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将军夫人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我是将军夫人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 时间:
  • 我是将军夫人作者自由精灵
  • 我是将军夫人小说源于:SC

我是将军夫人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我是将军夫人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我是将军夫人小说在线阅读

我是将军夫人全文免费阅读

第17章:青溪遇险

  主仆俩出了客栈,沿着街边的铺子往前走,拐过两个街头,便看见“益生堂药铺”那大大的招牌,幸好刚过晚饭时分,药铺还未关门,内里射出一道淡黄的灯光,投在青石街面上。

  白思绮小跑几步,带着碧楠跨入药铺,急急地对柜台后面大夫模样的中年男子道:“请问有金银花根吗?”

  “金银花根?”那男子略怔了怔,方才点头道,“有,要多少。”

  “麻烦你给我包二两。”

  男子点点头,侧身走到一旁,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取出些金银花根,称好后放进一个纸袋里,递给白思绮:“拿好。”

  白思绮点头接过,付了银子,带着碧楠走出药铺,沿原路返回客栈。

  “小姐,你买这金银花根做什么用啊?”碧楠满面疑惑地问道。

  “用它……”白思绮正要回答,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她顿住脚步,回头一望,还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一个颀长的人影便飞冲过来,重重撞上她的身体。

  “小姐!”碧楠惊呼着,赶紧上前扶住白思绮。

  “你,你这人是怎么走路的?”白思绮稳住身形,面带薄怒地瞪向突兀出现的冒失男子。

  “姑娘,对,对不起。”那男子只来得及说出一句话,便“扑通”一声跌倒在地,脸色苍白嘴唇发青,浑身还不停地直抽-搐。

  “喂!喂!”白思绮愣了愣,方才发现情形有些不对,随即俯下身,轻拍着他的脸颊,“你怎么啦?”

  男子睁开双眸,弱弱地看了她一眼,眼中忽地划过一丝亮光,竟伸手抓住白思绮的手腕,低低叫道:“姑娘……是你啊……”

  “我?我们认识?”白思绮挑起眉头。

  “上次,在顼梁城……街边……”男子断断续续地说着,呼吸却越来越困难。

  “是你啊!”白思绮一拍脑门儿,终于记起,原来这人就是自己上次出门逛街时救治过的病弱公子,当下抬起头,飞速地朝周围扫了一眼,然后说道,“怎么就你一个人?你那个蓝衣小僮呢?”

  “他……他……”男子不及回答,伸手捂着胸口,又是一阵猛烈的抽-搐,身体抖索成一团,几欲昏厥。

  “碧楠,赶快把他扶起来。”白思绮皱着眉,将男子的一条胳膊搭上自己的肩膀,侧头吩咐道。

  碧楠撅着嘴,倾身上前,和白思绮一起,将男子扶起,靠在临街的墙上,白思绮顾不得许多,赶紧双手交叉,放在男子胸前,有节奏地按压着,帮他平顺呼吸,过了好一阵儿,男子的脸色才缓和过来,冲着白思绮绽出一丝感激的笑容:“在下廖仲渊,再次感谢小姐的救命之恩,请问小姐芳名?”

  “他在那儿!”白思绮正要回答,身后冷不丁地响起一声暴喝,接着便是数十条人影飞奔而至,将他们三人团团围住。

  “首领,就是他!”内中一名手执弯刀的男子指着廖仲渊,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杀!”黑巾蒙面的首领一声令下,凌厉的刀光顿时交织成一片,当头向白思绮罩下。

  自小在深宅大院内长大的碧楠哪里见过这种阵势,早已吓得小脸发白浑身直颤,白思绮一把将她推出数步之远,口中厉喝道:“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回去报信!”

  碧楠这才回过神来,赶紧擦掉腮边的泪水,朝客栈的方向飞奔而去。

  混乱之中,廖仲渊的神色反倒比方才还平静,右手一扬,掌中已多出一支玉箫,他握箫在手,凌空划出一道道圆弧,看似不怎么犀利,却内藏着绵绵不尽的力量,几乎是转眼之间,就将所有的攻势一一化去。

  首领见齐袭并不成功,眸中幽光一闪,忽地侧身,左腕一翻,发出数道银光,射向白思绮。

  “找死!”廖仲渊眸色一冷,陡然断喝一声,玉箫中忽然飞出一件物事,直取首领的面门,首领躲闪不及,发出一声闷哼,仰面朝后倒去,其余人等见他受伤,纷纷虚晃几招奔了过去。

  “不愧是……灵山五圣的弟子,我丘桑今日认栽了!”那首领在两名手下的搀扶下,极力站稳身子,咬牙望着廖仲渊,面色森然地道,“今日之仇,暂且记下,他日,我必取你性命!”

