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将军夫人》-慕飞卿俞天兰完结版小说(自由精灵)

  • 时间:
  • 我是将军夫人作者自由精灵
  • 我是将军夫人小说源于:SC

《我是将军夫人》-慕飞卿俞天兰完结版小说(自由精灵)

我是将军夫人小说在线阅读

我是将军夫人全文免费阅读

第18章:不欢而散

  “慕飞卿,你没看到他伤得很重吗?”白思绮抬起头,没好气地瞪着这个不识相的男人。

  “伤得很重?”慕飞卿微微一哂,“吴九,还不赶快过来,扶这位公子上楼休息!”

  吴九赶紧答应着上前,伸手欲从白思绮手上接过廖仲渊,白思绮侧身让开,斜瞥慕飞卿一眼:“不劳慕大将军操心,这是我自己揽下的事儿,我自己会处理!”

  “夫人!”吴九心里发急,压低声音满眼恳切地道,“还是让小的来吧,这力气活儿,不太适合夫人……”

  白思绮扫了他一眼,略一思忖,将廖仲渊移到吴九肩上,抽出身子,揉揉酸痛的肩膀,叮嘱道:“那你小心些。”

  吴九连连点头,搀着廖仲渊赶紧离开眼下这是非之地——将军和夫人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是喜欢对着干,折腾得他们这班下人也没一天安生日子过。

  “你跟我过来。”等吴九和廖仲渊一上楼,慕飞卿便沉下脸,拉起白思绮朝后院走。

  “喂!这大庭广众的,你到底要干嘛?”白思绮一面挣扎,一面极其火大地吼道,奈何她的力气终究比不上行武出身的慕飞卿,被他拖着一路飞走。

  直到闪进清净无人的后院,慕飞卿方才放开白思绮,双目灼灼地看着她,沉声质问道:“他是谁?”

  “他?哪个他?”

  “当然是你救回来的那个人。”

  “不认识。”

  “不认识?!”见她神情坦荡,不像在说谎,慕飞卿的眉头不由一掀,“看不出啊白思绮,原来你还这般好心,不知对方来历,就敢贸然出手相救?你知不知道,青溪已接近三国的交界处,来往人等鱼龙混杂,稍不留意,就会给自己惹来祸事?”

  听他这么说,白思绮心下微惊,却又不愿承认自己救人是做了错事,当下淡声道:“你不是大名鼎鼎的宁北将军么?难道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招惹你?”

  “他们是不敢招惹我,可并不代表,对你也会同样客气。”慕飞卿冷笑,“难道你惹来的麻烦,还指望着我帮你收拾?”

  “你——”白思绮又是气愤又是窘迫,是啊,她一直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更不把将军夫人的头衔当一回事,现在出门在外,若果真出了什么事,这人,这人……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就觉得难过,觉得酸涩,觉得气馁——是啊,就算他是威震八方的宁北将军,就算他是自己的“丈夫”,可说一千道一万,她与他,终究只是两个陌生人。

  “那好,”强忍心中的委屈,白思绮咬牙挺胸,“如果你真那么介意今天的事,大不了从明日起,我们分道扬辘,各走各的,就算有天大的麻烦,我自己扛着就是!”

  “这可是你说的!”慕飞卿冷哼一声,“那好,既然你这么有骨气,明日便分开上路,也省得我费心费力!”

  话到此处,多说无益,两人不欢而散,各回自己房间安歇。

  次日清早,白思绮刚刚起床,碧楠便匆匆奔进房中,满脸惊惶地道:“小姐,将军和吴九他们,自己走了。”

  白思绮愣了愣,淡然答道;“走就走了吧,有什么好着急的。”

  “可是小姐,”碧楠跺脚道,“从青溪到白府所在的东浩城,途中还要穿过好几座高山险岭,这一带是三国交界之地,常有匪类出没,小姐你一个年轻女子,如何能平安过得去?将军他,他这分明就是——”

  “碧楠!”白思绮轻轻喝住她,“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别人行得,我们为何行不得?你只管收拾好行李,再去外面找辆马车来,只要路上小心些,不会有事的。”

