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我生命里》-陶倩完结版小说(咖啡哥)

  • 时间:
  • 你还在我生命里作者咖啡哥
  • 你还在我生命里小说源于:SC

《你还在我生命里》-陶倩完结版小说(咖啡哥)

你还在我生命里小说在线阅读

你还在我生命里全文免费阅读

第018章  我叫尹艺

  第018章我叫尹艺作者:咖啡哥

  倒贴女一路尾随姜海,直到跟着到了姜海的家门口。

  “你到底想干什么?”姜海被追急了,只好转身问道。因为家就在眼前了——父母肯定是睡着了,现在已经到十一点了!他可不想半夜三更地带着一个陌生女子回家!如果被父母知道了,纵使他们再开明,他们再理解,心中难免不会有什么小疙瘩,如果有一天爆发出来,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矛盾来呢!想想小惠吧!这不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么?再加上因为和小惠恋爱的缘故,姜海和父母的关系已经岌岌可危了。

  “刚才我的言行可能很过分,但是我真的希望你能收留我!”女孩可怜兮兮地说道。

  “你说要我收留你就收留你?这个理由最没有说服力了!”姜海冷冷地说道。

  “就住一晚,明天我就离开,实在是真的没地方去了!你走了,那里不开空调,我会被热死的!”女生说道。说这话的时候,她就已经汗流浃背了!这个不是做作,而且理由似乎真的有那么回事!勉强可以接受吧。

  现在正是徐州最热的时候,如果说晚上能热死人,那真的是不可能!

  “算了,你既然没有正当理由,那我也不和你墨迹了,我先回去了,你自己回去吧。”姜海等了一会儿,自己身上也是汗水涔涔。热,是真的热!女孩低头不说话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其实她很聪明的,从不着边际到勉强可以接受,不可谓变化不快!

  “求求你了!”女孩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倒贴也倒贴过了,装可怜也装可怜过了,想理由也努力想了,可是结果是这样,她还是不愿接受!

  “不行,我不能随便带陌生女子回家,这是最起码的底线,看到你坐在社员的位置上,我还以为你是我们爱乐社的成员呢,如果知道你的正真身份,我根本就不会理你的!难道你父母没有教导过你,不要随意和陌生人说话吗?”姜海压着怒火,说道。见过不知廉耻的女孩子,但像这样不知廉耻的女孩子真的是第一次见!大学生装扮,年纪才十三四岁的摸样,真不知道她是想干什么!

  姜海也不敢把话说得太重,叫人家滚什么的,毕竟这女孩可是跆拳道黑带!姜海对这个没什么概念,但是至少听起来应该是很厉害的样子。所以还是少惹为妙!就算姜海不怕眼前这人的功夫,虽然对方看起来像是男孩子,但实际上是一个女孩子,对于女孩子,姜海下不了手的,哪怕是看起来像男孩子的女孩子。

  “哦,那好吧,那给你添麻烦了。”对方听到“父母”这两个字的时候,原本星光熠熠的眼睛瞬间失去了色彩,变得空洞无神。说话的时候也变得有气无力。说完,她就转身失魂落魄地离开。

  姜海不是什么好心人,他对自己严格要求,对别人更是近乎冷酷,可是为什么在面对这个女孩子的时候,姜海觉得自己的心仿佛变得柔软了许多!如果说,以前给人的感觉是坚硬如铁,那么现在就是温暖如春。最可怕的事情也发生了,那就是春意泛滥!

  女孩走出去没几步就走不动了,她的胳膊被姜海抓住了。一个人不会一尘不变,一个人也不会随意改变,但是姜海不得不承认,在刚刚那个瞬间,看到她眼神黯淡的那个瞬间,他觉得自己有足够的理由收留她了!

  “虽然我们都是陌生人,看你这么可怜,而且你的那个眼神彻底说服了我!我就请你到我家做客好了,但是你得先和我说你要来我家做客,顺便告诉我你叫啥?我叫姜海!上羊下女是为姜,姜还是老的辣的姜。左水右每是为海,我的梦想在星辰大海的海。”这算是自我介绍了。

  如不是姜海细致入微的观察,对方的变化谁能察觉到?且不说眼角在跳,就是整张脸发紫都没用!

