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林瑞安萧瀚鳞完结版小说(苏苏苏雪雪)

  • 时间:
  •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作者苏苏苏雪雪
  •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小说源于:SC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林瑞安萧瀚鳞完结版小说(苏苏苏雪雪)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小说在线阅读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全文免费阅读

第18章还没好好看,母亲就老了

  这么多年妈妈也老了,头上也出现了白发,没了以前的神采。

  想到以前的事林瑞安不免有些伤感。

  正这么想着身后就传来母亲温柔的声音:“欣欣,怎么也不说一声就回来了?”

  她转过身去,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林瑞安跑过去紧紧把母亲拥在怀里,明明只是两个月没见,她却感觉是两年没见了。

  面对女儿突然来的撒娇,韩梅有些无奈。

  摸着女儿的长发,轻轻拍着后背。

  林瑞安平静了几秒,放开母亲撒娇到:“我想你了嘛,想快点回来看看你,结果忘带钥匙了。”

  林瑞安手拉着母亲向她解释。

  “那工作呢?不是说最近很忙吗。”韩梅拿出钥匙地打开门,一跌一跌的进了门。

  林瑞安这才注意到母亲的脚有问题,“我请了几天假,妈你的脚怎么了?”

  “昨天不小心扭伤了,没事。”

  “去检查了没?”林瑞安放下行李扶母进坐到沙发上。

  林瑞安蹲下轻轻脱掉母亲的鞋子,用手轻轻地给母亲揉脚踝,问:“疼吗?”

  “不疼了,昨天去检查了,医生说没什么,弄了些消炎药。”韩梅看着为自己揉脚的女儿,心里出不出的难受。

  看母亲的脚踝确实没肿只是有些红,林瑞安一颗悬着的心也渐渐放下了。

  林瑞安把行李放进自己房间,打开,然后拿出里面买的营养品,打开冰箱准备放进去,却看到冰箱里还原封不动的留着上次回来给母亲买的燕窝。

  “妈,你怎么没吃我给你买的燕窝啊?”

  韩梅在厨房里听到女儿的话,回答:“我一个人在家吃的不欢心,这下好了你回来了,你拿来我给你做点红枣冰糖炖燕窝。”

  林瑞安拿出燕窝,又放新买的食物到里面,“妈,你到我那儿和我一起住吧,你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

  走到厨房拆开包装盒,拿出一个燕窝放到水里浸泡。

  “不用,我一个人习惯了,而且你也忙,去了反而是给你增添麻烦。”韩梅把手中的青菜一片一片掰开,冲洗干净。

  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青丝已变白发,不知不觉母亲已经这么老了,以前总嚷着要长大,现在自己长大了,不过母亲又老了。

  时间总是过的太快,快到她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母亲,母亲就老了。

  因为刚刚自己一句想吃妈妈做的鱼香肉丝,母亲就径直走进厨房给她做饭。林瑞安想要帮忙,可是母亲却说她在这儿只会越帮越忙,让她走开自己找点事做。

  “那我给你换个大点的房子,请个保姆照顾你吧,这样我也放心。”

  见林瑞安还不死心,韩梅又说:“费那钱干什么,你赚钱也不容易。你放心,我有什么事就去麻烦你王婶,要是你想我了能回来就回来,要是,要是回不来就给我打电话。”

  听着母亲说的话,林瑞安有些鼻酸,深呼吸一口耸耸肩,抬起头不让眼泪留下来。

  什么时候自己能回家对母亲来说是一种奢侈了。

  感觉到女儿的异样,韩梅立马转移话题:“我多做一些燕窝,等会给你王婶端些去,她刚刚知道你回来了,高兴的很,让我们过去吃晚饭,她也想你的紧。”

  “恩,我顺便一会把给王婶买的东西送过去。”

