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将军夫人》大结局在线阅读-自由精灵

  • 时间:
  • 我是将军夫人作者自由精灵
  • 我是将军夫人小说源于:SC

《我是将军夫人》大结局在线阅读-自由精灵

我是将军夫人小说在线阅读

我是将军夫人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水深火热

  宽阔的宫道笔直地伸向前方,马车缓缓前行着,低垂的窗帘偶尔被风撩起,透进几许清凉的空气,几许淡莹色的月晖透进,落在白思绮洁白细腻的手背上。

  慕飞卿卿冰着一张脸,坐在另一边,目光冷然地直视着白思绮淡漠的脸庞,沉声开口:“今天的事,你最好跟我解释清楚!”

  “你在一旁不都看得很明白么?还解释什么?”白思绮垂眉敛首,口观鼻,鼻观心,满脸事不关己的神情。

  “你是故意的,对吧?故意想在皇上皇后面前表现,故意想引起他们的注意,故意要做得与众不同——”

  “既然你对我如此不满,”白思绮眼中闪过一丝微怒,随即也抬起头,略带三分挑衅地目视着他,“那为什么我提出离开将军府回家小住时,你不顺水推舟,反而出来阻止?”

  慕飞卿先是愕然,继而忽地抬手,一把攥住白思绮的下颔,目光如刀般剜入她的眼底,带着锋利且寒凉的恨意:“想回去通风报讯?还是搬救兵?你最好是死了这条心!”

  听了他的话,白思绮心中一阵莫明其妙,敏锐地察觉到什么,一时却又抓不住,当下冷哼一声,甩开慕飞卿的掌控,将头转向一旁。

  车厢里再次陷入沉寂,只听得得得的马蹄,清泠泠地踏落在坚硬的地面上,将这夜色衬得愈发寂廖。

  马车在将军府大门外停下,慕飞卿先打起帘子下车,撇下白思绮扬长而去,白思绮倒也不以为意,自己跳下马车,提裙而入,直奔主院,一路上毫无形象地打着哈欠——又是救人又是看戏又是斗气的,她早就累得疲倦不堪,只想睡觉。

  听到脚步声,碧楠急急地迎出来,见只有白思绮一人,眼中难掩失望:“小姐,你回来了啊?”

  捕捉到她神情的变化,白思绮微微一哂,却也没说什么,将手伸给她,懒懒地道:“扶我进去,真是累死人了。”

  碧楠扶着她,一行走一行细碎地问着御宴上的事,白思绮只捡无关紧要的说了一些,其余的粗粗带过。

  回到房里,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又换上丝质寝衣,纱窗外已透进薄青的天光,白思绮让碧楠用布巾擦干长发,便躺在枕上沉沉睡去。

  次日起来时,已是午后,傅管事替老夫人前来传话,让她再多休息两日,不必晨昏定省,也不必列席家宴,只在房中好好将养。白思绮当然乐得自在,吩咐看茶,闲话片刻,才让碧楠小心着将傅管事送了出去。

  用过饭,白思绮立即换上短衣短裙,到院中继续健体计划,这几天眼见着这副娇弱的躯体刚有起色,必须继续坚持才行。

  此时已近五月,春末夏初,天祈国京城地处偏南,气候已有些微热,白思绮锻炼了一番,后心有些汗湿,便脱去外套,只着一件里衣,光着胳膊拿着两根自制的双节棍,舞得呼呼生风。

  “嘻嘻——你们看——”

  “呀,她还真敢做啊!”

  半敞的院门外忽然传来一阵低笑声,白思绮微微一滞,继而两耳不闻院外事,只全神贯注地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白——思——绮!”

  半空中忽然响起一声暴喝,紧接着,白思绮高扬的手腕已经被一只大手紧紧扼住,随即传来一股钻心的痛。

  “你跟我进去!”慕飞卿面色铁青,回头狠狠瞪了屋外那几个表情各异的男男女女,拖起白思绮走到房门前,一脚踹开门板,将她扯了进去。

  “光天华日,你竟然如此赤身露体,真是不知羞耻!”

  “赤身露体?”白思绮低头看看自己光溜溜的臂膀,又看看慕飞卿,“这样穿凉快,有什么不对吗?”

  “凉快?!”慕飞卿的目光从她柔腻的肩膀上一路下滑,眼底忽然蹿起一簇小小的火花,换上一种很怪异的口吻道,“那你想不想再凉快一点?”

