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真传》大结局在线阅读-草根残剑

  • 时间:
  • 凡人修真传作者草根残剑
  • 凡人修真传小说源于:SC

《凡人修真传》大结局在线阅读-草根残剑

凡人修真传小说在线阅读

凡人修真传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三江城

  疾风术施展起来,井蓝有把握超过沃玛森林见过的很多猎物。

  火球术也不错,每次能制造一团苹果大小的火焰从手中发出,温度更是高的吓人,缺点是运气比较慢,而且真气消耗很大。

  井蓝本来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少年,由于阴差阳错服下龙井果,并且因为金环蛇的原因,达到了最好的效果,这才进入了修真的行列,但现在看起来,龙井果的效果只能让现在的井蓝达到开光后期,想要短期内筑基好像不太可能。

  打猎对井蓝来说早已不是什么问题了,自从修真以后,井蓝简直就成了猛兽的噩梦,还好,井蓝经常一两个月才进山一次,要不然,估计沃玛森林这一带早就兽鸟绝迹了。

  期间,井蓝也到过刘一命那里几次,最近的一次是上个月去的,主要是最近修为一直停滞不前,问问刘大夫该怎么办才好。

  后来刘一命告诉井蓝:“你的功力已经到了开光后期了,想再进一步,就必须要筑基,筑基是修炼的第一个大关口,百分之八、九十的人终生难进一步,好在你还年轻,你应该试着去外面走走,去寻找自己的机缘。说不定那天就筑基成功了,我会等着你的好消息”。

  这又过了一个月,井蓝终于决定离家,到外面走走,现在德爷爷也可以让自己放下心来,家里这些年也有些积蓄,再说,刘大夫也答应帮忙照看。

  也许不光是修炼的问题,井蓝隐隐的觉得凭自己的能力,应该到外面去创一创,而不应该待在这个穷山窝里过一辈子。

  在一个寒冷的清晨,井蓝手挽一个布包和一把长弓,辞别了德爷爷和乡亲们,迎着初升的太阳,走出了虬门村,这是井蓝第一次真正的走出了自己家乡,追梦的少年踏出了自己的脚步,雏鹰飞出了鸟巢,雄鹰迟早要在天空中翱翔。

  路过周溪镇,井蓝向刘一命辞别,并把德爷爷托付给了他,刘大夫也是语重心长“小蓝啊,外面和家里不一样,外面什么人都有,你生性淳朴,乐人好施,到外面难免吃亏;送你一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好自为之吧。希望咱们还有见面的一天”。

  “放心吧,刘大夫,我早不是三年前的吴下阿蒙,有人敢害我,我的拳头会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井蓝毫无所忌,说完挥了挥自己的拳头。

  刘一命摇了摇头:“去吧,去吧,早去早回”。

  一个月以后,一路不急不缓的井蓝终于到了人生所见到的第一个大城市:三江城。

  这一个月里,井蓝也走了几个地方,但很多都是和周溪镇差不多的小镇,也有很多和自己虬门差不多的村落,那里见过这种大城,城门竟然还有士兵把守。

  走进城里一看,顿时让井蓝眼花缭乱,这里简直就是人山人海,街上到处都有人,各种店铺也是一串一串的,井蓝数了数,连卖布的商店一口气就看到十五家,各种饭店酒家,衣帽鞋店也是多如牛毛,还有许多叫不出名的店铺。

  比如井蓝走到一家叫倚栏院的地方,就有几个年轻姑娘朝他热情的喊道:“公子,快来啊,”弄的井蓝面红耳赤,走过去一问,“姑娘找我什么事啊,”

  谁知,面前的姑娘却把井蓝往边上一推,“乡巴佬,走开,”说着,走向井蓝后面一位手折花扇的长衫公子。

  原来不是叫我,井蓝灰溜溜的赶紧离开,好半天,脸色才重新恢复白净。

  井蓝一双草鞋,青衣,短衫,背上又背了把锈迹斑斑的长弓,手提一个粗布包裹,这那里会让倚栏院的姑娘看的上眼。

  井蓝之所以来到三江城,主要是三年前小翠母子,来三江城找活以后,三年来一直没有他们的任何音讯,井蓝也想借着这次机会,来看看他们,也不知道这几年他们过的怎么样了。

  一进城才发现,这里人太多的,想找他们母子二人简直是难于登天,逛了半天,见有些饿了,井蓝找到一家饭店,准备吃完饭,再出去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小翠阿姨母子俩。