  王婶是母亲的好友,当年母亲才来这儿没房子住就是王婶帮忙找的。自己不在家的日子对母亲也很照顾。

  王婶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曹鑫是个律师,在外地工作很少回来,二儿子曹阳在A市读大学。曾经王婶还准备把自己的大儿子介绍给林瑞安,不过被她拒绝了,而且还帮了曹鑫他们一把。

  当时听母亲的话和曹鑫见面,但曹鑫直接带了个女人去见她。

  曹鑫一到约定地点就向林瑞安道歉,说他旁边的女人是他女朋友,他们交往了一年了,一直没合适的机会带回家。于是林瑞安都还没来得及想他说清自己的想法就被判了“死刑”。

  说来也是缘分,因为这件事激发了曹鑫带女朋友黄希莹回家的欲望,没过多久他就付出实际行动了。

  王婶开始很生气,不过观察了几天黄希莹发现这女孩很勤快又懂事于是就同意了。后来他们生了个可爱的孩子,林瑞安前年回来还看到过。

  现在想起来,还好没有破坏这段姻缘,不然自己就成罪人了。

  “妈,你慢慢做一会儿好了叫我。”

  “好。”韩梅在厨房切菜。

  回到房间给陈恩发了邮件,内容大约是她已经到了不用担心,会自己好好照顾自己之类的。

  之后又处理了一些资料,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一个小时后,韩梅过来叫醒了林瑞安,说饭做好了。

  吃过饭林瑞安主动要求洗碗,说不想做懒虫。收拾好东西,林瑞安陪母亲聊天,帮她修指甲,像小时候母亲帮她一样。

  时间一会儿就过去了,林瑞安拿上刚刚母亲已经装在保温壶里的燕窝,关好门和母亲向王婶家去。

  到那的时候维修人员正在给电梯做定期检查,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请她们走楼梯。

  林瑞安考虑到母亲的脚伤让她不要去,她自己去把东西给王婶就回来。可母亲硬是不肯,说王婶这会肯定在等她们。

  林瑞安拦不住,就和母亲一点一点慢慢上楼。

  在四楼的时候,忽然听到后面有声音,林瑞安和母亲同时看向楼梯口。

  先看到一个大概七八岁的小男孩,穿着淡蓝色的短袖,一条黑色的短裤,胖胖的脸蛋很想让人捏捏。

  小男孩一双bulingbuling的大眼睛,头微侧正呆呆地看着她们。

  “妈,你说他像不像王婶的孙子轩轩?”

  “我觉得挺像的。”

 

第19章回忆

  林瑞安和韩梅怀疑地看着这个男孩。

  轩轩原名曹墨轩,就是王婶的孙子。

  两年前林瑞安回来刚好和他们碰上,那时候的轩轩才五岁。

  “轩轩,别跑太快,小心点。”后面就跟这出现了一个女人。

  这声音不是黄希莹是谁,林瑞安朝她叫到:“希莹。”

  听到有人叫自己,那个女人抬头一望,那不是林瑞安嘛。

  “瑞安,你回来了,好巧,没想到我们竟在这儿碰上了。”

  说完又对后面的人说“老公,你快点,韩姨和瑞安她们也在这。”

  放下手中的东西,向林瑞安走去,“瑞安,我们有多久没见了,我好想你啊。”

  对于黄希莹来说,林瑞安就是她的恩人。多亏有她,自己才能和曹鑫这么早结婚,还生了这么个宝贝儿子。所以林瑞安是她的朋友,也是她和曹鑫的月老。

  黄希莹给林瑞安一个大大的拥抱,笑盈盈地向韩梅问好。

  韩梅也回应她。

  “这是轩轩吧,好可爱啊。”韩梅摸摸曹墨轩的头,温柔的说到。

  “轩轩,这位是你韩婆婆,旁边这位是你瑞安姐姐,她可是你爸爸妈妈的‘月老’哦。”黄希莹满脸幸福,弯弯的月牙眼。

  “妈妈,什么是‘月老’呢?可以吃吗?”小轩轩一脸好奇。

  “你这小家伙怎么总想着吃啊,‘月老’就是把妈妈爸爸牵在一起的人,之后才有你的出现啊,所以你是不是要对瑞安姐姐好呢?”