  见她如此说,碧楠只好无奈地叹口气,默然退出。

  白思绮坐在妆镜前,慢慢地梳着发髻,想起绝情绝义的慕飞卿,心中又是恼又是气,重重地将木梳砸在妆台上,起身走出。

  路过隔壁房间时,猛听得里面传来一阵咳嗽声,这才记起那个叫廖仲渊的男子,正是住在这间房里,不由停下脚步,在门前踌躇片刻,抬手轻敲房门,口中说道:“廖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里面又传出两声咳嗽,接着响起廖仲渊略显沙哑的话音:“白姑娘……请进。”

  白思绮推门而入,见廖仲渊正挣扎着想要下地,赶紧上前阻住他:“你身子不好,还是躺着别动,对了,你睡了一夜,怕是饿了吧?要不我让小二给你送些吃的来?”

  “多谢姑娘关心。”廖仲渊抱拳做了个揖,“给姑娘添了这许多麻烦,仲渊心中着实过意不去。”

  “那倒也没什么,”白思绮神情淡然,目光淡淡地在廖仲渊身上扫了扫,“不知你这伤——”

  “我的伤不要紧,再休息两日,便无大碍。”

  白思绮思忖片刻,又道;“那些追杀你的人,他们会罢休么?”

  廖仲渊眼中流露出一丝苦笑,摇摇头,却没有回答。

  “那廖公子,你接下去有何打算?”

  “姑娘,”廖仲渊闻言,抬头看着白思绮,“我可否请你帮个忙?”

  “公子请说。”

  “我想请姑娘送我一程,去离此两百里地的枫月山庄,不知姑娘你——”

  “不行!”廖仲渊的话尚未说完,便被一道高扬的声线决然地打断。

  “碧楠?”白思绮转头,目露微讶地看着神情激昂的碧楠,“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都办妥了?”

  “小姐!”碧楠避而不答,反是面色焦灼地道,“咱们现在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能力帮他?再说,咱们跟他又不熟,万一他是坏人……”

  “碧楠!”白思绮沉声喝住她,“你是小姐,还是我小姐?”

  “奴婢……只是一时心急。”碧楠撇撇嘴,满脸委屈地低下头,双唇紧抿,不再多言。

  廖仲渊的目光在她们俩脸上来来回回地扫视着,眼带三分疑虑地道:“难道两位,有什么不便?”

  “那倒也不是,”白思绮绽出一丝极浅的笑,“不过我们急着赶路,要不,廖公子,你看这样可好,我出去给你找辆马车,载你去枫月山庄,如何?”

 

第19章:难以脱身

  廖仲渊的神情蓦然黯淡,掩唇轻咳两声,点头道:“也好。”

  “那你先休息,我这就出去,将一切料理妥当。”白思绮见他形容有些懒懒的,便也不多言,细声宽慰几句,便起身出离开。

  “小姐,”碧楠跟在白思绮身后,看她忙这忙那,忍不住抱怨道,“他身子再怎么不好,也是一个大男人,非但帮不了小姐,反倒处处要小姐为他设想,其实我们何必如此多事,放下些银子,交代掌柜的照看他,不就完了吗?”

  “你有功夫在这里嚼舌头,还不如多想想前面的路怎么走。”白思绮扫了她一眼,依旧忙着手里的活儿。

  不多时,两辆马车都已雇好,白思绮吩咐小二给廖仲渊送去饭菜和热水,便又带着碧楠出了客栈,沿街采买物品,她以前大多数时间都是独自一人出门在外,所以对这些事务并不陌生,倒是一旁的碧楠,看着她买这买那,一双眼睛越瞪越大,满是惊奇。

  等一切备齐,已是傍晚时分,白思绮唤了一个挑夫,将所有物品送回客栈,和碧楠简单地用过晚饭,将所购之物逐一点清,搬上马车,只待明日一早便出发。

  歇息了一夜,白思绮容光焕发,自觉精神百倍,梳洗完毕后先去廖仲渊房中看视,见他的气色比起昨日也已好了很多,遂放下心来,欣然笑道:“想来公子再多休息一晚,便能上路了,我也可以放心离开了。”

  廖仲渊一愣,下意识地脱口而出:“白姑娘这就要出发了吗?”