  坐上好半天也不见有小二来,井蓝有些生气,旁边桌子,后面来的两位都已经是酒足饭饱了,“小二,小二,”井蓝扯开嗓子喊了两声。

  “来了,”慢悠悠,小二来到跟前,“我说这问客官,你想吃点什么,”说完还不停的打量着井蓝,井蓝也自奇怪,莫非我身上有东西很好看,道::“要一碗混沌面,五个馒头”。

  “好的,你稍等,”这一等,足足有一炷香的功夫,混沌面才上来,在这等的时间里,井蓝终于发现了问题,原来来这里的每个客人都是丝光布鞋,长衫长裤,头发也是整整齐齐,只有自己,青衣,短衫,还穿着一双德爷爷编的登山草鞋,披肩的长发更是随意的束在脑后。

  吃过饭后,井蓝准备结账走人:“小二,多少钱?”

  小二熟练的回答:“三十五个铜币,”

  好的,这顿饭还真贵,井蓝心里想着,拿出钱袋,从中找了半天,拿出一把银币,还有几个金币,就是没找到铜币,只好拿出一个银币给小二。

  小二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心里想:“这乡巴佬,原来还挺有钱,”

  找过钱后,井蓝提起包裹,扬长而去,恕不知道后面跟了两双贼溜溜的眼睛。

  街角,两个青年正交谈着,“陈老大,发现一个有钱的乡下人,只有一个人”。

  “好,你先跟着点,我去找人,到人少的时候再动手”。

  井蓝找了半天还是茫无头绪,于是就想出了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向别人打听:“请问你认识小翠吗,她三十多岁,长的圆脸,白白胖胖的???”

  “不认识,”

  “请问????”

  “不认识”

  问了半天,也没有任何结果,井蓝都不想问了,见一个青年好像跟了自己很久:“这位兄台,你认识小翠吗??她长的???”

  “哦,你说小翠啊,认识,认识”,这位大概十七八岁的青年回答道。

  “你真的认识啊,那你能告诉我她在那里吗?”井蓝喜出望外。

  好吧,看你也是初次进城,我带你去找他吧,青年好心的回答。

  好的,那谢谢你了,井蓝跟着青年左拐右拐的,好半天没到,不由的有些焦急“这位兄台,到了吗?

  “到了,到了,马上就到了,”说完这位青年笑了起来。

  井蓝进城的第一天就遭到了抢劫。

  突然后面冒出几个青年,一脸的痞气,这让井蓝想到了周溪镇曾经指点过的几个小弟。

  “识相的,把钱留下来,我们饶你不死,”一位看上去是其中大哥的说道。

  其他几个也附和着,“是的,小子,赶紧拿钱来,我们陈老大绕你一命,要不然我们老大的铁拳可不会绕你”。

 

第十二章遇贼了

  井蓝放下心来,没想到遇到几个小毛贼了,道:“这样吧,你们赶紧走,我也不怪你们,要不然,我的铁拳可也不会绕你们”。

  “哈哈,笑死我了???”众贼大笑:“我看这小子是疯了,没看到我们有七八个人,你只有一个吗!兄弟们,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黄毛小子”。

  说着就有四五个青年冲了上来,冲上来的一个青年上来就是一脚,井蓝动都没动,只听到,咔嚓一声,小青年的腿断了,一声狼嚎传来,小青年痛的满地打滚。

  “我最讨厌人家叫我黄毛小子了”。

  又一不信邪的青年冲上来就是一拳,打向井蓝的头,果然是出手如风,又狠又准啊,突然一只手出现在青年出拳的方向,抓住了,该死,竟然被他的手抓住了。

  紧借着,又是一阵狼嚎传来:“大哥,饶命,饶命,我们不是故意的。”

  原来井蓝用上了一些真气,青年当时就觉得被一个铁钳夹到了。

  众贼皆变色,遇到练家子了,还是个高手,点子硬,扯呼!

  想跑没那么容易,井蓝突然启动,如鬼魅一般的身影,瞬间在众人周围划过,一人一脚,顿时,七八个人都萎靡在地。

  “陈老大,还要钱吗?”

  陈老大一听,吓的浑身哆嗦,战战兢兢的道“公子,我们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误会了···我们也是被逼的,你饶了我们吧,”

  “不管你们是不是逼的,你快告诉我,小翠阿姨在那?你们真的认识他们吗?

  被逼的,怎么逼的,说出来,要不然,我就每人卸掉一条腿。”

  众贼吓的半死,“公子贵姓啊?”陈老大突然问道“我姓井,”井蓝答道,突然意识到,“是我在问你,还是你在问我啊。”

  “对不起,对不起,井公子,井老大,我一看井公子就觉得井老大气宇轩昂,英勇非凡,不可一世,不似常人,????”