  “嗯?!”白思绮微愣,旋即看出他的异样,微微朝旁边挪了一下身子,靠近身后木架上的铜盆。

  果不其然,下一刻慕飞卿的手已然抬起,猛地扯开了白思绮胸前的衣结,而白思绮用另一只手扣住铜盆,将里面的清水悉数泼在了慕飞卿的脸上!

  深吸一口气,白思绮快速整理好衣衫,退到一旁,满眼警惕地看着站在房间中央怒气勃发的男子。

  慕飞卿唇齿间发出细碎的磨碾声,额上条条青筋爆起——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敢这样对他!

  “来人!”出乎白思绮意料,他没有抓狂,没有暴跳如雷,而是很快压下高涨的怒气,转身走出房门,站在廊下高喝了一声。

  “将军,有何吩咐?”吴九从院外闪进,躬身而立。

  “设座,请家法!”慕飞卿寒声吩咐,竟全然不顾现在的自己看上去有多么狼狈。

  吴九的脸色却不由微微一变:“将军,这——”

  “让你去就去!愣着做什么?”慕飞卿陡然暴喝,“还有,除老夫人外,把这院里上上下下所有人等都叫到西跨院里来!”

  见他一脸铁青,双目泛赤,吴九不敢多言,赶紧领命而去。

  不多时,将军府中上下百来号人,外加十几位姹紫嫣红的侍妾们,很快集中到西跨院内,个个战战兢兢地垂首而立。

  慕飞卿往正中主座上一坐,沉声发令:“请夫人!”

  藏在角落里一直不敢出声的碧楠,早已吓得浑身哆嗦泪花直闪,乍听见这三个字,仿佛是一记劈雷砸下来,唤回了她丢失的魂魄。

  顾不得许多,碧楠赶紧几步扑到慕飞卿跟前,匍匐在地,重重叩头,满脸是泪地喊道:“将军请息怒!将军请息怒!夫人她,她不是有意的……”

  “是不是有意的,还轮不到你来说话!”慕飞卿冷睨她一眼,“吴九,还不把她拖下去!”

  吴九赶紧上前,拽起又哭又叫的碧楠,强行将她拖到一旁,慕飞卿冷眼厉扫全场:“张风,李雷,请夫人!”

  两名高大魁梧的家丁接令,对望一眼,无可奈何地迈开步子,走向依然直立在房中的白思绮,躬身施礼道:“夫人,小的得罪了。”

  “下去!”白思绮面色一寒,厉声喝斥,吓得李风和张雷同时一哆嗦,赶紧住了手。

  白思绮整整鬓发和衣衫,昂然而立,目不斜视,一步步走出房门,在院中立定,雪亮的日光如两支利箭,直射向慕飞卿——

 

第12章:绝不低头

  “你想怎样?”

  铿锵有力的四个字,掷地有声,清冷之中,透着让人不敢小觑的刚毅。

  慕飞卿微愕,继而冷笑道:“你今日之举,触犯了‘七出’之条,本将军有权动用家法,以示惩戒。”

  “‘七出’之条?家法?惩戒?就凭你?”白思绮脸上没有一丝惧色,神情傲然,“慕飞卿,你以为我是什么?你的奴隶?你的部下?还是你的附属品?可以任由你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想羞辱就羞辱?既然你说我是触犯了‘七出’之条,那好啊,大不了你立马给我一纸休书,本姑娘马上就走,绝无二话!”

  满院子的人早已吓得噤若寒蝉,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白思绮——这还是以前那个病病歪歪,风一吹就倒的泪美人儿吗?

  就连慕飞卿,也是满眼不可置信地瞪着白思绮,直到她说完,才怒不可遏地咆哮起来:“你说什么?有胆子你就再说一次!”

  “说就说!”白思绮后背挺得笔直,清澈的眼眸中闪动着逼人的锐光,“什么‘七出’之条,什么家规,都是你们这些大男人弄出来的枷锁,凭什么只许你们三妻四妾,而女人就得‘三从四德’?慕飞卿,你如果觉得,我出手反抗你的侵犯,是对你不敬,那你大可以休了我,把我赶出将军府,而不是变着法儿来折磨我!你是大男人大将军就该有男人的气度,将军的胸襟!”