  “是啊,”白思绮点点头,“我已经延误了两日行程,不能再耽搁了。”

  “那——廖某祝小姐一路顺风,希望日后,有机会再见。”廖仲渊眸色一黯,仍旧彬彬有礼地道。

  白思绮告辞出来,立即叫出碧楠,背上行礼,匆匆下楼,刚走到客栈门口,忽听楼上传来一阵剧烈的咳嗽声,还夹杂着店小二的惊呼:“廖公子,你怎么吐血了?”

  白思绮心中一惊,当下顾不得许多,将手里的包袱塞给碧楠,三步并作两步,奔回楼上,直闯入廖仲渊房内,只见他伏在床栏上,两手捂胸,口中的鲜血一口猛似一口地喷溅出来。

  “不是已经好了很多吗?怎么会这样?”白思绮赶紧上前扶住他,急切地问道。

  “白……姑……娘……”廖仲渊弱弱地低唤一声,“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白思绮心中叹气,暗想自己这也不知是哪辈子欠下的债,终是做不到置他于不顾,罢了罢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我说你这病,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就没有法子能治好吗?既然病得这么严重,你家里的人为什么还同意你四处乱跑?”

  “不是没得治,只是能救我之人,最喜四处云游,我这次离家,就是为了寻他……”

  “哦?那人现在在何处?”

  “……百里外,枫月山庄……”

  白思绮恍然大悟:“原来你去枫月山庄,是为了求医啊?”

  廖仲渊点点头,又吐出一口血:“他曾说过,我这病,须得每日服用他特制的药丸,吃上十年,也就好了,我如今已用药七年,前段日子家中变故,备用的存药被人销毁……所以才……”

  “别说了!”白思绮一听,便知这内里定然又别有情由,又看他喘气不匀,当下打断他的话,“看你这情况,是一天也不能拖了,百里外是吗?那好,我送你去,马上就走!”

  “多谢……多谢姑娘……”廖仲渊眸中绽出一丝春水般的笑,原本清朗的眉眼更加生动。

  简洁地收拾了他的衣物,白思绮在店小二的帮助下,扶着廖仲渊缓步下楼,正站在门口焦急等待的碧楠一看这情景,顿时满脸不悦,跺脚抱怨道:“小姐,你……”

  白思绮也不理会,只小心地扶着廖仲渊,缓步出门,将他送上马车,这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转头对僵着一张脸的碧楠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上来!”

  碧楠“哦”了一声,自己抱着包袱登上马车,愤愤地瞪了廖仲渊一眼,僵着脸坐在旁边。白思绮将另一辆马车打发走,自己也进了车厢,这才吩咐车夫道:“师傅,劳驾了,我们去枫月山庄。”

  车夫点点头,扬声长唤:“驾——!”辕马立即四蹄轻扬,得得地向前奔去。

  据廖仲渊所说,枫月山庄离青溪镇大概百余里,若是乘坐马车,一日功夫便可到达。奈何越往前走,地势越加荒僻,就连道路也是荆棘丛生,竟像多年未曾有人行走的样子。白思绮心中起疑,几次想出口相询,但见廖仲渊一脸坦然,不像是会害自己的样子,便把送到唇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将近日暮时分,总算到了枫月山庄所在的枫霞山下,抬眼只见层林葱翠,掩映着天边的落日,别有一番风致。

  “到了。”廖仲渊启唇吐出两个字,自己扶着车壁下到地面,目光却望着白思绮。

  白思绮秀眉轻挑,朝四周巡视一番,没发现什么不安全的因素,便对廖仲渊道:“公子,现在你已经安全到了这里,想来前面定不会再有危险,不如我们就此别过吧。”

  恰时晚风徐来,吹动着廖仲渊额前的碎发,现出他清逸的轮廓,一双湛黑的眸子闪烁如星,让人暗暗称叹。

  “白姑娘,”他忽然启唇,语声轻柔,“我可以叫你一声‘思绮’么?”