  只闻得一声唿哨,所有的人影刹那消失,大街上依旧风平浪静,刚才那场打斗,仿佛只是凭空生出的幻觉。

  待追杀者离去,廖仲渊立即后退一步,后背紧紧地贴在墙上,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唇角缓缓泌出一缕鲜血。

  “你……没事吧?”白思绮走过去,扶住他的胳膊轻声问道。

  廖仲渊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勉力露出一丝笑容,轻轻摇了摇头。

  “我就住在前面不远的客栈里,要不,我扶你进去休息一下吧?”心中终是不忍,白思绮主动开口道。

  “好……”廖仲渊点点头,把大半身子的重量压在白思绮身上,靠着她一步步朝前走。

  前方的路忽然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挡住,紧接着,头顶上方传来慕飞卿冷冽到极致的声音:“白思绮!你这是在做什么?!”

  白思绮头皮一炸,慢慢抬起头,对上慕飞卿那双深邃冰寒的眸子,口吻强硬地道:“你不都看到了吗?救人!”

  “救人?!”慕飞卿的视线移到廖仲渊身上,将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二话不说,抓起他的胳膊,将他从白思绮肩上移开,随即“拎”着他大步流星地朝客栈走去。

  “喂!”白思绮赶紧跟上,口中大叫道,“他身上有伤,你就不能轻一点吗?”

  “闭嘴!”慕飞卿硬梆梆地扔出两个字,强拖着受伤的廖仲渊,将他扯进客栈大门,随手扔在一张椅子上,转头冲站在一旁发愣的店小二喝道:“赶紧着,打一盆热水来!”

  店小二被他的霸气所震慑,一言不发调头跑开,忙忙地奔进厨房,很快打来一盆热水,慕飞卿也不多言,“哗”地一声将廖仲渊的上衣撕开,眸光触到他胸前的伤处,却不由猛地一凛。

  “红砂掌?东烨红门的独门奇功?”

  慕飞卿话方出口,廖仲渊的面色不由一变,却很快恢复如常,淡然道:“兄台好见识。”

  慕飞卿哼了一声,打住话头,摊开两掌浸入水盆内,然后忽地提起,“啪啪啪”在廖仲渊的胸口连击数掌。

  廖仲渊被他掌力所激,身体高高弹起,随即前倾,猛地喷出数口鲜血,全身软瘫倒在地上。

  “慕飞卿!你——”白思绮气得脸色发青,不辨情由便出声指责道,“慕飞卿!你不想救他也就罢了,为什么还出手伤人?”

  慕飞卿淡淡扫她一眼,也不解释,拿过吴九手中的毛巾,擦去掌中水渍,缓步走到一旁。

  “廖仲渊!廖仲渊!”白思绮俯下身子,急急地叫道,“你没事吧?”

  轻轻地,廖仲渊睁开双眼,眸中闪动着浅柔的光,缓慢而无力地低声说道:“我,我没事,刚才那位兄台,其实是在救我……”

  “救你?”白思绮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却没有多想,面色焦灼地道,“我扶你去楼上休息。”

  她刚刚伸手,耳边便响起一声怒气勃发的喝斥:“白思绮,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第18章:不欢而散

  “慕飞卿,你没看到他伤得很重吗?”白思绮抬起头,没好气地瞪着这个不识相的男人。

  “伤得很重?”慕飞卿微微一哂,“吴九,还不赶快过来,扶这位公子上楼休息!”

  吴九赶紧答应着上前,伸手欲从白思绮手上接过廖仲渊,白思绮侧身让开,斜瞥慕飞卿一眼:“不劳慕大将军操心,这是我自己揽下的事儿,我自己会处理!”

  “夫人!”吴九心里发急,压低声音满眼恳切地道,“还是让小的来吧,这力气活儿,不太适合夫人……”

  白思绮扫了他一眼,略一思忖,将廖仲渊移到吴九肩上,抽出身子,揉揉酸痛的肩膀,叮嘱道:“那你小心些。”

  吴九连连点头,搀着廖仲渊赶紧离开眼下这是非之地——将军和夫人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老是喜欢对着干,折腾得他们这班下人也没一天安生日子过。

  “你跟我过来。”等吴九和廖仲渊一上楼,慕飞卿便沉下脸,拉起白思绮朝后院走。

  “喂!这大庭广众的,你到底要干嘛?”白思绮一面挣扎,一面极其火大地吼道,奈何她的力气终究比不上行武出身的慕飞卿,被他拖着一路飞走。

  直到闪进清净无人的后院,慕飞卿方才放开白思绮,双目灼灼地看着她,沉声质问道:“他是谁?”

  “他?哪个他?”

  “当然是你救回来的那个人。”

  “不认识。”

  “不认识?!”见她神情坦荡,不像在说谎,慕飞卿的眉头不由一掀,“看不出啊白思绮,原来你还这般好心,不知对方来历,就敢贸然出手相救?你知不知道,青溪已接近三国的交界处,来往人等鱼龙混杂,稍不留意,就会给自己惹来祸事?”

  听他这么说,白思绮心下微惊,却又不愿承认自己救人是做了错事,当下淡声道:“你不是大名鼎鼎的宁北将军么?难道有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招惹你?”