  “那个,真的是谢谢你了!我,我叫尹艺。那个,那个我能去你家做客吗?”尹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生,她不知道原来最真诚的东西才最有用!

  “当然可以啦,走,我带你去我家。对了,看你年纪好像不大,你几岁了?怎么就跑出来了?”姜海随口一问,而且一边问,松开抓住她肩膀的手,去开门。

  “十三岁,我是少年天才班的人。只是那里面的人和我相差都有点大,我都搞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还在搞那么简单的问题,所以就没兴趣,然后就跑出来了。”尹艺说道。她的眼神慢慢收集夜色的星光,变得越来越明亮。话也就慢慢变得多了起来。

  “我父母,这个时候应该睡着了,所以我们脚步放轻,你跟着我到三楼来啊!我把你安排到那里面去。”姜海低声对着身后的尹艺说道。

  姜海家是一栋独栋别墅,虽然外表看起来挺古老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建筑风格。经风历雨三十多年,看起来很古老,甚至是败旧。深夜之时,暗黑统治着这片大地,所以看不到全貌。爬山虎绿色的叶子在黑夜中也被抹上了一层黑色的毫光,红砖外墙,没有过多的修饰,有的地方甚至连石灰粉都没有抹。红色的有股血腥的意味,黑色那是凝固了的血块,还有白色,那是苍白的肌肤!夜色中的这栋房子,像是微微露出獠牙的嗜血怪物!

  第一印象,略微阴森可怖。

  这是只是外表给人的感觉,但是里面,截然相反的感觉——白色为主的色调,那是干净与整洁的象征。错落有致的家具组合,让人有一种置身于山水之间的错觉。

  “我老妈对园林颇有研究,家中的物品摆设都是她仔细琢磨出来的。是不是有一种置身于大观园中的感觉?”姜海在前面引路,时不时回头低声介绍。尹艺只能点点头表示同意,高手就是高手!看来今晚想得手难度增大了很多啊!尹艺心中感叹。

  “华哥,小猫咪已经溜进去了。”这个时候在这栋别墅之外,趴着几个看起来像是流氓地痞一样的人,其中一个拿着一个望远镜在那里,不时上报一些观察到的情况。

  “本来想那个社团油水应该不少,但是这个傻×既然把我们引到了这里,不把这个别墅搬空,都对不起自己的职业标准了!”看着身边的众人摩拳擦掌,兴奋的想大干一场的时候,那个华哥又添了一把火!所有人的兴趣都被激发了起来!之前有的那点紧张也在众人压低点的笑声中消弭了。

  “这一带没有被摸过的别墅虽然很多,但是清洗一栋别墅想来从来没人干过吧!”那个被叫为华哥的人,心中暗想道。越是往下想,他心中越是兴奋。血色上涌,他脸上一条长达十厘米的刀疤都染上了一抹酡红,像是一条弯弯曲曲的蚯蚓贴在了一个英俊青年的脸上,瞬间,英俊所剩无几,更多的是狰狞!而此时,华哥就像是张开嘴,露出獠牙的野兽,准备随时咬下一块血肉,然后远遁。

  别墅中似有震动之声。姜海习以为常,这是他老爸和老妈在做羞羞的事情。

  小时候,姜海和姜远英一起小解,无意中注意到他老爸的尺寸,姜海就提出了疑问。为什么父亲的那个那么大,而自己的这个却这么小,只有一丢丢,像小手指一般。而且颜色也不一样,还有很多毛毛!后来长大了,成熟了,才知道,自己的也是会长大的!不要担心未来,总会被满足的!

  姜海的羞羞方面教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他记事的时候就开始了,他最先知道的是自己怎么来的,不过现在姜海主攻汽车,所以现在他最多也就能说出“卵黄膜”、“输卵管”这些词,但是具体的情况就都忘得差不多了。

  在姜海十三岁的时候,老妈洗他内裤的时候,发现了他遗精了,于是那一年姜海他得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礼物:**。姜远英教会了姜海使用**,同时还交会了姜海怎么打飞机——有些已经定论的东西是需要正常传授的!