  白思绮微微一怔,旋即答道:“名字取来本就是让人叫的,你这样称呼,也并无什么不妥。”

  “今日天色已晚,若你们匆匆赶回青溪,只怕已是夜半更深,途中若是有什么意外,岂不是仲渊的罪过?思绮,你还是和我上山,到山庄里休息一夜,明日再回青溪镇,如何?”

  “夫人,”旁边的车夫也帮腔道,“这位公子说得没错,这一带的确不怎么太平,夜间赶路,怕是多有不便。”

  白思绮低头思忖半晌,有些无奈地点头道:“好吧,那咱们就依廖公子所言,暂留此地休息一夜,只是不知那枫月山庄的主人?”

  “思绮尽管放心,此间主人乃是我的好友,定然会盛情款待三位。”

  四人计议方定,等车夫将马车拴在道旁的大树上,便朝山上走去,刚刚走进山门,前方的山道上忽然匆匆奔来一人,口中大声喊道:“羌狄人,羌狄人杀进来了!”

 

第20章:真病假病

  廖仲渊面色蓦地一变,上前一把将那人揪住,劈头问道;“你说什么?!”

  那人吃了一惊,用力挣扎着,见始终摆脱不了,方才定定神,待看清廖仲渊的面容,顿时惊喜地叫道:“廖公子!你怎么来了?这下我们庄主可有救了!”

  “你认识我?”廖仲渊手下略松,面色稍稍和缓。

  “小的是山庄里的仆役,曾经见过公子几次,不过从未到跟前伺候,公子不认识小的,倒也不奇怪。”

  “闲话少叙,赶紧带我们上山吧!”廖仲渊心中焦虑,也不跟他客套。

  “这几位——”那人面色迟疑地看向站在一旁的白思绮三人。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你毋须多虑,前面带路便是。”

  仆役连连点头,遂调转方向,领着一行四人朝山上而去。

  沿途之上倒也风清雅静,不见有任何异常,待转过两道山梁,却听得前方呼喝之声大作,像是有很多人在交战。

  “思绮,”廖仲渊停下脚步,回头目视着白思绮,“你且先在这里等等,待我上山探明情况,再让人下来接你,如何?”

  白思绮略一沉吟,心想自己虽然会几下三脚猫的功夫,可若真遇上什么武林高手,根本就不值一提,贸然跟上去,也不过白给他添麻烦。当下点点道:“好吧,你自己小心点。”

  廖仲渊又叫过仆役吩咐几句,这才一撩袍袖,身形如飞般掠过丛丛半人高的灌木,直往前方奔去,碧楠看得分明,不由扯着白思绮的袖子低呼道:“小姐!你看他分明身手矫捷,哪有一点生病受伤的样子?!”

  白思绮一惊,这才感觉到,自从下了马车后,廖仲渊的气色便渐至如常,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而现在更是远远超过一般人,难不成,他之前种种,根本就是在骗自己?这样想着,那脸色便愈发难看起来。

  “小姐,我怎么觉得这地儿古怪得紧,要不,我们还是先离开吧?”碧楠不住地朝白思绮使着眼色,目光四下乱瞟。

  白思绮没有表态,举目环视片刻,只见天色已完全黯沉,到处昏黑一片,若是就此离去,十之八九可能会迷路,于是冲碧楠摇摇头,将那仆役叫到面前,沉下脸色道:“你方才说,曾经见过廖公子几次?”

  仆役不明所以,点头应道:“是。因为廖公子和我家庄主是好友,常来山庄上小住,故而小的认得。”

  “那你可知,他身患宿疾?”

  “知道啊,廖公子来此,大多都是为了求医和养病。”

  看仆役的样子,并不像在说谎,白思绮心中稍安,转念又道:“那能治他病的人,可是你家庄主?”

  “不是,为廖公子治病的,乃是我家庄主的另一位好友,白衣居士。”

  “白衣居士?”白思绮不由微微一愕,“他现下也在山庄里?”