  “恩!要像对琪琪那样好!”说完小家伙还皱起她的两道眉毛,手摸着脑袋思考,好像真的在想怎么对林瑞安才算好,应该是把自己的的棒棒糖分给她吧。

  想着小家伙就把自己口袋里的棒棒糖拿出来递给林瑞安,“虽然我很喜欢棒棒糖,但是比起棒棒糖我更喜欢瑞安姐姐。”

  听着轩轩的话,大家都忍不住笑了。

  林瑞安是真觉得这么小就这么会撩妹,看来是遗传了他爸爸的好基因。

  这会儿曹鑫也赶了上来,向韩梅和林瑞安打了招呼,又下去拿刚刚没拿到的东西。

  “希莹?你们怎么回来了?”王婶站在楼梯最上面说。

  她老远就听到楼梯口的声音,猜是韩梅和瑞安来了,没想到曹鑫和希莹也回来了,这可把她高兴坏了。

  “曹鑫事务所这段时间没什么事,刚好我也放假想着回来看看你和爸。”

  王婶早在家里准备好了菜,可没想到儿子也回来了,那这些菜就不够,便又催促这老伴儿帮她弄菜。

  林瑞安和黄希莹两位当然不会让家里的老人动手了,既然来了就要帮忙,于是把王婶和曹叔“赶”出了厨房,自己进去忙碌了起来。

  曹鑫舍不得老婆忙碌,于是也忙出忙进帮她们到下手。

  大家忙忙碌碌路的样子看得轩轩心痒痒,也吵着要帮忙,他说他是小男子汉理应帮妈妈做事。

  看着面前一家三口幸福的模样,韩梅心里满是心酸,想起了当年的小欣,那时候的她总是跟着她问:妈妈,我怎么没有爸爸啊?别人都有爸爸。

  每次对于女儿这样的问题,韩梅都不知该如何解释。

  可是有一次发生了一件事后,小欣就再也没问过自己关于父亲的事。

  那天她下班回家,准备告诉小欣爸爸的事,可是却看见一群女生围着小欣说些什么,小欣在里面很害怕,她哭着叫妈妈,韩梅跑过去想要保护她。还没等韩梅走近,就听到小欣哭着大喊我不要爸爸,我没有爸爸了。

  她诧异,小欣怎么了?怎么会不想要爸爸?

  韩梅过去带走了她的小欣,回到家她为小欣请了假。她什么都没问,小欣也什么都没说,就这样过了整整两天。

  第三天早上韩梅去叫小心吃早餐,推开门哪里有小欣的影子。被子叠的整整齐齐,根本没有人睡过的迹象,还好衣柜里的衣服没有带走,说明小欣不是离家出走。

  韩梅四处找也找不到小欣,她拜托王婶去找,拜托小区保安去找,拜托所有能拜托的人,找了所有小欣可能去的地方,却还是没有。

  最后她准备报警,站在警局门口了,终于有人提供了线索说看到一个小女孩在城南路的,和她女儿很像。

  韩梅没有多考虑,凡事有她女儿消息的,不管是不是她都会去看。

  打车到了那个人说的地方,远远的看见一个小女孩儿坐在广场的椅子上,目光呆滞,全身脏兮兮的,有过往的行人问她她也不理会。

  韩梅走过去,手紧紧的拽住衣角,慢慢蹲下来,“小欣?”

  女孩呆滞了一下,抬起头就这样空洞地望着韩梅,不回答。

  韩梅声音颤抖,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小欣,我是妈妈呀,你不认识妈妈了吗,你看看妈妈。”韩梅心如绞痛,她的小欣怎么会变这样,那些人到底对小欣做了什么。

  “妈妈?”女孩听了这两个字,头微微动了一下,“是妈妈吗?”