  有一次姜海看起来很伤心——每周两次,有的时候很忙就会忘记,然后会再次遗精,这很正常,姜远英那段时间非常忙,忙得脚不离地,甚至连回家都不行,吃的饭都是相对来说比较悠闲地老妈送过去的。老妈看到了儿子的不一样,于是就和他谈了心,但是姜海死活不说。没办法,打飞机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和老妈说呢?情况完全不一样!但是很快,身着实验室大白褂的姜远英出现了,两人谈了很久,老妈也在旁边听着。虽然姜远英浪费了一下午没有做实验,但是却挽回了一个儿子!

  问题是这样的,那个时候网络刚刚兴起,于是鱼龙混杂,姜海上网就听到了这样的一条信息:打飞机会导致身体钙流失,然后身材就会矮小——十五岁还一米五五的姜海对此深信不疑。但是很快就被打消了这个错误的想法——首先最起码说这个话的人连精液的成分都搞不清楚!姜远英解释了一番,然后也提醒了夫妻俩,为什么身材高大的两人生出来的孩子却体格矮小呢?接着去做了一个全面体检——姜海缺的不是钙,是铁!

  然后就是补铁了,十六岁的姜海就一下子长高了二十五公分!直接一米八了!后来,又陆陆续续长了几公分,也就定格在一米八五的个头上了。

 

第019章  老妈担忧

  第019章老妈担忧作者:咖啡哥

  “老公,老公,停一下。”范胜淑承受着姜远英的撞击,可是都老夫老妻那么多年了,兴奋感早已经降低到阈值之下了,再加上转移注意力有助于时间延长,促进两人之间的和谐关系。研究表明和谐的夫妻生活有助于长寿。所以就算老夫老妻,有些快活事该做就得做!

  “等一下,马上就好了。”满头大汗的姜远英说道。结果一等就是半个小时——终于爆发出来了!喘息之中的姜远英问范胜淑刚刚叫自己停下干什么。

  “我好像听到了小海带着另外一个人回来了,但是肯定不是小诗!”范胜淑也是缓了一缓——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头子雄风不减当年,而且大有越战越勇的趋势!父亲给的药方果然管用!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小海都二十一岁了,十三岁的时候我们就放权了,偶尔引导一下不走上歧途就好了,带一个人回家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姜远英安慰道。事后的清理工作一直都是他来负责,这个时候他坐起身来,正在给范胜淑“打扫卫生”。

  “你啊,明明说了要放手,让他自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们支持就好了,我觉得上一个那个小惠就挺不错的,你为什么就那么激烈的反对呢?”姜远英清理好战场,就地卧倒,以免受到流弹的影响。接着匍匐前进,来到范胜淑身边,将她抱到怀里问道。

  回答姜远英的是范胜淑的微笑不语。

  精悍的身体,虽然年至不惑,但是单单看这具躯体,只有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才有!感觉到自己老公的爱抚和温暖,范胜淑却只能守着这个秘密不能说!有些事情就烂在肚子中吧!

  “可是小海带回来的是一个未成年的少女呢?”范胜淑问道。

  “啊!这个可不行啊,我穿衣服去阻止他,这可是犯法的!”姜远英大惊!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不过这房间隔音效果非常好。但是震动这真的是想隔绝都隔绝不了,除非是领域!

  “呐,刚刚是谁说要相信自己的孩子,要放手的啊?”范胜淑掩口而笑。

  “放手的前提是小海在正确的道路上,走上歧途,我们做父母的就有必要把他引到回来啊!”姜远英是理科出身,思维逻辑那绝对是杠杠的!