  井蓝一时也笑了起来,看了看这几个人,和自己年龄差不多,最大的也才二十出头,小的才十五六岁。

  虽然浑身痞里痞气的,但也不像是穷凶极恶之人。

  “快点老实交代,要不我要开始卸腿了!!!”

  “不要,井老大,我们真是被逼的,”于是陈老大讲了一遍他们的故事。

  陈老大,原名陈铁头,八岁那年,成了孤儿,只得以乞讨为生,自从开始乞讨的时候,就经常受到其他人的排挤,饱一顿,饿一顿,好不容易要到一点东西,有时又被其他人抢个精光,直到有一天,有一个人要他加入了一个叫青江帮,每天不需要乞讨了,还有饭吃,。

  当时铁头想都没想就加入了,后来才知道,只要每天在人丛中偷偷别人的钱,有时候也像今天这样抢抢。日子也过的下去,只是不管是偷来的,还是抢来的,都要交上去,每个月还有固定的任务,完不成任务,轻则没有受冻挨饿,重则毒打一顿。

  但又不敢离开,因为帮规第一条就规定,一旦入帮,终生不得擅自离开,否则杀无赦。

  也正是这样,这些年来,虽然饭是能吃上了,但早已没有生命的自由。其他的那几个人都是差不多的情况。

  陈老大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要不然就会被活活打死的,井老大,你神功无敌,帮帮我们吧?”

  井蓝一听,虽然他们是不对,但好像确实是没有办法,于是问道:“你们帮主是谁,带我去见他”。

  在心里,井蓝总觉得这些人和自己小时候一样可怜,自己要是没有德爷爷,要是没有龙井果???,一股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于是就有了救他们出火坑的打算,当然,这也是建立在自己这些年所拥有的强烈的自信心上面。

  陈铁头听说井蓝会帮他们摆脱青江帮,顿时乐了,但转眼一想:“井老大,你虽然厉害,但也架不做他们人多势众啊,上面的那些家伙可不像我们,个个都是高手”。

  “你放心,一般的几个人还不放在我眼里,你带我去就是了,”井蓝自信的说。

  陈铁头想了想,“既然你有把握,那我就带你去试试把,大不了,我们也就挨顿打,要是真能出这个火坑,从此就真的自由了。”

  “我们也不知道帮主是谁,我们只认识青江帮的一个张堂主,他是管我们这个地方的头,每个月都是他带几个人到我们这来收钱。”

  “那走吧,你们带我去,就先去会会这个张堂主,”井蓝说道。

  “你们在三江多年,我跟你们打听一个人,不对,是两个人,母子两人,母亲叫小翠,今天三十多岁,长得脸圆圆的,白白胖胖的,儿子叫井兵,今年大概也有十三四岁左右了,你们听过没?”

  陈铁头说到:“井老大,这母子俩我们没见过,不过你放心,我们认识的人多,下次我们好好帮你打听打听,在三江城还没有我陈老大,哦,不,陈铁头找不到的人,一有他们的消息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好吧,那你们好好帮我找找,那是我的亲人,找到了我会好好感谢你们的,先去会会你们的张堂主吧,让你们先脱离青江帮再说吧。”

  “那个???井老大,你看我们打也打累了,天也快黑了,你看是不是我们先吃个饭,然后再???”陈铁头一看兄弟们都无精打采的,只得向井蓝说到。

  “好吧,先吃饭吧,我还有点盘缠,我请你们吃饭吧。”井蓝毕竟是年轻人,不一会,竟然跟这些所谓的盗贼混成一伙了。

  这一次,陈铁头真的服了井蓝:“井老大,你对我们太好了,以德报怨,还带我们吃饭,以后我们就跟你混了,”众贼也随声附和。

  井蓝吓得赶紧摆手,“你们跟着我干什么,我还不知道什么办呢,”井蓝的乐善好施,天性就好与人相处的个性在这一刻又得到了相应的体现。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了一家比较高档的酒店:“客来仙”,陈铁头可是看到了,井蓝的钱袋里可是金币,银币不少啊~井蓝从未来过这么高档的酒店,唯一上的一次酒店,还是几个时辰前吃的一碗混沌面呢,觉得价钱虽然有些贵,但还能接受,也没太在意。

  一群人由陈铁头带头,轻车熟路的来到客来仙的一个包厢,“店小二,来一瓶上好的女儿红,一盘红烧肘子,清蒸鲈鱼???,”