  “他们是不敢招惹我,可并不代表,对你也会同样客气。”慕飞卿冷笑,“难道你惹来的麻烦,还指望着我帮你收拾?”

  “你——”白思绮又是气愤又是窘迫,是啊,她一直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更不把将军夫人的头衔当一回事,现在出门在外,若果真出了什么事,这人,这人……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就觉得难过,觉得酸涩,觉得气馁——是啊,就算他是威震八方的宁北将军,就算他是自己的“丈夫”,可说一千道一万,她与他,终究只是两个陌生人。

  “那好,”强忍心中的委屈,白思绮咬牙挺胸,“如果你真那么介意今天的事,大不了从明日起,我们分道扬辘,各走各的,就算有天大的麻烦,我自己扛着就是!”

  “这可是你说的!”慕飞卿冷哼一声,“那好,既然你这么有骨气,明日便分开上路,也省得我费心费力!”

  话到此处,多说无益,两人不欢而散,各回自己房间安歇。

  次日清早,白思绮刚刚起床,碧楠便匆匆奔进房中,满脸惊惶地道:“小姐,将军和吴九他们,自己走了。”

  白思绮愣了愣,淡然答道;“走就走了吧,有什么好着急的。”

  “可是小姐,”碧楠跺脚道,“从青溪到白府所在的东浩城,途中还要穿过好几座高山险岭,这一带是三国交界之地,常有匪类出没,小姐你一个年轻女子,如何能平安过得去?将军他,他这分明就是——”

  “碧楠!”白思绮轻轻喝住她,“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别人行得,我们为何行不得?你只管收拾好行李,再去外面找辆马车来,只要路上小心些,不会有事的。”

  见她如此说,碧楠只好无奈地叹口气,默然退出。

  白思绮坐在妆镜前,慢慢地梳着发髻,想起绝情绝义的慕飞卿,心中又是恼又是气,重重地将木梳砸在妆台上,起身走出。

  路过隔壁房间时,猛听得里面传来一阵咳嗽声,这才记起那个叫廖仲渊的男子,正是住在这间房里,不由停下脚步,在门前踌躇片刻,抬手轻敲房门,口中说道:“廖公子,我可以进来吗?”

  里面又传出两声咳嗽,接着响起廖仲渊略显沙哑的话音:“白姑娘……请进。”

  白思绮推门而入,见廖仲渊正挣扎着想要下地,赶紧上前阻住他:“你身子不好,还是躺着别动,对了,你睡了一夜,怕是饿了吧?要不我让小二给你送些吃的来?”

  “多谢姑娘关心。”廖仲渊抱拳做了个揖,“给姑娘添了这许多麻烦,仲渊心中着实过意不去。”

  “那倒也没什么,”白思绮神情淡然,目光淡淡地在廖仲渊身上扫了扫,“不知你这伤——”

  “我的伤不要紧,再休息两日,便无大碍。”

  白思绮思忖片刻,又道;“那些追杀你的人,他们会罢休么?”

  廖仲渊眼中流露出一丝苦笑,摇摇头,却没有回答。

  “那廖公子,你接下去有何打算?”

  “姑娘,”廖仲渊闻言,抬头看着白思绮,“我可否请你帮个忙?”

  “公子请说。”

  “我想请姑娘送我一程,去离此两百里地的枫月山庄,不知姑娘你——”

  “不行!”廖仲渊的话尚未说完,便被一道高扬的声线决然地打断。

  “碧楠?”白思绮转头,目露微讶地看着神情激昂的碧楠,“这么快就回来了?事情都办妥了?”

  “小姐!”碧楠避而不答,反是面色焦灼地道,“咱们现在已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里还有能力帮他?再说,咱们跟他又不熟,万一他是坏人……”

  “碧楠!”白思绮沉声喝住她,“你是小姐,还是我小姐?”

  “奴婢……只是一时心急。”碧楠撇撇嘴,满脸委屈地低下头,双唇紧抿,不再多言。

  廖仲渊的目光在她们俩脸上来来回回地扫视着,眼带三分疑虑地道:“难道两位,有什么不便?”

  “那倒也不是,”白思绮绽出一丝极浅的笑,“不过我们急着赶路,要不,廖公子,你看这样可好,我出去给你找辆马车,载你去枫月山庄,如何?”

自由精灵的《我是将军夫人》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我是将军夫人》就可以了哦~

我是将军夫人同类型小说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花幽山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花幽山月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看花幽山月笔下的主角秋静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小说名称: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靳乔衍翟思思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靳乔衍翟思思,是小栗影创作了靳乔衍翟思思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小说名称: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垂丝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垂丝柳小说《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全文在线阅读,看垂丝柳笔下的主角唐牧野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想借着酒醉强睡了本少?干柴烈火,既然上了我的床你就是我的人了。什么?想逃走?把我唐苍烈睡了睡了,这辈子休想让我逃出你的手心。

小说名称: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