  “好!好!”慕飞卿怒极反笑,起身连连拍掌,“不愧是本将军的夫人,胆量气魄见长啊白思绮,依你所言,今日之事,错在本将军了?”

  “当然,”白思绮理直气壮地道,“是你动手轻薄我在先,我才会出手——”

  话说到这份儿上,院中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众人暗暗地松一口气,各自偷偷地交换着眼神,而那些抱着看戏心态的侍妾,却开始恨恨地咬牙。

  “白思绮!”慕飞卿面色一沉,打断白思绮的话头,心中暗恼道,还真是给你三分颜色,你就能开染房了,看来这次不给你点儿苦头吃,你还是长不了记性!

  “吴九,传我的话,夫人不守妇德,行止失仪,自今日起禁足禁食,面壁思过,三日之内,不准任何人出入西跨院,听明白了么?”

  “是!”吴九赶紧答应。

  “就这样吧,”慕飞卿揉揉额头,抬手一挥,高洪立即领着满院子的人退了出去。

  慕飞卿站起身,走到院门处,负手而立,背对着白思绮,漠然开口道:“我方才的话,你可都听明白了?白思绮,看在慕白两家过去的交情上,本将军已经对你一忍再忍,一让再让,倘若你再不知趣,休怪本将军翻脸无情!”

  “哼!”白思绮双手叉腰,免费送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愤愤地看向头顶飘着碎云的天空。

  院门“吱呀”一声合上,四下顿时一片清寂,只听见簌簌的风声。白思绮抬脚将面前的一粒石子踢飞,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绕着院子走了几圈,待心绪稍稍平定,这才继续进行健体计划的下一个项目,至于什么禁食禁足,她才不会放在眼里!

  又折腾了两个时辰,身上已是大汗淋漓,白思绮这才收势,调匀气息,回到房间里,拿着布巾细细地擦拭着身体。

  窗外的天光一点点黯淡下来,白思绮摸摸空瘪的肚子,步出房门,走到院门前,两手抓住门栓用力一拉,院门却纹丝不动,看样子是从外面给锁上了。

  白思绮低咒一声,退后两步,拾起两块石头,重重地砸在门板上,发出闷钝的响声。

  门外先是响起一阵杂沓的脚步,继而静默,白思绮提高嗓音,隔着门板吼道:“吴九!高洪!立即把本夫人放出去!否则本夫人就拆了这院子!”

  门外一片沉寂,良久后响起吴九为难的声音:“夫人,您还是忍忍吧,只是三日而已,要是再惹怒了将军,恐怕——”

  “你到底开是不开?”白思绮正想继续发飚,外面却突兀地传来慕飞卿满含嘲讽的话音:“怎么?才一会儿就受不了啦?那也行,只要你向本将军认个错,说不定本将军一心软,自然就放你出来了。”

  “要我向你认错?除非太阳打西边儿出来!”白思绮怒声高喝,“慕飞卿,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怕了你,有本事咱们走着瞧!”

  “是么?那本将军就拭目以待,看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所有人听好了,给本将军盯着这院子,一只苍蝇都不许放进去!”

  守在外面的家丁们齐声答应,待慕飞卿离去后,不管院里的白思绮如何恫吓呼喊,再不肯多言一句。

  终于,白思绮累了,乏了,有气无力地瘫坐在院中的石桌旁,两眼呆呆地看着天空。

  想不到自己活了这么多年,一直海阔天空自在潇洒,竟然会在穿越后,落到被一个无良的挂牌丈夫软禁的地步。

  重重地捶了一拳石桌,白思绮猛地直起身,眼里闪过一丝怒色——慕飞卿,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明白,小看女人,尤其是小看我白思绮,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只是,只是眼下这肚子咕咕叫得紧,该怎么办呢?难不成真要乖乖地被饿上三天?眼珠子骨碌碌转了转,白思绮忽然想起什么来,兴冲冲地跑回房间里,不一会儿手捧一个小巧的竹篮跑回院中。

  将平时当作零嘴儿的瓜籽儿一颗颗剥开,摊放在一边,又把竹篮里的东西清空,倒放在院中的空地上,再用一根树枝撑起,树枝上绑上绒线,另一头握在自己手里,再将瓜籽儿撒在竹篮下方,一个简易的捕鸟装置就完成了。

  白思绮握着绒线,闪到石桌后藏好,就开始一心一意地“钓”起鸟来。

  很快,第一只鸟自投罗网,白思绮解下腰间的荷包,将半只手掌大小的鸟儿给塞了进去,继续钓鸟计划,用了大概顿饭功夫,成功捉到四只活蹦乱跳的鸟儿。

  “小鸟啊,”隔着荷包,白思绮拍拍它们的脑袋,“你们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慕飞卿那个家伙,都是他害了你们,你们要是不甘心,记得去找他算帐!”