  仆役又应了一声“是”,顺便解释道;“这位白衣居士的身份来厉皆不为外人所知,我们山庄的人,也只知道他除了医术精妙外,还身负极高的武功,我跑下山时,他正和我家庄主一起,并肩作战,对付羌狄人。”

  几个人正说着话儿,山径上忽然又跑下两人,直奔到白思绮面前,躬身深施一礼道:“请白姑娘随我们上山。”

  “上面的情况现在如何?”

  “羌狄人已被敝庄庄主、白衣居士和廖公子联手打退,姑娘不用担心。”

  “好。”白思绮也不多问,点点头迈开脚步,碧楠跟上来,满脸担忧地道:“小姐,你真地要上去?”

  “既来之,则安之,你只要跟着我就好。”白思绮神色淡定,语态从容。

  两名仆役引着她们,沿着长长的石径一路向上,夜色阑珊,阵阵山风吹来,带着一股隐隐腥气,让人遍体生寒。

  约摸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登上山腰,迎头便见两盏素白的灯笼挂在空中,忽悠悠地晃荡着,映出半边朱红的门扇。

  穿过院门,只见里边是一座雕龙转凤的石屏风,倒也颇有些气势,只是现下已然毁坏,坍塌在地,碎石砖块满院子都是,一不小心踩上去,硌得脚掌生痛。

  还没到二门前,一身青衣的廖仲渊便匆匆迎了出来,面带歉意地道:“思绮,本想让你在此处好好休息一晚,不料却遇上这种事,还望你不要介意。”

  “没事。”白思绮浅浅一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又能奈何?”

  说话间,又有一博衫广袖,风度儒雅的男子迎出,朗然笑道:“仲渊,这位就是你今日请上山来的朋友?幸会幸会!”

  见他神态洒然,全无半分拘泥,白思绮心中先自生了两分好感,欠身略施一礼道:“请问阁下是?”

  “枫月山庄庄枫意,见过白姑娘。”

  “枫庄主好。”白思绮轻轻颔首,美目流转间,已然看清这人的相貌,但见他龙章凤姿,仪态不凡,心中不由微微一惊,旋即垂眉敛首,掩过眸中的诧色。

  “虽说敝庄简陋,又遭强匪侵掠,不过白姑娘难得到此,枫某愿倾己所有,一尽地主之谊,几位,里面请。”枫意说着,自己先转身迈进二门内,廖仲渊引着白思绮等人随后跟上。

  沿着石卵小径一路向前,但见花木倾颓,门窗残破,好好的一座庭院,竟然被毁了十之八九。枫意一边走一边说笑,用戏谑的口吻描摹着方才的战况,神情从容不迫。

  他将众人引至花厅,设座相待,旋即又命仆役送上香茶,备办酒饭,这才拍拍廖仲渊的肩膀道:“仲渊,你先代我在此处陪着白姑娘小坐,我去去便来。”

  廖仲渊点头,目送他离去,方转头对白思绮笑道:“枫兄为人素来不拘小节,如果有什么不周之处,还望白姑娘见谅。”

  “我也是个随性之人,若是计较,就不会跟你上山来了。”白思绮端起茶盏,浅抿一口,目光灼灼地看着廖仲渊,“不过我瞧你的病——”

  “啊?”廖仲渊微一怔愣,立即抬起右手,捂住胸口,微蹙着眉头低咳几声,“适才情况紧急,一时倒忘了。”

  白思绮冷笑,却也不揭破,心中暗道:姑奶奶我今天就坐这儿,看你到底想玩儿什么!

自由精灵的《我是将军夫人》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我是将军夫人》就可以了哦~

我是将军夫人同类型小说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花幽山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花幽山月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看花幽山月笔下的主角秋静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小说名称: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靳乔衍翟思思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靳乔衍翟思思,是小栗影创作了靳乔衍翟思思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小说名称: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垂丝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垂丝柳小说《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全文在线阅读,看垂丝柳笔下的主角唐牧野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想借着酒醉强睡了本少?干柴烈火,既然上了我的床你就是我的人了。什么?想逃走?把我唐苍烈睡了睡了,这辈子休想让我逃出你的手心。

小说名称: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