦楼,天字号房。

  经过这些天的修养,顾白的手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今天陈恩和她约好在这见面,说是为了庆祝她手能还得这么快。

  这些日子,陈恩每天都会来陪自己,陈恩的一举一动顾白都看在眼里。从小到大很少有人这么对自己,加上她平时总忙,每天只有训练训练,比赛比赛,所以陈恩的出现给她原本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了一丝温暖。

  就这样想着,顾白越来越觉得陈恩是个可以依靠的人。

  不对不对,自己这是怎么了,不过才分手没几个月,就对别的男人产生好感了?拍拍脸,甩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对不起,我来晚了,小安安突然决定要去外地出差。”

  陈恩看着顾白解释自己迟到的原因。

  “林小姐去出差了?”

  “对呀,也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从来不喜欢一个出差的人竟然主动要求要出差。”

  陈恩看着今天的顾白,还是穿着一身运动服,不过是灰白的,高高的马尾,略施粉黛,怎么说喃,确实比平时见过的女人有所不同,有什么不同呢?陈恩暂时还没想到。

  对于顾白爱穿运动服的这件事,陈恩不只一次问过她,顾白给出的答案让他震惊不已。

  原来顾白是国家级体育运动员,因为经常训练的缘故,所以穿运动服会很方便。

  这么一说,陈恩到是觉得更疑惑了,既然是国家运动员,怎么会去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出入酒吧不是更危险吗。

  顾白告诉他,其实那天她失恋了,心情不好也没多想,所以就去了酒吧。幸运的是当时没有人认出自己,之后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新闻出来。

  “顾白,你怎么来这么早。”陈恩拿出纸巾左右擦擦汗。

  “那个,陈恩你能不能别这样,像个娘娘腔。”

  陈恩什么都好,就是人太娘,缺少男子气概,长的也是一副小白脸样,要不是认识陈恩,她也会认为陈恩是女人,一个剪着男生头发的女人。

  上次陈恩陪她去医院换药,不小心和一个男生撞了,结果人家给他道歉都不知知道叫小姐还是先生,想想也是好笑。

  “怎么,你不爽啊,你不爽就变女人点啊。”

  又怼自己!陈恩也不服输:“我娘娘腔,你呢,全身没一点儿女人味。”又指着她翘起二郎腿动作说:“你看,你就跟那个糙汉子一样。”

苏苏苏雪雪的《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就可以了哦~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同类型小说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花幽山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花幽山月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看花幽山月笔下的主角秋静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小说名称: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靳乔衍翟思思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靳乔衍翟思思,是小栗影创作了靳乔衍翟思思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小说名称: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垂丝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垂丝柳小说《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全文在线阅读,看垂丝柳笔下的主角唐牧野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想借着酒醉强睡了本少?干柴烈火,既然上了我的床你就是我的人了。什么?想逃走?把我唐苍烈睡了睡了,这辈子休想让我逃出你的手心。

小说名称: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