  放下荷包,白思绮又开始在院子里四下捡拾柴火,幸好这院子角落里就堆着一些废弃的家具,倒是随手让她拿来作了柴火。

  万事齐备,白思绮点起篝火,思量半晌,决定做一个风味烧烤,她把荷包拎起来,准备像以前某位男友那样先把它们摔晕,然后再拔毛开膛,可手臂晃悠了几圈,却到底不忍下手。

  算了算了!白思绮心中哀叫,看来这风味烧烤自己定然是吃不成了,还是放过这几条无辜的生命吧!

 

第13章:暗潮汹涌

  望着振翅高飞而去的鸟儿,白思绮拍拍手掌,露出一丝笑容。

  小鸟是获得自由了,可自己该怎么办呢?难道真要饿上三天?白思绮转头看着还在毕剥燃烧的火堆,双眉朝上一掀——有了!

  她立即起身,将院子角落里的废弃家具一件件搬过来,架在火堆之上,火势不一会儿便猛烈起来,将院子上空映得红彤彤一片。

  不多时,便听得门外传来沸腾的人声:“失火了!失火了!西跨院失火了!”

  紧闭的院门猛地被人踹开,慕飞卿领着十几名家丁冲了进来,待看清院中的情形,脸色倏地一沉,浑身上下散发出凛冽迫人的气势。

  “呵呵,慕飞卿,你终于来啦?”白思绮一甩额前的碎发,神情自若地走到慕飞卿面前,微微眯缝起双眼,“你不是说,要禁闭我三天吗?任何人都不许出入?!可现在,是你自己带头破了这个规矩,是不是意味着,我可以出去了?”

  白思绮说完,也不理会慕飞卿的脸色有多难看,甩甩袖子就朝外走,只听“哗啦”一声,列在门边的家丁手执长棍,交叉在一起,牢牢挡住了她的去路。

  “让开!”白思绮一脚踏在门槛上,厉声断喝。

  家丁们浑身一颤,竟然不敢面对满眼怒意的白思绮,纷纷低下头,却仍旧高举着木棍。

  “真的不让?!”白思绮扭扭脖子甩甩胳膊,又咧了咧嘴——也不知道以前的“功力”恢复了几分,若是用来对付眼前这几个半大孩子,会不会管用。

  “白思绮。”不等她出手,慕飞卿已经慢慢转过身,冷声喊出她的名字。

  “什么?”白思绮心中盘算着,仍旧没有回头。

  “你真的,很想回白家?”

  “嗯?!”白思绮猛然回头,满眼惊诧地向慕飞卿看去。

  “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回去,那就,回去吧。”慕飞卿淡淡撂下一句话,抬步朝院门处走过来,从白思绮身边擦过,洒然而去,那些奉命守在门外的家丁们,也随之撤退。

  “夫人!夫人!”碧楠满头大汗地跑过来,两眼通红,像是大哭过一场,“你为什么非要跟将军过不去呢?现在可好,将军他,将军他……”

  “他怎么了?”

  “我听见他向老夫人禀报,说是想休了夫人呢!”

  “休了我?”白思绮挑挑眉,满脸的不以为意,“那不是更好?”

  “好什么啊!”碧楠急得直跺脚,“小姐,难道你忘记了吗?临走前老爷一再交代,说小姐进入将军府后,无论遭遇什么,请一定要忍耐,只有忍耐,才能——”

  “才能怎样?”白思绮心头一阵突突乱跳,就好像有一把尖刀,正在自己头顶上不住地晃啊晃,随时会落下来。

  “咳,咳——”碧楠又急又喘,两眼乱闪,小心翼翼地四下瞅了瞅,一把抓住白思绮的手,“小姐,我们进去说!”

  这些日子以来,碧楠一直谨守做丫头的本分,从不曾有逾越之举,此时白思绮见她突然惊慌成这般模样,心中更是疑窦丛生,遂任由碧楠拉着自己,闪进房内。

  待房门一合上,碧楠就抓紧她的手,迫不及待地道:“小姐,你是真忘了?还是假忘了?”