  这一刻,陈铁头显得无比的风光,往时兄弟们倒是也来过这里,但每次都是战战兢兢,一来吃饭的钱都是坑蒙拐骗来的,用的心慌,二来也怕被张堂主看到,那更加死定了。

  “井老大,来点女儿红,这可是本店的特色啊,在整个三江城,这的女儿红都是上好的,”井蓝本来不喝酒,但那经得住陈铁头等的一番巧舌如簧。

  席间,井蓝也对大城的一些风土人情有了一定的了解,原来白天经过的那家店铺是一家妓院,半个时辰过去,一伙人更是打成一片了。

  陈铁头更是刻意逢迎,“小二,再来一瓶女儿红,井老大果然海量啊~”

  “等下我带井老大去见识见识,什么叫女人,什么叫英雄,什么叫征服。”

 

第十三章张府

  井蓝本是修真之人,这点酒自是不在话下,但觉得城里人懂的东西还真是不少,连这吃的都是千奇百怪的,什么都有,还真比家里的好吃。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一个时辰过去,一行人分明已忘了,这趟的目的是来找张堂主的,而不是去那烟花之地。

  终于等到散席,大家都酒足饭饱,井蓝站了起来:“各位,吃了吃饱了吧,我们去找张堂主吧。”

  听到要去找张堂主,陈铁头立马酒就醒了一半。

  井蓝喊来小儿,对小二说:“小二,结账了,多少钱?”

  一会小二屁颠屁颠的跑来:“客官,一共是二十个银币!”

  井蓝听了一下差点没有噎着,“什么,二十个银币,你没算错把?”

  “客官,我们怎么会算错呢,本来还有三十多个铜币,我们还优惠你了。”

  井蓝付了饭钱,一声不吭,走出酒店,陈铁头一伙在后面跟着,一句话都不敢说了,很明显,井蓝有些生气了。

  试想井蓝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节衣缩食,二十个银币,差不多是井蓝二个月的伙食费,这一顿就吃没了,毕竟是过穷日子过来的,这时的井蓝并没有意识到,其实现在金钱对他的意义并不是太大。

  “铁头,带路,去找那个张堂主,”井蓝喊了一声。

  陈铁头赶紧上前,“好的,井老大,张堂主住在红塔街,我们现在就去,估计半个时辰就能到了。”

  半个时辰以后,红塔街三十六号,张府,两个巨大的石狮树立在大门的两旁。足有五米高的门牌上竖着两个大字:“张府”。

  “铁头,去敲门,”井蓝淡淡的说道。

  “我倒要看看这个张大堂主是何方神圣”。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门内传来,“那个狗崽子,这么晚了,敲什么敲啊,”一个四十左右的门夫打开大门一看是陈铁头:“陈铁头,怎么是你啊,找张堂主什么事?”

  陈铁头赶紧往边上一闪:“不是我找张堂主,是我们井老大找他。”

  门夫这才把目光放到井蓝身上:“那里来的乡巴佬,还什么井老大,说吧,找张堂主什么事,堂主很忙,怕没空见你,”说着伸了伸手,意思是,没点那个,我是不会去传话的。

  井蓝那里懂这些,回答道:“不管有没有空,我都要见他,让他出来见我。”

  门夫一看,这家伙当自己是谁呢,这么不知好歹,赶紧朝里喊了两声:“不好了,有人来闹事了。”

  不一会,里面就出来几个大汉:“那个,那儿在闹事啊,不想活了,这不是陈铁头吗,不是还没到纳贡的时候吗,什么时候这么勤快了。”

  陈铁头吓的半死,赶紧声明:“不是我们闹事,是井老大找你们堂主。”

  “井老大,那个是井老大?”

  井蓝往前一步:“我是井蓝,今天来找你们张堂主,让他出来说话。”

  领头的大汉一看:“你吃错药了吧,那里来的乡巴佬,赶紧滚,要不然打的你满地找牙。”

  井蓝也不生气,轻轻的走到石狮旁边,气沉丹田,双手一举,竟然将张府门口的一个超过一千斤的石狮举了起来:“这样可否见得你们堂主,”说完又放了下来,面不红,心不喘的说道。

  几个大汉目瞪口呆,其中一个灵活的大汉赶紧向府中跑去,估计是去请他们堂主了。

  陈铁头等几人同样的是庆幸不已,还好,刚才他没下重手,要不然估计我们几个都见阎王去了。

  不一会,出来一个锦衣男子,中等个子,一绺八字须衬得长相更加斯文和气,估计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大帅哥。这和井蓝想象中差距太大,还以为这个张堂主长的是如何凶神恶煞呢,没想到确是一副秀才长相。