  “就这么不信任你的儿子,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不知道?我想他肯定有分寸,我们按兵不动,在关键的时候帮帮忙就好了。”范胜淑说道。

  “哎,对了,岳父多年不见,感觉他还是那个摸样,这么多年,似乎是变得年轻了不少啊!”姜远英突然扯开了那个话题,绕到了范月饱身上。

  “你也知道,他是修真界的,很难得能在我们这里走动的,所以能出来一次很艰难的。虽然他的门派管理不怎么严格,但是修真界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啊!能出的机会本就不多,再加上这样严格的限制,能回来看看我的机会就更少了!这次出来,要不是算到他的外孙媳妇会出事,他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里!”范胜淑说道。

  “修真神仙最无情,只求永生山无棱!你也不要太在意,虽然你没感受过父爱,但是我对你的爱却是满满的!”姜远英随口说道。两人之间说不上是爱情,更多的应该说是亲情。

  姜远英不知道,可是范月淑却是明明白白的!当年,范月饱是怎样策划计谋才让两人最后走到了一起。

  “对了,小诗被带走了,说是她的天赋被一个长老看中了,以后那个娃娃亲怎么办?还有虽然老李家不缺这个女娃子,但是毕竟是童养媳,我们是该负责的吧?”姜远英说道。

  “这个,父亲不是说半年之中,如果姜海所学有成,自然会带他去见小诗的,你就不要担心了,对了,之前让你拼了老命在搞的那个实验怎么样了?基金申请成功了吗?”范胜淑问道——只要谈到姜远英的课题,他的主攻方向,那么就是连绵不绝的话等着范胜淑了。但是听着姜远英滔滔不绝,最后累得睡过去的时候,范胜淑心中却担忧着另外一件事。

  李师师的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安全——千年玄冰床?别开玩笑了!大唐修真界中百年玄冰床都难得一见了,何况千年?

  昨天,晚上,也差不多这个时候。

  范月饱能做的,就是某位实力相对高超一点的长辈帮忙暂时压制李师师的伤势。当范月饱把昏迷的李师师带过来的时候,范胜淑吓了一跳:这还是自己眼中的小诗么?原本红润有光泽的脸庞,此时早已枯干,原本柔顺丝滑的头发,此时早已枯黄败落——轻轻一扯就是一把头发!根本就没有的救了!能苟延残喘半年时光已然是极限了!没有人愿意自损功力来救一个命运接引者!就好像没有人愿意花一百块钱清洗一双已经用过的一次性筷子!

  “你要瞒着小海到什么时候?毕竟,他早晚会知道的!”范胜淑头也不回地问道。她继续查看李师师的伤势,越看越是心惊——这真的是自己生的孩子干出来的事情?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就被败坏成了这样子!

  “等到他下次到我的洞府中看到这女娃子的样子的时候,肯定会加倍努力的,我想他应该能在半年内突破,毕竟作为万中无一的小海在这虎踞龙盘之地降生,难免会沾染一点帝王之气,前期是一种保护,让人发现不了他这样的一个修炼奇才,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身上的一丝生气!这个才是他冲击更高层次的根本!到了中后期,如果不去掉这股霸王之气还有微微的痞气,如果这些和他的生气混合,最终成就如何,想来他的建树也就是掌门的级别了,我这些年来的心血也就白费了。”范月饱说道。

  “你要拿小诗做他的动力?可是他爱小诗并没你想象的那么深!之前还交了一个女朋友,但是我感觉到那个女孩的血脉有问题,所以坚决反对才将他们拆散!”范胜淑说道。

  “不,你不懂,爱情在亲情面前要让步,而爱情在亲情和爱情面前不就更没有选择了?”范月饱说道,边说一边恢复着,之前的救治可是整整耗费了他好几年的功力——本来只是想吊住李师师的小命就好了,可是出乎范月饱的意料,姜海那么勇猛,破坏李师师身体之严重,实在是罕见,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不过这点发现只会让范月饱更高兴!因为反过来,这就证明了一点,那就是姜海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可以应付的!他的潜力甚至比自己预计的还要强大!

  “好了,不和你争了,我母亲过得怎么样了?还是那个样子吗?”范胜淑看似随意地问道。

  “还是老样子,自从生了你,就没见好,不过现在病情趋于平缓了,但是我觉得要治好,没有多大把握。三味主药:没药,双花,五味都毫无点滴信息。想去找都找不到!药堂可能有这几味药,但是我想就是等你死了,我也拿不出那么多功劳,换不了这三味药。”范月饱提起自己的道侣,也就是自己的妻子,心中一阵一阵无力!