  “什么真忘假忘?”白思绮有些不耐烦起来,“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

  碧楠一咬牙,脸上显出一种视死如归般的神情:“小姐,你现在还没拿到那个东西,怎么能回去呢?你若空手回去,是会给白家,带来灭顶之灾的啊!”

  “什么?!”白思绮低呼出声,额上青筋乱跳,她早就隐隐察觉到,白思绮和慕飞卿之间,有种莫名的暗潮汹涌,慕飞卿表面对她极致冷淡,其实暗地里却无时无刻不在观察她,或者说是,防范她,难道说——

  “碧楠!”白思绮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反手抓住碧楠的手,面色整肃地道,“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最好一五一十对我说清楚!不许有任何隐瞒!”

  “小姐!”碧楠“扑通”一声在她面前跪了下来,泪珠成串成串地滚落,“小姐与将军,本来是郎才女貌的璧人,若不是四年前的那件事,小姐和将军断不会弄成今日这般……只是小姐,你千万要体谅老爷……老爷他也是逼不得已啊……”

  她絮絮叨叨说了一大篇,却把白思绮弄得更加糊涂,她不由沉声打断碧楠,低斥道:“你想急死我啊!别废话!说重点!”

  碧楠擦去腮边的泪水,细细斟酌了半晌,慢慢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娓娓道出:

  白思绮的父亲白奉安,与慕飞卿的父亲,老宁北将军慕国凯确实是好友,最初订下亲事,也确实是出于良好的意愿,希望一双儿女能够幸福。

  可在白思绮和慕飞卿成婚半年后,却发生了一件事——白奉安带着得力助手夏牧宇前往东烨国恰谈一宗生意,其间莫明失踪了三日,三日后,只有白奉安一人草草谈完生意赶回白家,而夏牧宇则不知去向。

  从那以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神秘人出现在白奉安的卧房里,秘密地交待他去完成一些事。

  对此,身在将军府的白思绮并不知情,直到又是半年之后,白老爷以思女心切为名目,将白思绮接回白府小住。

  白思绮在自己从前的闺房中待了数日,再回将军时,言行举止便透着几分怪异。再然后,前方传来宁北将军慕国凯作战不利身死疆场的消息,慕飞卿悲伤异常,亲自披甲上阵为父亲报仇,凯旋回京后,一连好几个月流连风月场所醉生梦死,并且开始不断地收纳新宠,对白思绮也越来越冷淡。

  “小姐……”碧楠好不容易讲述完,弱弱地看了白思绮一眼,怯声道,“很多事,也是奴婢自己暗自猜测的,毕竟,小姐归宁那段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碧楠并不知道……只是临走前,碧楠无意间经过侧厢房,听见小姐在里边儿向老爷哭求,说很后悔,不该帮老爷盗取什么军中机密,还说以后,不愿再做这种事……可是老爷却厉声喝斥小姐,说小姐如果敢违抗,白家,就会遭遇灭顶之灾……自打那以后,小姐回到将军府,便再未出过门,每日里长吁短叹,愁眉深锁,碧楠每次悄悄地问小姐是怎么回事,小姐都不肯说……”

  听罢碧楠的话,白思绮跌坐在椅中,双眼微微有些发直——如果碧楠所说的一切确有其事,那么慕飞卿对白思绮的冷淡漠视,显见得另有缘由,可到底是什么缘由?这也太不清不楚了吧?唉,本以为白思绮只是个娇娇弱弱养在闺中的少妇,最多就是不受宠而已,不想身后竟然也藏着这许多的秘密。

  白家……东烨国……将军府……真是一团乱麻!自己是撂挑子拍拍屁-股一走了之呢,还是抽丝剥茧让真相大白?

 

第14章:出乎意料

  揉了揉发胀的额头,白思绮冲碧楠摆摆手:“你起来吧,这些事,咱们再慢慢商议。”

  碧楠起身,立在一旁,语声细细地问:“小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难道真的要离开将军府,回白家吗?”

  “你先去外面看看情况,让我一个人好好想想。”

  “是,奴婢遵命。”碧楠答应着,躬着身子退出门外,独留白思绮在房中。

  阖上双眼,细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莫明穿越到这将军府后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白思绮心中已有计较,遂拿过一张纸笺并一支笔,将所思所想慢慢地记录下来。

  “小姐,外面没什么动静。”碧楠查探明白,回转房中,谨慎地将房门关好。

  “唔,”白思绮头也不抬,继续在纸上写写画画,忽地停笔,抬头看向碧楠,“碧楠,我记得你说过,你从十岁起,就开始跟在我身边服侍我,是吗?”