  井蓝散开神识,没有发现特别之处,看样子不是修真之人。

  修真之人的神识是可以相互感应的,修为高深之人可以很容易的感应到修为低下之人的修为,而修为低下之人是很难感应到修为高深之人。

  这名锦衣男子一出门,就向井蓝打着哈哈:“听说井蓝兄弟和陈铁头来找我,不知所谓何事,却是让你们久等了,不如先进府喝杯茶,坐下来慢慢说。”

  陈铁头一看,实力不一样,身份就是不一样啊,张堂主什么时候对我们这么客气了。抬头看了一眼井蓝,见其没有什么表示。赶紧上前:“张堂主,我们确实找你有点事,喝杯茶也是可以的,”显然他很享受这种重视。

  “不必了”,井蓝突然说道,“我只想问张堂主一句话,你为什么让这些人天天去坑蒙拐骗,而又不让他们退出帮派,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机会”。

  张堂主一听,知道坏了,这人是来替人打道不平,皱了皱眉:“井蓝兄弟,我想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不如我们进屋,我好好跟你解释解释。”

  说完朝陈铁头做了个手势,不过他做的这一切显然逃不过井蓝的法眼。

  陈铁头心里一慌,想想平时张堂主的淫威,只好先退一步:“井老大,我们就听听张堂主怎么解释吧。”

  井蓝也是仗着艺高人胆大,点头同意,一行人浩浩荡荡就进了张府,进了客厅,分宾主入座。陈铁头也沾了井蓝的光,竟然是第一次坐上张府的椅子。

  一路上,张堂主向陈铁头了解了一下情况。问到井蓝的出身,陈铁头却是如何也不肯说,其实不是他不说,而是他也不知道,毕竟他认识井蓝还不到十个时辰呢。

  当然,这一切都是秘密进行,一路上,走在前面的井蓝左顾右盼,张堂主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同时心里也是发闷:“那里来的一个愣头青,偏偏却又功夫不凡,能化敌为友就化敌为友,不能的话也只好下狠手了。”

  当几名丫鬟奉上香茶之后,张堂主终于开头:“井蓝兄弟,不知道你是否初次来我们三江城?”

  井蓝正在满屋子看,也不知道这普通的客厅有什么可看的。

  “是的,确是第一次,那又如何?”

  张堂主一听,还真是刚来的,瞧他那装扮,倒也不像什么大人物,倒像是个猎户。只是那里来了个如此力大无穷的猎户。

  “原来井蓝兄弟是第一次来我们三江城啊,那我要好好进一下地主之谊了,我们城是靠近维窝森林的第一大城市,旁边有上虞国最大的一条河流青江,还有两条小的支流,因此才得名三江城,拥有居民三十多万???”,张堂主还真把井蓝当作座上宾来对待了。

 

第十四章怒训张巴郎

  张堂主滔滔不绝的介绍着三江城的风土人情,好像完全没有解释青江帮的意思。

  井蓝也乐的听听,毕竟第一次从山里出来,有些东西,还真有知道的必要。

  等茶也喝了,听也听了,井蓝这才正过身来:“张堂主,是不是也该说说你们青江帮的事了?”

  张堂主这才停下了他那滔滔不绝的嘴巴,打了个哈哈:“对,对,井蓝兄不提,我也会说的”。

  经过张堂主的一番解释,经过井蓝的一些分析,得出的结果大概是这个样子,当然,这些都是建立在张堂主说的话大部分都是真的基础上的。

  原来,青江帮在整个三江城也算是个大帮派,属于四大帮派之一,虽然只是里面最弱的一个。

  在青江帮像张堂主这种职务就有十个,张堂主只不过是负责城北分堂的一个堂主,上面还有两个副帮主,一个帮主,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神秘力量却是不知。

  青江帮的主要经济来源其实是码头的管理。像陈铁头这种人其实很少。

  张堂主,原名张巴郎,只是三年前才派到这里,用他自己的话说,每行有每行的规则,他也是没有办法,如果不这么做,他也会被上面处罚。

  并希望井蓝给他点时间,让他去跟上面沟通沟通,让陈铁头等人能自由离开。

  井蓝见张巴郎这般说,也不好立马翻脸,只好点头答应,这时众人都打算离开,张堂主却叫下井蓝,说有些话想和井蓝私下说说。

  井蓝只得又停下身来,待周围只剩张堂主两人之时,张堂主才一脸认真的对井蓝说:“这位井蓝兄弟,不知出身何处,可曾想凭自己的本事创出一番名堂,他日荣华富贵,功成名就,指日可待啊。”

  井蓝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山中猎户,除了空有几分力气,又有什么本事做那人上之人。”

  井蓝总觉得这个张堂主人不踏实,没敢答应他的话。

  张巴郎一听,原来没有什么背景,只是空有几分力气,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留你不得。