  “妈妈,朋友们告诉说我没有爸爸是因为他是杀人犯,他杀了人被警察叔叔打死了。我来找警察叔叔们他们开始都安慰我,可当我越问他们就越生气,他们把我赶出来,我不想回家,因为我没有找到爸爸。我好多次晚上都听到妈妈的哭声,我知道你是想爸爸了,我想要找到爸爸,然后带他回来,可是他们说爸爸死了,妈妈爸爸真的死了吗?”

  韩梅看着小欣,眼睛满是血丝,嘴唇煞白,她心痛,在失去小欣爸爸时才有的感觉现在又出现了。

  把小欣带回家,给她办了转学。在她悉心照料下小欣慢慢恢复了,可是小欣却从以前活泼、开朗的性格变成后来的安静、孤僻的性格。

  在外人面前她像个小大人,可是韩梅知道小欣是在伪装,她把自己把裹起来,不让别人看到她的伤痕。

  之后韩梅也没有解释小欣她的爸爸是不是杀人犯。与其告诉小欣她的爸爸是杀人犯这个事实,还不如就这样就她们母女俩过一生。

 

第20章被服务员欺负

  看着韩梅泪光闪闪样子,王婶就知道她是又想到以前的时事了。

  “梅啊,别难过了,孩子现在都长大了,事情都过去了。”

  “恩,我就是觉得对不起小欣。”

  “小欣会懂你的,想开点,你这样一会该让孩子看到了。”听到王婶这么说,韩梅立马擦掉眼角的泪水,恢复平静。

  晚上,韩梅说林瑞安两个月没回来了,床上肯定有很多灰尘,要去给她收拾房间。林瑞安拦住母亲对她说:“妈,我想今晚跟你睡。”

  面对小欣的要求,韩梅说她这么大了还像个小孩子要跟妈睡,不知道害臊。但林瑞安不管,她好久没跟母亲这么亲近了,今天她要抱着母亲睡觉。

  韩梅虽然嘴上说着但心里对于女儿的行为很是开心。

  林瑞安第二天早早的起来,今天她要去宜都市几家有名的化妆品店看看。

  虽然林瑞安是回来放松心情的,但有时间也去看看同行的商品学习经验,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快速收拾好,随便套了件衣服,林瑞安就出了门。

  今天天气很好,蓝色的天幕上嵌着一轮金光灿烂的太阳,一片白云像碧海上的孤帆在晴空飘游。

  艳阳普照的日子真的会让人心情好起来,就算看到恶狠狠的人你都会觉得他可爱。

  走进宜都一家名为“微泉水”的百年化妆品老店,全店以淡蓝色为基调,中间立着两根汉白玉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蓝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兰花在蓝石之间妖艳的绽放。一进入店里你就会感受到一股清凉的气息,让你仿佛置身于巴厘岛蓝天碧海、金色沙滩之中。

  见有客人进来店里的服务员就过来给林瑞安服务。

  “这位小姐是想看什么呢?我竭力为您服务。”服务生脸上挂着标准的“八颗牙”官方式微笑。

  “不用我自己看看。”

  林瑞安嫣然一笑,自顾自的在店里转。

  听了这话服务员还是很温柔的继续说:“让我为您服务吧,您想要什么呢?”

  林瑞安没有出声,走到清洁类化妆品区拿起一支试用小型清洁霜,扭开他的盖子,放到鼻下轻轻地嗅了一下,很好闻,淡淡的有一股菊花的香味。

  “小姐觉得怎么样?这款清洁霜清理效果特别好,而且它对过敏感性皮肤也很有效,在我们店一直都卖的很火。”服务员看林瑞安拿起一支了清洁霜于是对她介绍。

  “恩”

  林瑞安没有多回答,挤出一小点在手心里轻轻揉搓。

  “有些硬。”

  “恩?小姐您说什么?”服务员看着林瑞安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她没有听错吗,这位小姐是刚刚是说这支清洁霜硬?这款清洁霜是她们店清洁类化妆品中买的最好的一款,用过的顾客都说好,她还没用就这么在手里搓了几下就否定了?!