  “是,是这样。”碧楠眼中闪过一丝迟疑,“这,有什么问题吗?”

  “那倒不是,我只想问问,在你看来,白老爷,也就是我爹爹,对我如何?”

  “老爷他……”碧楠略一犹豫,方才垂头答道,“很疼爱小姐……”

  “是么?”在职场里打滚数年的白思绮,敏锐地捕捉到碧楠神情中的微妙变化,却没有说破,只轻轻地哼了一声。

  “小姐!”碧楠听出她话音中的不悦,赶紧曲膝跪下,试图弥补方才的错误,“奴婢没有说谎!老爷是真的很疼爱小姐,从来不曾让小姐受半点委屈,凡是小姐想要的,老爷总是竭尽所能地满足……或者是,或者是因为小姐是女儿家,所以从小未免严了些个,但这也不能说,老爷对小姐不好……”

  碧楠语无伦次地说着,反倒给人一种越描越黑的感觉,白思绮也不表态,就那么冷冷地睨着她,任由她自说自话下去。

  “小姐!”见白思绮仍旧一脸漠然,碧楠急得哭出声来,“你就算对老爷心存不满,但看在大少爷的份儿上,也不会弃白家于不顾吧?”

  “大少爷?!”白思绮的眉梢轻轻向上一挑。

  “是啊,小姐你难道忘了吗?以前你每次生病,总是大少爷亲自照料,喂汤喂饭喂药,有次你被拍花子的拐去,是大少爷带着人,不吃不喝地追了六天六夜,差点把命都搭上,才从贼人手里将小姐您救回……可大少爷自己却,累得当场晕倒,回府后接连昏迷了整整三天,就连大夫都说,大少爷的身体已经衰竭到了极点……那次,您跪在大少爷的榻前,说只要他能好起来,就算折寿二十年三十年,您都愿意……”

  白思绮面露讶色,心中不由动容——饶是她生性凉薄,可听到白思绮兄长的所作所为,也不由心生感佩——如果白家,真的还有这么一位全心呵护“自己”的兄长在等着她,那么,她的确做不到,拔脚开溜,置白家的生死存亡于不顾。

  “大少爷……知道爹爹命令我窃取机密的事吗?”

  “这个……奴婢不知道。”

  白思绮正想再细问,院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接着就听傅管事朗声唤道:“少夫人,老夫人有请!”

  老夫人?她这个时候唤自己去,会有什么事?白思绮心中疑惑,朝碧楠使了个眼色,碧楠会意,立即起身,先行迎了出去。

  “傅管事,少夫人正在房中歇息,不知老夫人有何事吩咐?”

  “奴婢只是奉命来请少夫人,至于是何事,少夫人去了便知。”傅管事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异样。

  碧楠顿了顿,正欲转身,回头却见白思绮翩翩而出,朝傅管事点点头道:“有劳傅管事了,既是老夫人有请,这便去吧。”

  三人离开西跨院,穿过曲折的回廊,一路行至贞宁夫人寝居宁致院外,早有大丫环上前,将白思绮迎入门内。

  甫一站定,白思绮眼角余光便扫到立在旁侧的慕飞卿,心下微微一怔,赶紧敛神静气,上前施礼道:“儿媳拜见母亲。”

  “罢了,”贞宁夫人摆摆手,面上倒不见任何不悦,娓娓开口道,“思绮啊,听卿儿说,你想家了?”

  “媳妇……确是想家了。”

  “也是,快三年了吧,你都再没回去过一次,想来老亲家怕也惦记得紧,既然如此,就让卿儿陪你走一遭吧,也省得你心里总是老惦记着。”

  “什么?!”白思绮大吃一惊,不由倏地抬头,直直地看向贞宁夫人,一时竟顾不得礼数仪态。

  “怎么?有何不妥吗?”

  “没,没有。”贞宁夫人的要求,的确大大出乎白思绮的意料——难道她对慕飞卿和白思绮之间的种种,真的全然不知情?还是——另有打算?