  开始还以为是那个大门派弟子故意作此装扮,但从刚才和井蓝的接触当中得知,这小子毫无江湖经验,刚才所说之话应该没假,想不到我们堂堂张大堂主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吓到了。

  想通这一切的张堂主定下心来,多年的江湖经验使得张堂主深知,小心使得万年船,眉头一皱,计上心头。

  于是故作为难的说道“既然井蓝兄弟无意那功名利禄,我也不好强求,来人啊,取三杯好酒来,井蓝兄,你是我见到的不可多得的英雄好汉,理应敬你三杯,过得几日,一有上面的消息,我一定告知井蓝兄,还陈铁头等自由。”

  井蓝一想:“城里人还真是麻烦,走人还要喝什么三杯酒,竟也不犹豫,张口就把三杯酒喝了下去。”

  井蓝还是吃亏在年轻,又无什么江湖经验,这要换了陈铁头在这,万万是不敢喝这三杯酒的。

  张巴郎一看井蓝三杯酒都下了肚,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了下来,“毕竟是个雏儿啊,这般普通的江湖伎俩竟也能奏效。’原来刚才三杯酒中早被下了一种叫软骨散的毒药,这种毒药喝了不会致命,普通人喝了会浑身无力,还能轻度昏迷,高手喝了几个时辰之内也会修为尽失,全身无力。

  这个时候张大堂主才显示出堂主的风采来,大道一声:”来人,给我好好招待招待这小子,让你也知道知道我张巴郎的厉害,如今是什么世道了,阿猫阿狗也敢到我的地盘上来作威作福了。”

  顿时,几个大汉把井蓝围在中间,井蓝也没想到张巴郎转眼就变了一个人似的,正在想这是为什么呢。

  周围的几个显然是练过武功的几个大汉已经冲了上来,我就不信喝了软骨散还能有什么力气了.一个大汉迎来就是一记直拳,直扑面门,井蓝想也不想,同样一记直拳回了过去,拳拳相碰,只听咔嚓一声,大汉如钢筋铁骨般的拳头骨头都断了。

  后面一名大汉飞起来就是一腿,直踢井蓝的背心,想把井蓝踹翻在地,井蓝身都没回,左手轻轻往后一挥,又是咔嚓一声,腿也断了。

  只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说时慢,其实也就是一会的功夫,刚刚还虎视眈眈的十来个大汉都躺在地上痛苦呻吟。

  张堂主也吓得脸色惨败,原来还真是个超级高手,虽然自己还没出手,但一点把握没有,这个人修为太强了,只是张堂主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高手是怎么不受软骨散的作用的。

  这几个所谓的高手在井蓝眼里其实和陈铁头没有什么区别,动作太慢,力量太小,在绝对的速度和绝对的力量面前,所谓的招式没有任何用处。

  至于那软骨散对井蓝压根没有任何用处,先不说井蓝是修真之人,体质早和常人千差万别,就早年那次金环蛇的毒给井蓝带了的影响,世俗中一般的毒药对井蓝那还有半点效果,就算有什么厉害的毒药,井蓝也有把握第一时间用真气把毒逼出来。

  张堂主千算万算,也没算到这个毛头小子竟是如此难于对付,恐怕就是帮主亲至也不一定是对手啊,一时间正犹豫不决,要不要出手。

  井蓝已经一拳打了过来,张堂主那里还来的赢做准备,只好双手一挡,但井蓝的拳头势如破竹就穿了过去,直接打在张堂主的胸前,修为高强的张堂主顿时就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肋骨也断了好几根。

  井蓝显然动了真气,这个张堂主坏事肯定没少做,一脚踩在张堂主的身上,沉声问道:“张堂主,你为何想置我于死地?”

  张堂主一时那里说的出话来,平时的精明睿智早跑呱呱国去了。

  陈铁头几人在门口等了好一会,没见井蓝出来,只好重新进府,一看之下,也是大惊失色。

  没想到就这么一阵的功夫,井蓝竟然把张府的几大高手全打趴下了,好像还下了重手。

  “井老大,井大侠,我错了,你饶了我把,陈兄弟的事就交给我了,他们现在自由了,你饶了我吧,我也是迫不得已啊”张巴郎低声求饶。

  “好,看你还算配合,我就放你一马”井蓝说道。

  张堂主听说饶他一命,感动不已,“谢谢井老大,谢谢井老大”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只听咔嚓两声,张堂主两条腿都被卸了关节,估计没个三五个月,肯定是难于痊愈,就算痊愈,武功估计也会大打折扣了。