  “哦,不好意思,这是贵店自己的产品吗?”林瑞安直接越过服务员的疑问,说出自己的问题。

  “是的,这是我们前几个月新推出的,用过的顾客都说很好,可以说是这些年国内清洁类化妆品中的佼佼者了。”

  对于服务员说的话,林瑞安很不赞同。几年前她曾在广州够买过一款清洁霜,那才是真正的质地细腻,不会太硬也不会太软,并且什么肤质都可以使用。当时她就买过一套,之后再想买的时候就没有了,听说是那家公司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了。

  而此时的服务员竟然敢说,她家的这款清洁霜是这些年国内最好的,狂妄自大。边说着还边摇头发出一声冷笑。

  服务员看到林瑞安这样的动作彻底火了,“小姐你要买就买,不买就请出去,耽误我时间。”说完给了林瑞安一记白眼,气冲冲的走开。

  “等一下,”林瑞安叫住服务员。

  “又怎么了?”

  “道歉!”就两个字,林瑞安朝着服务员的背影冷冷地说。

  “道歉?小姐你耽误了我这么多时间,不买就算了还对我们家的产品指指点点,装什么专家。”

  服务员声音越说越大,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看到林瑞安没有说话,服务员就以为自己占了上风,更加大声的吼道:“你们快看,这个女人不买东西还乱造谣生事,说什么我家产品有问题,用过会有副作用。”服务员添油加醋故意放大音量,吸引了更多人过来。

  人越来越多,当年噩梦般的画面突然在脑海里清晰起来。

  “你爸爸是杀人犯,林瑞安的爸爸是杀人犯。”

  “林瑞安就算你脱光了躺在床上我也不会干你,你不要自我感觉良好了。”

  这一幕幕画面在林瑞安眼前晃来晃去,强烈的压迫感让她难以呼吸。

  “哥,你看那边好多人。”张玲指着右手边的人群堆说。

  她刚刚才进来就看到好多人围着,随手拉了一个人问:“请问那边是发生什么事了?”

  “一个女人不买东西,在那诋毁产品被服务员逮个正着。”

  看到妹妹兴致冲冲的准备去看,张勋立即阻止她,“别多管闲事。”

  可是张玲哪里会听,表面答应,不出一分钟趁她哥不注意快步过去。

  前面人太多,还好张玲够高,一米七三的高个子站在那也能将里面看清楚。

  仔细一看,一个大概二十一二的年轻服务员嘴里还说着:“看你这穷酸样也知道你买不起,长的倒是可以没想到人这么不行。”

  这也太过了吧,说这么狠,得看看被她说的女人长什么样。

  侧头一看,那个女人不就是昨天和他们同行的瑞安姐嘛!

  确定是林瑞安之后,张玲就按耐不住了,她得帮帮她这位“未来嫂子”,扒开人群大步走去。

  “你这女人嘴怎么这么臭。”

  听到有人说话,服务员转过头来看,是一个女人。

  “你又是谁?”想着刚刚说话的只有自己,服务员想大概是给那个穷女人出气的。

  “我是你顾客,是你上帝。”

  这个服务员嘴太臭,今天她非得好好教训教训她,给她治治嘴臭这毛病。

苏苏苏雪雪的《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就可以了哦~

一吻成瘾总裁请克制同类型小说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花幽山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花幽山月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看花幽山月笔下的主角秋静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小说名称: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靳乔衍翟思思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靳乔衍翟思思,是小栗影创作了靳乔衍翟思思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小说名称: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垂丝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垂丝柳小说《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全文在线阅读,看垂丝柳笔下的主角唐牧野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想借着酒醉强睡了本少?干柴烈火,既然上了我的床你就是我的人了。什么?想逃走?把我唐苍烈睡了睡了,这辈子休想让我逃出你的手心。

小说名称: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