  不等她将思绪理清,贞宁夫人已端起手边的茶盏:“既然如此,你们小两口且先回去,好好商议一下归宁的事,我这个老婆子就不虚留了。”

  白思绮诺诺地答应着,飞快地扫了慕飞卿一眼,旋即退出,慕飞卿随后跟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两人一路默默地走着,直到进了西跨院,白思绮才停下脚步,倏地转身,定定地看着慕飞卿,语气极是不善地道:“慕大将军,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慕飞卿瞥了她一眼,慢慢走到石桌旁坐下,冷哼道:“难道你觉得,我很乐意陪你去跳白家那个陷阱?”

  “陷阱?”白思绮双眉上挑,眸中隐隐有火花跳跃,“什么陷阱?”

  “你可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知道,”慕飞卿哂笑,“白思绮,别在我面前装无辜和纯情,这一套,对我没用!”

  “装?!无辜?纯情?!”白思绮报以相同的冷笑,“慕飞卿你搞搞清楚,我可从来没有说过,要你陪我一起回白家!如果白家真是火坑陷阱,让我一个人去跳好了!”

  “一个人?”慕飞卿浓眉一掀,“看样子,你早已做好充分准备,还是——”

  “你愿意怎么认为就怎么认为,我没有必要解释!如果没别的事,慕大将军这就请回吧,我还要整理行装,就不奉陪了!”

  “这么急着赶我走?”慕飞卿站起身,走到白思绮面前,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着她的全身,眸色转而黝沉,“难道你,真的已经得手了?”

 

第15章:瞬间火花

  “得手?”白思绮心中憋着一股气,也顾不上慕飞卿是否会误会,重重哼了一声,反唇相讥道,“是啊,我已经得手了,请问慕大将军准备如何对付我?是再次看管起来?还是直接扫地出门?”

  慕飞卿正要说话,吴九忽然匆匆跑进来,附在他耳边低语了一句,慕飞卿脸上微微变色,扫了白思绮一眼,转身疾步走出房门。

  白思绮长舒一口气,端起旁边的茶盏狠灌了几口,这才高声叫进碧楠,让她和自己一起收拾行李,同时不忘借着随口的闲聊,多探听一些白家的内幕,以及白思绮过去的琐事。既然决定了留下,既然决定以白思绮的身份好好活下去,既然这趟混水自己必须去淌,那么就要提前做好功课,她可不想再杀出什么意外来。

  主仆俩边聊边动手,没用多长时间便打点好一切,碧楠去厨房取了晚饭,伺候白思绮用餐,刚吃了小半碗,房门吱呀一声响,却是慕飞卿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白思绮一见他,面色顿时一沉,放下碗筷睨着他,却不说话。

  “都准备好了?”慕飞卿的视线落到收拾齐整的几个大包袱上,眉峰微微一挑,“看来夫人果真是归心似箭呢,只是不知道这包袱里,是否藏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

  白思绮“噌”地站起身,疾步走到床榻前,抓起包袱利落地抖开,把里面的衣物、荷包、头巾、香粉什么的,悉数倒在床上,双手叉腰,望着慕飞卿冷冷地道:“你可看清楚了?若有什么让你起疑的,尽可现在全拿了去,省得以后又翻出来说事儿!”

  “罢了,”慕飞卿略略一怔,视线飞速地从零落的一堆物事中滑过,随即淡淡地道,“若真有,想必也不会给我看见,夫人这又何必多此一举?”

  听出他话音中的讥嘲之意,白思绮气得怒火上涌,几欲发作,但转念一想,就算跟他吵个天昏地暗,也证明不了什么,反倒既浪费自己的精力,又惹人看笑话,当下草草地把东西塞进包袱里,饭也不吃,让碧楠收拾了碗筷,打水洁面,便合衣躺上床,扯过被子睡了。

  屋子里安静了半晌,白思绮心中稍平,猛地想起今天的晚课还没做,忙又坐起身来,侧头却见慕飞卿仍然端坐在桌边,正用一双精光湛然的眸子上上下下地细细打量着她。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白思绮没好气地开口,眼中浮起几丝恼怒。

  “准备睡觉。”慕飞卿理所当然地说道。

  “……”白思绮默然,随即掀开被子,穿上绣鞋几步奔出门外,顺手抓起靠在门边的一根水火棍,就呼呼生风地舞将起来。

  慕飞卿也走到廊下,就着清浅的月光,看着院中女子矫灵的身影,眼中渐渐涨满惊诧——想不到短短几日,她的身手竟然又精进了这么多,难道说——

  “吴九!”慕飞卿两眼紧盯着白思绮,口中高喝了一声,吴九立即从暗影里闪了出来,有些惊颤地开口道:“将军,有何吩咐?”