  井蓝突然想到,这个张堂主在三江城也算有些势力,让他们找找小翠母子俩,估计有些希望,于是又交代张堂主一番,让他派人找找,如有消息,赶紧通知他。

  在一群又敬又怕的眼神当中,井蓝带着陈铁头一群人离开的张府,陈铁头等人也终于得了自由,不由得仰天大喊,惊得街上的行人纷纷避让,还以为那里来了一群疯子。

 

第十五章小猫指路

  井蓝也感到由衷的高兴,总算不负众望,来三江城的第一天就做了一件大好事。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先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住下来,能够随时进行修炼,三年来井蓝从未间断过,他也知道持之以恒的重要性。

  听说井蓝要找住的地方,陈铁头等人中的一个叫春光的青年自告奋勇,说在郊区自己家里有一栋老房子,地方很大,只是已经很多年没人住了,说是闹鬼,也不知道现在还能否住人。

  井蓝一听,还算符合自己的要求,鬼神什么的,井蓝是一直不太信的,最重要的是不在闹市区,安静。

  再说井蓝对这个叫春光的青年颇有些好感,虽然年纪不大,但觉得人还不错,也就欣然前往,陈铁头等人都要跟过去,被井蓝拒绝。

  “你们如今都已经自由了,都身强力壮的,好好找份活干,别再做那为非作歹之事,好好生活吧,以后除了有小翠母子的消息,一般不要来打扰我,春光跟我去把。”井蓝说完就带着春光出城去了。

  陈铁头等人恋恋不舍的只得留下,一个这么强悍的老大就不要自己了,说出来确实让人失望。

  一个时辰以后,两人来到城东郊区的一处民宅门口,入目满是疮痍,斑驳陆离的大木门显示出主人曾经的辉煌,进去一看,足有五百平米的大院子都是野草,屋里也满是蛛丝灰尘。

  还好井蓝出身贫困,倒也不觉得如何,两人收拾了足足两个时辰,总算大概收拾了一下。

  可怜的春光早已累的满头大汗,本就孱弱的身体那经得起这般折腾,可一看井老大没有休息的意思,也只好继续努力,总算把后院的几间厢房稍微收拾出来了。

  井蓝特意选了一间靠后的房间,说是不喜欢被人打扰,然后把春光叫到面前:“春光,这些钱你拿着,算是住你这里的一些报酬,我在这里不需要人照顾,我会自己照顾自己,你去城里找生活去吧!”

  春光一听,唰的一声跪了下来,道:“井老大,我不要钱,我只想呆在你的身边,服侍你,请老大教我点武功!“看到白天井蓝的神勇表现,春光早就心动了。

  要是哪天我也有哪怕是井老大十分之一的功夫,那天下之大,那里我也去的。

  原来这小子想学功夫,井蓝一听,乐了,说道:“你有这份心是好的,但我的功夫对人有特殊的要求,你先过来我帮你看看。”

  说着伸手到春光的头顶,输入一丝真气。

  “哎,春光,并非我不愿教你,只是我这门功夫一般人是学不了的,我帮你看了一下,你确实学不了。“说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春光一听,很是失望,但还是坚持要留下来,说不让他留下,就长跪不起了,井蓝无法,只得同意,交代了春光几个问题,就回到了房间。

  关好房门,井蓝盘膝坐在床上,从家里出来这么久了,都没有好好的修炼,这次一定要好好补回来。

  随之,慢慢张开神识,四十米范围内的一切动静都了如指掌,春光那小子还在前屋发呆呢。这种感觉让井蓝很享受,好像这一刻,他是这一片范围的操控者。

  半个时辰以后,井蓝从修炼中醒来,并不是今天的修炼完成了,而是被打扰了。

  井蓝觉得后院好像有什么东西能感应到,却又不是很清楚,只得先放下修炼,走出房间,前屋的春光早就到房间呼呼大睡了,毕竟今天一天累的够呛。

  井蓝顺着小道来到后院,虽然是深夜,也没有月亮和灯光,但井蓝还是能看出个大概清楚,这就是几年修炼的结果。

  修真之人,无论是身体的那个部分确实超出常人太多,由于刚来,后院的杂草还没来的赢收拾,多年的狩猎经验,使得井蓝非常警惕,神识也一直是张开着的。

  竟然是一只小猫,等井蓝走近一看,是一只受了伤的小白猫,已经昏迷过去。

  多年和动物的接触,井蓝早就对各种常见的动物了如指掌,只是这只白猫给自己很特别的感觉。

  对,是修真者,井蓝竟然在这只白猫身上发现了修真者的气息,这让井蓝非常好奇。

  其实井蓝认识的修真者就只有刘一命刘大夫一个人,但那种真气在体内流动的气息,井蓝至今仍能记得,绝对不会有错。

  井蓝抱起小猫回到房间,小猫全身看不到一丝伤痕,是内伤,井蓝只得输入一丝真气进去,结果更印证了井蓝的感觉,小猫体内果然有真气流动,只是全身真气紊乱,毫无条理可言,最重要的内脏也受到了很大伤害。