  “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看她,还有一周吧,姜海就得去门派受查吧?我正好跟着一起去。”范胜淑给李师师上好药,然后穿上衣服,说道。

  “随你,时间不多了,我也该走了,这是养生丸,你和你老公一人一粒,最近我会比较忙,所以你们自己多加小心点。”说完,范月饱大袖一挥,狂风卷起,然后整个房间都像是要被拆掉一样。范胜淑看着他们慢慢变得模糊,最终消失,而后房间中的狂风也是瞬间一滞,几乎要毁灭一切的力量消失了,所有的东西都归于原位,原本有些灰尘的房间整洁一新,什么东西都没有损坏——这点都做不到,范月饱就可以抹脖子了。

  开句玩笑话,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抹了脖子也死不了!

 

第020章  搬家公司

  第020章搬家公司作者:咖啡哥

  “嘿,不是那边,是这边!跟着我的脚步不要乱跑!”姜海可不想打扰到老爸老妈的和谐正常生活,所以脚步放轻,慢慢地沿着楼梯朝着楼上走去。只要过了二楼就好了,因为姜远英和范胜淑的卧室就在二楼。

  至于小海的卧室,也在二楼,而且是在夫妻俩对面!好在中间隔着好多房间,所以一般只要不从他们门前经过,是听不到老夫妻俩之间的声音的,但是上三楼却必须从他们门口经过!

  尹艺也感觉到了,想去看看,最终被姜海阻止了,然后顺利地来到了三楼。三楼大部分都是空房间。姜海找了一间比较干净的,然后收拾了一下,才让自称为尹艺的人进来。这间房间算是不错的了,最起码有空调!呜呜吹着冷风的空调已经将震动掩盖掉了。尹艺看着姜海在里面收拾东西,也不上前帮忙,而是伸进口袋里面,掏出了小棒状的东西!

  正当姜海不顾汗水,努力收拾东西的时候,站在姜海旁边的尹艺露出古怪的笑容,接着一只小针就插到了姜海的大腿上,还没等姜海做出反应,整整三毫升的量就推注进去了。

  接着姜海只觉得一阵无力感袭上心头——但是在这短短的时间中,姜海也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左手狠狠地切在了这个自称为尹艺的小女孩的颈动脉上——小女孩先倒下,躺在木地板上虽然不是很冷,但是还是会被冻伤的,尤其是在夏天的空调间里面!

  所以姜海拼着最后一口气,将小女孩抱到了床上,最后支持不住的他像是一块巨石压在了小女孩子的身上——至于那只注射器,早就不知道甩到什么地方去了。

  姜海很自信,那一下,至少让这个小女孩睡到明天八点之后!至于自己,只有天知道自己会睡多久了!

  “华哥,小猫咪得手了!”旁边的那个一直拿着望远镜的家伙对着华哥说道。

  “都给我小心点,不要闹出来大动静来!”华哥低声嘱咐了一番,接着一行人就跟在他的后面朝着姜海家的大门那里摸去。

  “铁钳?”华哥对着身后的几个人悄悄喊道。

  接着一个双臂几乎和大腿一样粗的家伙窜了出来,来到大门前,两眼贼光湛湛,看着没什么情况,就从腰间摸出一把巨大的铁钳,只听咔咔咔几乎连在一起的声音,很快,大门就被打开了一个可以让一个小孩钻进去的大洞。

  “猴子?”华哥接着低声喊道。

  那个拿着铁钳的人退到一旁,一个小巧的男子像黑夜中潜行的波斯猫——一切都没有声响!夜色静悄悄,只有昆虫在低鸣,彻夜唱着情歌。

  很快,猴子就从里面打开了大门,但是他拉动大门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声音——那是一种油,润滑效果很好,而且挥发快,作案之后根本就留不下线索。

  众人猫着腰悄悄地朝着已经黑灯瞎火的别墅中摸去!