  慕飞卿不说话,只是朝前方抬了抬下巴,吴九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心下明白过来,压低嗓音道:“将军,你是觉得夫人……?”

  “从明日起,派两个人,日夜不错眼地‘保护’夫人。”

  “是,属下明白!”吴九赶紧答应着,闪身消失。

  直到出了一身的薄汗,白思绮方才放下水火棍,调头朝房里走,也不管倚在门边的慕飞卿,侧身从他身旁擦过,吩咐碧楠准备热水沐浴更衣。

  碧楠红着一张脸,小心翼翼地看看她,又看看依旧直立在门边面无表情的慕飞卿,不停地朝白思绮使眼色。白思绮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多少有点欠妥,遂改了主意,道:“也罢,那你就再去打一盆子热火来,我将就着洗洗,尽早安歇,明日还要赶路呢。”

  碧楠这才答应着去了,一时屋里只剩下白思绮和慕飞卿两个,一个立在门边,一个坐在妆台前慢慢地解着发髻,谁都不曾说话,气氛沉默得有些尴尬。

  过了半盏茶功夫,碧楠打回热水,伺候着白思绮卸妆更衣,然后退下,白思绮重新回到榻上,拥着被子侧身躺下,长长地打个呵欠,阖上双眼。

  不多会儿,慕飞卿自己宽衣解带,也上``了床,在白思绮身旁躺下,两眼依旧睁着,炯炯地看着白思绮的后脑勺,似乎想瞧清楚她脑瓜子里此时究竟在想些什么。

  无论如何,被人这样盯着,都有种浑身不自在的感觉,白思绮咬牙挺了半晌,实在坚持不下去,呼地翻过身,本想质问慕飞卿一通,不料用力太猛,致使额头重重地撞上慕飞卿的唇。

  肌肤相接的刹那,两个人如触电一般,身体俱是一僵,昏暗里看不见彼此的神情,但却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忽然急促的呼吸,听到勃勃的心跳。

  涌上喉间的疾言厉语,就那么咽了下去,白思绮恍惚了半晌,才微微回过神来,心中不由暗恼,再次转过身,拉起被子将整个脑袋捂住,好不容易才调匀气息,却也只是强令自己赶快睡觉,不要再去招惹身后那个让人揣摸不透的家伙。

  天刚蒙蒙亮,慕飞卿便起身下床,唤进碧楠,吩咐她伺候白思绮梳洗。

  睁着朦胧的睡眼,白思绮坐在妆台前,任由碧楠折腾,直到出了侧门上了马车,她仍旧是迷迷糊糊的,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马车缓缓驶动,微凉的晨风从帘间透进,吹在白思绮脸上,她不由缩了缩肩膀,旁边伸来一只手,将一件皮裘披上她的肩膀,白思绮习惯性地说了声“谢谢”,等话出口方才记起,坐在身旁的并不是以前那些熟识的同事或朋友,而是“敌友不分”的挂名丈夫,慕飞卿大将军,心下顿时一阵别扭,将头侧向一旁,佯作观看车外的风景,避开慕飞卿的眼神。

  太阳渐渐升高,马车已经驶出京城,离开平整的官道,路面慢慢变得坑坑洼洼,车身也颠簸得有些厉害,白思绮以前成天在外跑来跑去,火车汽车飞机轮船都坐过,也从来没有什么不适应,不想半天马车坐下来,胸口却开始阵阵发闷,恶心难受的感觉不住上涌。

自由精灵的《我是将军夫人》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我是将军夫人》就可以了哦~

我是将军夫人同类型小说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花幽山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花幽山月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看花幽山月笔下的主角秋静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小说名称: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靳乔衍翟思思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靳乔衍翟思思,是小栗影创作了靳乔衍翟思思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小说名称: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垂丝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垂丝柳小说《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全文在线阅读,看垂丝柳笔下的主角唐牧野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想借着酒醉强睡了本少?干柴烈火,既然上了我的床你就是我的人了。什么?想逃走?把我唐苍烈睡了睡了,这辈子休想让我逃出你的手心。

小说名称: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