  这些年对德爷爷疏通经脉、治病疗理也让井蓝对这种真气救人的方式非常熟悉。

  不管怎么先救好这只小猫再说,一个时辰以后,井蓝终于把小猫体内的真气疏理的差不多,令井蓝更吃惊的是这只小猫体内竟然也有丹田存在,难道这只小猫也懂得修炼。

  又过了一阵,小猫终于睁开了眼睛,眼睛睁开的一刹那,白光一闪,井蓝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几步。

  竟然有一丝二十厘米长的闪电从小猫的眼中发出,虽然很弱,在空中飞行不到一米就灰飞烟灭了。

  小猫也意识到了旁边有人,赶紧跳下床就跑了,只是没跑几步就停了下来,回过头来向井蓝看了半天,井蓝也不知道这只小猫想干什么,想问问他,又好像难于沟通。

  正在为难的时候,小猫已经跑出房间,井蓝只得跟着出来,跑了一段距离,小猫又停了下来,待井蓝走近,复又跑到不远处停下来。

  井蓝这才知道,小猫可能是想带他去什么地方,于是一猫一人就朝后院的深处走去。

  井蓝也是相当好奇,看样子刘大夫说的真没错,出来闯闯确实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这才出来四五天,就碰到这么一件怪事。

  慢慢的,到了后院的一个角落,小猫再也不肯往前走了,好像前面有他害怕的东西,又好像有什么是它留恋的。

  春光的这栋老宅后院足有二十亩地,由于多年无人问津,早已是一片荒凉。

  不过这对井蓝根本没有什么可怕的,猎人出身的井蓝,就是整天活动在荒凉无比的大森林中。

  井蓝张开神识,走到小猫的前面,除了一片杂草,什么也没看到,再走几步,井蓝终于发现了问题的所在,前面竟然有一个神识怎么也感觉不到的地方,就好像在一快平地上,突然竖起一面墙挡住了路,怎么也看不到后面是什么。

  井蓝只得慢慢走到前去,除了一片杂草,还是没有任何东西,这里明明就是一片杂草,神识怎么会感觉不到呢?

  井蓝刚往前一步,嘣的一声,竟然整个人都被弹了出去,还好没有受伤,这下更让井蓝来了精神,好像这十几年来最有趣的事莫过于此。

  经过井蓝近半个时辰的尝试,终于知道,在这片只有两平米左右的地方,无论怎么也走不过去,只要一碰到就会被弹开。

  到最后,井蓝也是气血沸腾,真气紊乱,竟然是受了点轻伤,而后面的小猫也一直蹲在后面,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样子。

  看样子这只小猫也是被这个伤的,难道这个里面有什么宝贝不成。

草根残剑的《凡人修真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凡人修真传》就可以了哦~

凡人修真传同类型小说

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花幽山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花幽山月小说《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全文在线阅读,看花幽山月笔下的主角秋静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慕太太,余生请指教!他是A国冷血权贵,传闻他阅人无数,却从不许谁慕太的地位。她是资深测谎专家,婚后七年被放逐海外求学,她能测评天下人,却唯独没看出他的真心。七年隐婚,他将她藏得严严实实,她对他避而不见。蓦然重逢,她测不出他是真心还是假意,却迷迷糊糊的被他偷了心。感情是一件愿赌服输的事情,不可否认谁都想赢,但既然是赌,就必定会有赌输了的时候。输了,就要学会放下,而慕子谦却输得一败涂地也没放手。这是一个深藏不露的

小说名称:强宠萌妻总裁别乱来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小说免费试读地址 主角靳乔衍翟思思

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精彩章节免费试读地址在这里,主角是靳乔衍翟思思,是小栗影创作了靳乔衍翟思思精彩的一生及命运的坎坷,看他们最后结局如何:她好心救了个男人回家,哪想对方竟恩将仇报,设计她签下一年婚契。

小说名称:契约暖婚靳少亲一个

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垂丝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垂丝柳小说《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全文在线阅读,看垂丝柳笔下的主角唐牧野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想借着酒醉强睡了本少?干柴烈火,既然上了我的床你就是我的人了。什么?想逃走?把我唐苍烈睡了睡了,这辈子休想让我逃出你的手心。

小说名称:如娇似妻掠爱宠太深