  “老公,老公,我们家招贼啦!”范胜淑听到外面的动静,赶紧把沉沉睡去的姜远英叫醒。

  “你说什么?”姜远英根本就没醒过来,只是每次都是用这样的话来打发老婆的作怪。

  “真的招贼啦!你认真听听,他们都快走到门口了!”范胜淑焦急地说道,倒不是她害怕这几个小贼,而是害怕这几个小贼不小心走进老爹范月饱施放的迷魂阵里面——说实话,范月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解,那些对阵法一无所知的小贼就更不可能突破迷魂阵了!

  “好啦,好啦,我去看看,你躲在床底下,我不回来,你不要出来啊。”姜远英打着哈欠,穿着一条花裤衩,随手提着一条棒球棍就出去了。

  棒球棍?怎么会有一个棒球棍呢?姜远英也不细想,拎着就出去了——那是刚刚范胜淑用法术变出来的。

  家里总计三个人——姜海从来不玩棒球,所以也就不会买棒球棍了,他主要玩三种球:篮球,足球和乒乓球。其他的类型的球都是能上手,但是不精深。

  姜远英是一个跑步爱好者,当然他还是一个公路骑行社团的成员——他们一般都会在周末骑上自行车到徐州周边城市看一看,然后再返回,一天下来,骑行也就两三百公里!

  至于范胜淑,她工作之余都是在修炼——毕竟自己也算半个修真之人吧。

  “筷子手,赶紧的!”华哥几人站在门口,而一个看起来不是很显眼、如同文弱书生一样的男孩子正满头大汗地开一把锁——防盗门的锁做得越来越复杂,这也就要求筷子手也得快一些!

  “咔咔咔咔”四声连响。筷子手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怪不得很少有人来偷这户人家,就进门锁都是四道!要是那些一般的开锁的,就是那些大街上随处可见的上门开锁,至少得一个小时才能开开!自己只用了两分钟,也是一种成就呢!

  “筷子手,你这次有点拖后腿了!”华哥说道。可是华哥的一盆冷水让他瞬间心就凉了下来,虽然现在是夏天,虽然徐州的高温才刚刚开始。

  门打开了,众人一拥而入。但是猴子留在最后,看着有点落魄的筷子手,说道:“华哥人就这样,你不要太敏感,也不要往心里去。”然后就进去了。

  筷子手看了看黑暗中如同敏捷的猫咪一般,朝着各自目标跑去的众人,心中难免有一点痛楚——自己这样做都不能融入这个团体,干脆找个时间离开算了。没有归属感,感到处处受排挤,这是一个人在外最大的痛苦!

  收拾好心情,筷子手看了看,注意到了一个目标,没人在意,于是他赶紧朝着那个地方跑去。

  还没等到筷子手跑到那个地方,突然,黑暗的客厅瞬间灯火通明!

  一个穿着花裤衩,提着棒球棍,睡眼惺忪、微微闭着眼睛的家伙出现在通往二楼的楼梯处,而他一只手还按在一处开关上。

  “谁他喵的不小心犯这种低级错误?”华哥感觉眼前一阵目眩,还不清楚情况,只能低声骂道!

  “我,这个家的主人,姜远英!”原本睡意绵绵的姜远英瞬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这里足足有十二个“小”贼!只见他起身一跳,就来到了客厅中间——这高度可是三米,长度足足有十米呢!众人还在目眩之中,只能隐约感觉眼前有个人影,但是不确定是自己的人还是刚刚那个叫嚣自己是这个家的主人的人!

咖啡哥的《你还在我生命里》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你还在我生命里》就可以了哦~

你还在我生命里同类型小说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花幽山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花幽山月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看花幽山月笔下的主角秋静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小说名称: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靳乔衍翟思思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靳乔衍翟思思,是小栗影创作了靳乔衍翟思思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小说名称: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垂丝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垂丝柳小说《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全文在线阅读,看垂丝柳笔下的主角唐牧野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想借着酒醉强睡了本少?干柴烈火,既然上了我的床你就是我的人了。什么?想逃走?把我唐苍烈睡了睡了,这辈子休想让我逃出你的手心。

小说名称: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